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Sunry 說: 1、sunry不會在除了自己blog以外的地方與你們聊天,若有在其他地方遇到自稱是sunry的人,請勿信以為真。 2、sunry行事簡單低調,對於隱私一向極為注重,絕不可能主動向任何人透露身旁朋友或家人的身份及職業。 3、謝絕一切代為審稿的要求,畢竟sunry不是編輯,無法替各位決定是否能出版各位的作品。 請大家抱著愉快的心情來看故事,無論感動與否,總之,開心就好。

   那年,他對她說:「不要再自己一個人了,請妳讓我照顧妳,好嗎?」

 

   他走向她,在她倉皇不知所措的情緒中,擁抱她。

 

   他懷裡的她,正顫顫地發抖著,二個人幾乎合而為一的心跳聲如雷鳴,震耳欲聾,而他,惴惴不安的在等她的答案。

 

   他告訴她,他想守護她。

 

   她知道「守護」的意思。

 

   『守護』有很多種,而她明白他所謂的「守護」,是指以一個新的定位,站在她身邊,而那個定位是……男朋友。

 

   她很訝異,她不知道原來這一天真的會來,她以為自己是在作夢,所以她偷偷的咬了自己的舌頭一下,確定很痛,痛到她的眼淚都快飆出來時,她終於抬起頭,對他說:「好。」

 

   只是一個字,卻是所有承諾的起點。

 

   她沒告訴他的是,那個答案,是她用盡全身所有的勇氣,才終於說出口的。

 

   她也沒告訴他,在他喜歡她的同時,她已經喜歡他好久了;她是不輕易喜歡人的,但一旦喜歡上一個人,就會天長地久。

 

   她就是這麼一個死心眼的人,即使後來的後來,他們分開了,她還是喜歡他。

 

   只是,有些感情,由不得人,就算愛得入骨,也只能選擇偷偷的藏起來,默默的,想念。

 

   用最不打擾對方的方式,靜靜悼念彼此曾經擁有的那段快樂時光,反覆作繭,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

   「嘿!在忙?」

 

   耳邊傳來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時,周曉霖正埋首在一堆列印著密密麻麻數字的財務報表中。

 

   「看不出來?」周曉霖的頭連抬都懶得抬,正努力與報表上那一堆數字打架,嘴裡卻又禁不住出聲酸對方一下:「貴公司的財務狀況挺好嘛,飽了你這位大老闆的荷包,倒是累壞了我們這些小職員的精力跟腦力啊。」

 

   「哈!有沒有這麼哀怨?」他哼聲,又順手拉了把椅子,坐在周曉霖對面,依然是笑嘻嘻的語氣:「要不,我換間會計師事務所幫我們公司作帳,這樣妳就不會這麼累啦。」

 

   聞言,周曉霖立即抬起眼,怒視著他:「楊允程,你敢!」

 

   他要真這麼做,那周曉霖肯定會被上頭罵到狗血淋頭!

 

   楊允程的臉上只是掛著不以為意的淡淡笑容,看著周曉霖嗔怒的可愛反應,一雙眼笑得彎彎。半晌,又忍不住開口問道:「今天一起吃晚餐,怎樣?」

 

   「沒空。」周曉霖冷淡回應,指指自己亂得像被翻箱倒櫃過的桌面,說:「有沒有看到我這滿桌子的報表?我要趕快核對修正完,好幫你們公司申報營所稅啊。」

 

   「那不然吃宵夜。」楊允程退一歩。

 

   「你是賺太多,沒花錢請人吃飯會被錢咬傷嗎?」

 

   周曉霖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

 

   「這麼想請客,那你們公司那麼多員工,你不會全都請一請,或是挑幾個你看得順眼的妹妹,帶她們去吃頓浪漫的燭光晚餐,再去看場電影,我敢打包票,你馬上就可以脫離王老五的單身生活,到時,我一定包一包大紅包給你祝賀祝賀。」

 

   「切!」楊允程嘖了一聲,自信滿滿的回應她:「憑我楊某人的財力跟外貌,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那不是『能不能』的問題,是看我『要不要』而已。」

 

   他特地加重「能不能」跟「要不要」這幾個字的語氣。

 

   「很臭屁嘛!」周曉霖這回懶得看他了,揮揮手,直接下逐客令:「我最討厭暴發戶了,快滾。」

 

