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維婷在他們的前一站下車,李孟奕雖然跟周曉霖在同一站下車,不過他家跟周曉霖的家,卻在不同方向。

 

   但他總會先陪她走回家,再走回頭路,回自己的家。

 

   「你不用送我了,反正時間還不算太晚,路上店家也都開著,我自己走路回家就好,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你也趕快回家了吧。」

 

   一下公車,周曉霖就對李孟奕說,但李孟奕依然堅持先陪她回家。

 

   抗議無效後,周曉霖也就由著他了。

 

   二個人一面走,一面聊著天,談的也不過就是學校裡的事。

 

   升上高中後,周曉霖的成績仍然維持在班上第一名,不過她說她讀得有點吃力了,而且班上的第二名成績咬她咬得很近,稍一不慎,她可能會被拚過去。

 

   「幹嘛這麼拚命?偶爾寶座讓給別人,當一下第二名,也沒什麼關係啊。」

 

   相較於周曉霖的嚴謹個性,李孟奕倒是顯得隨遇而安多了。

 

   周曉霖聽他這麼說,心裡有些微不開心,他是知道她的,明白她有多需要這第一名的榮耀,跟那份獎學金。

 

   可是他卻回答得那麼無所謂,倒顯得她小氣愛計較了。

 

   周曉霖安靜下來了,她不再開口回應李孟奕說的話,李孟奕心細的察覺了,他轉頭看著她,臉上堆滿笑:「生氣了?」

 

   周曉霖彆扭的搖頭,可臉上那表情卻繃得緊,一看就知道她心裡不痛快。

 

   「欸,妳沒這麼小氣吧?說二句就生氣?」李孟奕依然笑,用手指戳戳她的手臂,語氣輕快調皮,帶著玩笑的氛圍。

 

   周曉霖撇過身,讓自己的手壁跟李孟奕的手指頭保持一定距離,不說話的樣子看起來挺嚴肅,李孟奕看著,有點害怕起來。

 

   「周曉霖,妳不說話的時候,看起來好可怕。」李孟奕老實的說。

 

   周曉霖依然不回話。

 

   氣氛尷尬起來了,李孟奕真後悔剛才自己幹嘛要這樣說,也明知道她有多需要那份獎學金,而且她那麼驕傲,肯這樣開心剖肚的跟他說心裡事,他就應該要感到開心了,怎麼還會白目的說出那麼不可愛的話,難怪她要不高興。

 

   「欸,不要這樣啦,我道歉,好不好?」又過了二分鐘,李孟奕被這麼不自在的氣氛困得快不能呼吸,只好放低姿態,可憐兮兮的說。

 

   「你又沒做錯什麼事,幹嘛道歉?」周曉霖的口氣還是很冷。

 

   「可是妳在生氣……」

 

   「女生的脾氣本來就不可理喻,前一秒開心、後一秒鬧彆扭,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你不要理我就好了!」

 

   「怎麼可能不理妳嘛!妳對我來說那麼重要……」

 

   李孟奕脫口而出後,連自己都嚇到了,幸好周曉霖也不覺得他這句話有什麼特別,她知道他很在乎她,因為他們二個人是好朋友。

 

   周曉霖看見李孟奕那臉懊悔的可憐模樣,心裡頭當下不生氣了,不過仍然嘴硬的說:「那你跟我道歉。」

 

   「我剛才有道歉了。」李孟奕聽周曉霖這麼說,知道她已經氣消,嘴角忍不住上揚,心情一放鬆,馬上就有精神跟她抬槓起來。

 

   剛才真是嚇死他了,他最怕周曉霖生氣不理他,那比有人掐著他的脖子不讓他呼吸還要令人難受,他很在乎周曉霖,在乎到一個連自己都意外的程度,他甚至不敢想像,萬一有一天,他看到周曉霖交男朋友,他會不會嫉妒到想直接殺了那個男的!

 

   「那個不算,你沒有很認真。」

 

   「我有!」李孟奕叫著:「我超認真的,好嗎?」

 

   「我感受不到你的認真。」

 

   「那……好吧!」李孟奕妥協的說完,馬上一個大跨歩,站到周曉霖面前,擋住她的路,逼得周曉霖緊急停住不斷往前的歩伐,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李孟奕畢恭畢敬的立正站好,顧不得路上其他路人們的好奇目光,就這麼直楞楞的對周曉霖彎腰敬禮,說:「周曉霖小姐,我知道錯了,請妳原諒我好嗎?我以後再也不敢出言不遜,惹妳不開心了。」

 

   周曉霖傻了幾秒鐘後,馬上反應過來的伸手去推推李孟奕,又拉著他的衣袖,拖著他繼續往前走,低著頭小聲的嘟噥著:「你幹嘛這樣啊?好丟臉耶。」

 

   李孟奕聽她這麼說,孩子氣的笑起來:「丟臉的是我,又不是妳。」

 

   「我也覺得很丟臉啊,你幹嘛在大街上對我彎腰鞠躬?害大家都在看我們了,真的很丟臉耶。」

 

   周曉霖畢竟是女孩子,臉皮比較薄,她不像李孟奕,男生們平常打打鬧鬧,什麼害羞丟臉的事都做盡了,這種程度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以前李孟奕跟楊允程他們一起玩『真心話大冒險』時,玩得最瘋的一次,是他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拿著一朵路邊摘下來的野花,跪在一個看起來大約有七十幾歲的老婆婆面前,大聲的對他說:「請妳嫁給我好嗎?沒有妳,我真的會活不下去。」

 

   那一次,他被那位婆婆追著打,打不到還狂罵他「夭瘦死囝啊」,楊允程那一夥壞朋友在一旁笑到要歪腰,好幾個路人也停下來看戲,整條街上就屬他們這一區最熱鬧又歡樂。

 

   不過事後想想,那真的很丟臉,現在叫他做,他是無論如何都打死不肯的。

 

   李孟奕笑著,他好喜歡看周曉霖緊張到不知所措的樣子,那時候的她,總會紅著臉,一雙眼水靈得好清透,很可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