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霖已經能坐起來自己吃東西了,所以李孟奕幫她把簡易餐桌放在床上,讓她自己吃,他則坐在周曉霖身旁陪著她吃。

 

    可憐的許維婷被趕到邊疆地區一個人孤單的數著飯粒吃晚餐,李孟奕叫她別過來,還用眼神暗示她如果識相點,吃過晚餐就自己到外面去走一走消化消化,別賴在房裡防礙他跟周曉霖培養感情。

 

    許維婷氣不過,掏出手機,傳了句『有異性、沒人性』外加一張火冒三丈的生氣表情貼圖到李孟奕的手機裡去,李孟奕看完只是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又若無其事的把手機重新塞回上衣口袋裡。

 

    周曉霖以為是李孟奕上班的醫院傳來的訊息,體貼的說:「你如果有事就先去忙吧,謝謝你幫我們準備晚餐。」

 

    禮貌的客氣語氣,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客套,讓李孟奕有些難過。

 

    曾經的親密,如今已經不復存在了!但他還是想再回到過去,回到她只屬於他的那段時光裡。

 

    吃過晚餐,許維婷果然夠義氣的拎著她的便當盒,說要出去倒廚餘,順便到便利商店買杯咖啡回來喝,還假惺惺的問李孟奕要不要喝什麼,李孟奕不客氣的說:

 

    「給我來瓶礦泉水,冰的。」

 

    想不到許維婷竟然鄙夷的看著他,回他:「浪費錢!從這病房走出去右轉走到底,就有一部飲水機了,免錢的水不喝,幹嘛還要花錢裝上流!」

 

    李孟奕知道許維婷是在報剛才他趕她到角落去吃飯的仇,所以並不生氣,笑笑的說:「喔,謝謝妳提醒我。」

 

    許維婷見自己這麼說也沒辦法激怒他,覺得無趣,只好慢吞吞地跺到門口去,閃人去了。

 

    許維婷一離開,周曉霖瞬間覺得四周的氛圍變得有些尷尬,她低著頭,思忖該怎麼跟李孟奕聊天,就像以前那麼自然,不用刻意的營造氣氛。

 

    她想了好幾個話題,但總覺得那些話題似乎全都不適合,話總到舌尖,就又被她一口吞回肚子裡……

 

    「胡禹承今天打電話給我,說妳明天應該可以出院了。」

 

    李孟奕倒是先找到話題,搶先開口,頓了一秒鐘,他又扯著好看的笑容,一派輕鬆的說:

 

    「他說他在看到妳的名字時,就認出妳了,不過妳好像沒有認出他,他還得意的向我邀功說看在朋友一場的份上,他有特別用心的幫妳把傷口縫漂亮點。」

 

    周曉霖不知道該說什麼,應該說……謝謝嗎?可是幫她縫傷口的可是胡禹承啊,又不是李孟奕,所以她向李孟奕說「謝謝」,感覺也挺怪的。

 

    「啊!對了,這個給妳。」李孟奕從他帶來的背包裡掏出一包封口透明塑膠袋,裡面放了一些白色的膠帶。

 

    周曉霖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給她膠帶,睜大了眼,看看他手心裡的那包膠帶,又看看他的臉。

 

    「是美容膠帶。」李孟奕見她那副猶豫不決的模樣,索性自己主動把膠帶塞進她掌心裡,補充著:「貼在傷口上可以淡化傷口疤痕,這樣妳以後就不用害怕穿比基尼不好看了。」

 

    「我又不可能穿比基尼!」

 

    周曉霖急忙回答,她一回答完,接觸到李孟奕帶著笑意凝視她的眼神時,瞬間臉紅了。

 

    「周曉霖,妳知不知道這些年,我……真的很想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