   「什麼暴發戶?我這是靠自己雙手雙腳打出來的天下欸,哪有暴發?」楊允程像隻打不死又趕不走的蟑螂一樣,死黏在周曉霖對面的椅子上,對著她拚命笑著:「所以我可以不用滾了嗎?」

 

   周曉霖抬起眼,又瞪了他幾秒鐘,忍不住就被他臉上那擠眉弄眼的逗趣表情弄笑。

 

   楊允程一見周曉霖不再橫眉豎目,馬上抓緊時機鼓吹她:

 

   「周曉霖,我說真的!今天啊,我們公司新來的一個妹妹跟我推薦一間網路上評價百分之百讚的湘菜餐廳,妳也知道我對辣的就是沒辦法抗拒嘛,所以我立刻就打電話過去訂位,餐廳那邊卻回覆說座位早就被訂滿,可是為了嚐嚐它的CP值到底有沒有像網路上傳聞的那麼高,我只好找出店經理低聲下氣的死求活賴,店經理才終於喬給我二個人的座位讓我訂位,但訂完位後,我卻發現原來我的人緣居然這麼差,竟然找不到人可以跟我去吃……在特別絕望的時候,我的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想到妳剛好也喜歡吃辣,就馬上跳上車,跑來找妳啦,妳看看,我是親自出馬欸,超級夠誠意的,有沒有?」

 

   他語一落,馬上又招來周曉霖不滿的凝目。

 

   「我哪裡有喜歡吃辣?還不是被你訓練出來的!每次去吃飯,不是酸的就是辣的,我能怎麼辦?你就不能挑點正常點的東西來吃嗎?」

 

   「吃酸對身體好啊,可以酸鹼中和體質呀!吃辣可以促進血液循環,也是對身體很好的事啊!」

 

   楊允程吊兒郎當的扯開唇邊的弧線微笑著,在別人眼中,他這樣可能充滿頑世不恭的魅力,但在周曉霖眼中,他就是一個痞子!

 

   偏偏她跟這個痞子,又有超乎尋常的好交情,是無話不說的酒肉朋友。

 

   「講不贏你,好啦,晚上幾點?」周曉霖嘆氣。

 

   每次只要楊允程搬出「我找不到人陪」、「我一個人好寂寞」……周曉霖就完全沒辦法招架;而他,也早看出周曉霖的弱點,每次都用相同招式對付她。

 

   「看妳方便,我全都配合。」楊允程喜形於色,嘴都快裂到耳邊去。

 

   『看我方便?這人肯定是在騙我!』周曉霖心裡暗想著,不是說了他訂好位了嗎?一位難求的餐廳能這麼有佛心,可以百分之百配合他大老闆的時間,隨便他幾點到都沒關係?

 

   接收到周曉霖殺人般的目光後,楊允程聰明的腦袋轉了轉,話鋒馬上一轉,說:「唉唷!周曉霖,不能看妳方便欸,我那是訂位的,我訂的是晚上七點半,妳那個時間可以嗎?」

 

   這傢伙還算有那麼一點點小聰明,知道周曉霖不是那麼好唬弄的女生,算他識相!

 

   「你七點十分來公司接我,然後,現在你可以滾了,馬上。」

 

   楊允程領了旨後,歡天喜地的謝了龍恩後,乖乖離開。

 

   周曉霖則在他離開後,重新投入那堆令人頭昏眼花的財務報表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沫宇
  •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蔓延的喜歡,在看到你的書後,淚總是會不停的流下來,是啊國中是為了未來打拼的年紀,但卻是賀爾蒙的萌發期,總是ˋ管不住自己的心,喜歡就是喜歡了,還能怎麼辦呢,但我一向是最注重課業的,所以不可能像你住在我左心房裡的女主角一樣,因為感情使的課業直線下滑,沒辦法我做不到,但這也導致我對他的情感沒有出口,所以sunry,謝謝你,在你的書中我可以盡情的哭,盡情的笑,把我對他的情感全部宣洩出來。最後我想告訴他,雖然我並不起眼,只能用好成績吸引你得注意,你是高高在上的萬人迷,而我只是一株小草,但即使是這樣我還是喜歡你,你不喜歡我沒關係,但請讓我默默守護你。2月15日祝你生日快樂。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