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末,李孟奕的腳終於拆了石膏,雖然一開始行動還有點不方便,偶爾仍會習慣性的用單腳跳著走,不過在房裡,他還是會努力的用二隻腳慢慢的平衡著行走,自己作復健的工作。

 

    周曉霖是自從他媽媽來住的那幾天開始,變得不常在家後,現在這樣的情形已經變成一種慣例。一開始,李孟奕也不習慣,但他沒跟她吵,問她,她的回答不是在作報告,不然就是在學校圖書館唸書,準備國家考試。

 

    老實說,李孟奕心裡多少有些不爽快,以前就算周曉霖趕報告或準備學校的期中、期末考,她還是會在家裡作那些準備的動作,讀書或作報告對她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但他自覺自己再怎麼說也是男孩子,如果拿這種小事去跟女朋友爭吵,未免又顯得他太小家子氣,不大方。

 

    所以,他只好拚命壓抑著。

 

    但是,僅管他的脾氣藏得再好,情緒再努力壓抑,一旦有個風吹草動,還是會猶如沈睡後甦醒的火山般,整個大爆發。

 

    李孟奕跟周曉霖生平的第一次嚴重大爭執,發生在期末考前一周。

 

    那天,周曉霖一如往常的晚歸,李孟奕躲在房間裡唸書,到晚上十點左右,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只好抓了把零錢塞進口袋裡,打算到樓下巷口那間專賣宵夜的豆漿店買二顆包子回來充飢。

 

    當他拎著裝包子的塑膠袋晃啊晃的晃到他家樓下時,卻看到周曉霖正從一部機車上下來,她巧笑倩兮的對坐在機車上的男生騎士說再見。

 

    那笑容,好熟悉、好甜蜜、好懷念。

 

    李孟奕怔住了,他站在一旁傻傻的看著他們,好像在看一部電影,電影裡的男女主角正快樂的笑著,而他的心裡,卻有濃濃的悲哀。

 

    是誰變了?他跟她,到底是誰先變了?

 

    男生騎車離去後,李孟奕奮力衝上前,抓住周曉霖的手。

 

    周曉霖尖叫了一聲,以為是被什麼流浪漢或歹徒抓住,定睛一看是李孟奕後,瞬間安心了。

 

    她看著他,說:「你嚇了我一跳。」

 

    那語氣,就像平常她在跟他講話時那般的自然,她甚至沒為她前幾分鐘做過的事而感到愧疚或不安。

 

    李孟奕的火氣瞬間全來了。

 

    他鐵青著一張臉,拉著周曉霖回到他們的家,關上大門後,他的情緒整個爆走了。

 

    他們吵了一架……不!應該說,是李孟奕發了一頓好大的脾氣,他甚至摔壞了周曉霖送給他的馬克對杯,那是李孟奕最喜歡的一對杯子。

 

    人在盛怒下,是完全沒有理智的。

 

    周曉霖卻不為自己辯解,大部份時間她都是很冷靜的沈默著,只讓李孟奕一個人在那裡跳上跳下的發怒咆哮,李孟奕看她越是不跟他吵,火氣就越大,她表現得越不在乎,他就覺得自己越是個笨蛋,為什麼會笨到愛上這麼一個人!

 

    後來吵累了,李孟奕耐住性子問周曉霖:「妳有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他原本指望周曉霖會對他說句:「對不起」或「那個人是我同學,他只是順路送我回家」再或者是「我下次不會再這樣了」……不管是什麼答案,他都會原諒她,誰叫他那麼愛她。

 

    但周曉霖只是看著他,淡淡的說了句:「沒有。」

 

    李孟奕的火氣瞬間又上來,這次,他不再跟她吵,而是直接走進自己的房間裡,用力的甩上門,把她隔離在他的房門外。

 

    而他不知道的是,當時被他隔離的,還有自己的心酸,和她的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