周曉霖看過許維婷傳來的訊息後,也笑了,當她看完後,就伸長手,打算把李孟奕的手機遞還給他,而當李孟奕伸手過來拿手機時,他的手指頭不小心碰觸到周曉霖的,瞬間,周曉霖的手就像觸電一般,抖了一下,她連忙將手縮回去,但心臟卻不可抑制地狂跳起來。

 

    她瞥見李孟奕臉上也不太自然卻又強自鎮定的表情,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液中充滿著各種不安份的因子,不停地在身體的任何一個角落裡流竄……有什麼東西好像慢慢地從沈睡中,甦醒過來了……

 

    接下來的時間,二個人很有默契的同時安靜的吃光桌上所有的食物,當然,李孟奕解決掉的部份還是比較多的,因為周曉霖煮了一桌全都是他喜歡的菜餚。

 

    吃過晚餐後,李孟奕自告奮勇的說要洗碗,本來周曉霖不肯,說她來他家打擾已經很不好意思了,怎麼還好意思讓主人洗碗。

 

    「但是妳是病人,病人就應該要多休息。」一句話堵得周曉霖無力反駁。

 

    最後,周曉霖只好回到沙發上,坐著繼續看她早上從李孟奕書房找到的一本翻譯小說。

 

    那本書說的是關於急診室的故事,故事節奏其實很緊湊,看著很容易就陷入故事情節裡;但某些章節又有些小感動,有好幾次,周曉霖看著看著,眼眶都濕潤了……

 

    今天早上李孟奕去上班後,周曉霖閒來無聊,就跑進李孟奕的書房裡挑書,她才發現,這個李孟奕買的小說,居然全都是跟醫療有關的故事,周曉霖覺得他根本就是走火入魔了。

 

    只是,這麼好看的一本急診室的故事,現在的她卻是怎麼樣都無法定下心來看,她明明已經看了五分鐘,怎麼頁數還停留在同一頁,而且完全不知道書裡在講的是什麼……怎麼明明早上跟下午都看得那麼入迷的書,現在看起來就是索然無味?

 

    周曉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幾乎是以每二十秒為一次的頻率,抬頭偷瞄站在洗碗槽前專心洗碗的李孟奕的背影。

 

    洗好碗,李孟奕也來到客廳,不過大概是礙於擔心周曉霖會緊張無措,所以李孟奕並沒有直接坐在她身旁,而是坐在隔她一個座位的沙發另一邊。

 

    他從楊允程給他的名片裡找出楊允程的電話,撥通。

 

    「有沒有在忙?」電話好像馬上就被接通了,李孟奕神色愉悅的笑著問對方。

 

    周曉霖看著李孟奕始終微笑著講電話的臉龐,有些出神。

 

    李孟奕並沒有耽誤楊允程太多的時間,他知道大老闆有時候忙起來,那繁忙的程度簡直跟醫生是不相上下的,多年的行醫經驗,讓李孟奕學會長話短說、去蕪存菁的盡量挑重點說。

 

    「楊允程說他這個星期六有空,我約他來我家吃晚餐,剛好許維婷也周休,我等等問她要不要星期五先過來,可以先跟妳作伴。」

 

    李孟奕體貼的言語,一直都是周曉霖熟稔的,只是在失去他一段時間之後,再度聽到這些溫暖的話語,周曉霖的心裡難免又是一陣悸動。

 

    周曉霖看著李孟奕,心裡卻模模糊糊的想著,如果有一天,她又重新跟李孟奕走在一起了,那麼她能不能真的勇敢起來?能不能不去理會李孟奕他媽媽的無情言語?能不能為了他,變得勇猛無敵、百毒不侵?能不能不再隨隨便便因為一個威脅,而怯懦退縮?

 

    以前媽媽還在的時候,曾經對她說過,她是個善良的孩子,因為太善良,所以臉皮薄、膽子小、經不起別人的批評,只要人家一說起她不好的地方,她就會膽怯、逃避,把自己藏起來。

 

    『其實善良的人,也可以是勇敢的人,只要覺得那是件對的事,妳就要勇往直前,即使路上佈滿荊棘也要咬著牙、忍著痛,走過去,因為走過之後,妳就會看見更美的風景。』媽媽那時是這麼告訴她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