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霖的壞心情並沒有很快退散,接連好些天,她又回到國中時期那樣,像要與世隔絕一般,總是一個人獨自行動,不會主動與李孟奕攀談,李孟奕跟她說話時,她也總是心不在焉的『嗯嗯嗯』帶過。

 

   剛開始,李孟奕還會心疼她,也能容忍她的怪異情緒,他當然知道這樣的打擊,對向來成績優異的周曉霖來說,是比較難接受。

 

   可是,時間一拖長,李孟奕就開始有點不耐煩了。

 

   李孟奕覺得又不是世界末日,周曉霖有必要搞得一副『人生了無希望』的樣子嗎?下次再努力不就好了?反正當學生也沒什麼『福利』,唯一的福利就是『考試特別多』,下次段考再搶回寶座,不就得了?有需要這樣行屍走肉般的對這個世界失望嗎?

 

   他還不是連一次成績都沒贏過周曉霖!可是他有表現出像她這樣的絕望嗎?他覺得她根本就是一朵溫室花朵,連這一點小小的挫折都承受不起,那以後是要怎麼樣面對這個世界的殘酷?

 

   終於,在一個星期二的下午,李孟奕對周曉霖的不滿情緒累積到一個爆發點。

 

   他們在化學課時分組進行實驗課程,李孟奕跟周曉霖剛好跟幾分同學都被分配到同一組,拿燒瓶要作實驗時,李孟奕明明提醒過周曉霖要小心,但幾秒鐘後,周曉霖就不小心失手打翻了燒瓶,幸好裡面裝的是熱水,不是化學物質,不然後果可能會更嚴重。

 

   這是一個不算嚴重的失誤,但問題是,以前這種失誤狀況,周曉霖是根本就不會犯的。

 

   李孟奕的情緒一下子就被挑起來了,他生氣周曉霖的心不在焉,他生氣周曉霖的不小心,他更生氣萬一周曉霖弄傷了自己,他會怎麼心疼、怎麼自責!

 

   那一刻,他的身體裡,滿滿、滿滿的,全是憤怒的情緒。因為太生氣了,所以他根本就沒辦法思考,所以他直接抓起周曉霖的手,在他們那組同學面面相覷的驚呼聲中,把她拉出教室。

 

   周曉霖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壞,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生氣,那是她認識他那麼久以來,第一次看到他這麼憤怒。

 

   大概是因為太過震驚了,所以周曉霖忘了要掙扎,忘了開口叫他停下來……她就這麼配合的讓他拉著她走。

 

   李孟奕把周曉霖拉到實驗教室那棟大樓的頂樓,他推開通往頂樓天台的鐵門。天台的鐵門通常都是上鎖的,但李孟奕知道全校只有這裡的鐵門的鎖是壞掉的,只是學校的教職員們都還沒發現而已。

 

   周曉霖有些吃驚,她不知道這道門竟然這麼輕而易舉就能打開,她從來沒來過學校任何一棟教學大樓的頂樓,因為那是學校向來嚴格禁止的行為,而她是個模範學生。

 

   李孟奕把周曉霖拉到天台中央,才放開她的手。

 

   天台上風很大,周曉霖的馬尾被風吹得不斷左右晃盪,偶爾髮絲還會撲打在自己的臉頰上,有細微的疼痛。

 

   李孟奕看著她,目光炯炯,平常總是微微上揚的唇角,此刻正倔強的緊抿著。

 

   周曉霖不明所以的也看著他,她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不小心打翻一個燒瓶,李孟奕就要生氣成這樣,況且,那燒瓶並沒有被打破啊!就算不小心打破了,頂多也是她賠償,又不是李孟奕要賠……

 

   「妳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要恢復正常?」

 

   「啊?」

 

   李孟奕沒頭沒尾的問話,一時之間讓周曉霖完全不知所以然。

 

   「不過就是一次考試不盡理想,但妳不是也盡力了?有必要耿耿於懷那個『第一名』的位置嗎?偶爾被挫折一下又有什麼關係?」

 

   這下子周曉霖終於聽懂了。

 

   「你不要管,這是我的事。」

 

   周曉霖最不喜歡心情不好的時候被安慰,也不喜歡被不清楚事情原因的朋友說教。

 

   更何況這個人還是李孟奕!一直跟她最談得來,始終最了解她,總是無條件支持她的李孟奕。

 

   任何人都可以不懂她,但唯獨就是李孟奕不可以不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