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自動販賣機前,許維婷手裡捧著還不斷冒著冰冷水珠的可樂瓶,瞠目結舌的看著李孟奕,彷彿是李孟奕是不小心從外太空掉下來,掉到她面前的外星人一般。

 

   「總之,妳不要在她面前再提到她媽媽的事了。」

 

   李孟奕叮嚀著,又投了枚五十元硬幣進販賣機,按了礦泉水的選項按鈕,彎腰撿起他買的那瓶礦泉水,再從零錢孔掏出找零的硬幣,塞進褲子口袋裡。

 

   周曉霖不喝飲料,她只喝水,所以每次李孟奕想請她喝飲料時,總遞給她礦泉水,她最喜歡的礦泉水品牌,剛好學校的自動販賣機裡有販售,這讓李孟奕省了不少麻煩。

 

   「她怎麼從來沒跟我說過?」許維婷自責的咬著唇,眉頭微蹙,看起來十分懊悔。

 

   剛才站在自動販賣機前,許維婷本來還張牙舞爪的罵著李孟奕,說他強拖她出來的行為簡直跟流氓沒什麼兩樣,她根本就不渴,也不想喝什麼飲料。

 

   李孟奕起先什麼也沒說,拿出硬幣投進自動販賣機裡,拿出他選買的可樂後,塞進許維婷手裡,語氣淡淡得像在說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一般:

 

   「周曉霖她媽媽在她六年級升國一那年暑假車禍死了,所以妳以後不管怎麼樣,都不要主動問她關於她媽媽的事,最好連她家的事妳也都不要過問,她沒哭不代表不難過,有些事,我們私下知道就好,她沒提,妳就當作不知道這件事,懂嗎?」

 

   幾句話,就塞得伶牙利齒的許維婷馬上像啞巴一樣,吐不出半句話。

 

   「等等回去也要當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知道嗎?」李孟奕轉頭看看許維婷,接著拿手上的冰礦泉水瓶,摀上許維婷的臉頰,笑著:「千萬不許露出這副癡呆樣,會被周曉霖看出破綻的。」

 

   許維婷被低溫的礦泉水冰得尖叫了二聲,慌忙跳離李孟奕身邊,跟他保持二個大跨歩的距離,叫嚷著:「很冰欸,你這變態!」

 

   「很好,就是要保持這樣的活力,了解嗎?」李孟奕笑著。

 

   「好啦。」

 

   「記住,苦無其事的表情。」

 

   「好啦。」

 

   「那妳臉上那顆小苦瓜是怎樣?」

 

   「人家笑不出來嘛。」

 

   「就當作不知道這件事就好了呀。」

 

   「很難嘛。」許維婷忍不住又皺起臉,「怎麼可能裝做若無其事嘛?我光想到她這幾年是怎麼走過來的,心就酸酸的……」

 

   許維婷終究還是性情中人。

 

   「還是妳要先回家?」李孟奕無計可施的提議:「回家好好整理自己的心情,明天依然用笑嘻嘻的樣子面對周曉霖,妳說怎樣?」

 

   「我還不想回家。」許維婷嘟起嘴,有些為難的表情:「我想回教室去陪她。」

 

   女孩子的情誼果然很微妙,可以感情好到死不足惜,也可以壞到心機重重的四處散布對方不實的謠言。

 

   「那妳就不要露出破綻。」

 

   「好啦,我盡量。」

 

   後來他們回教室時,很意外的發現在周曉霖身旁,有個男生正低著頭在跟她說話。

 

   李孟奕定睛仔細一看,不由份地便走到那男生身邊,親膩的把手搭在他肩上,笑著:「徐瑞昇,你怎麼還沒回家?」

 

   「我剛跟阿霍去打籃球,打完突然想到我好像把數學作業本忘在抽屜裡了,只好回來拿,一走進教室就看到周曉霖在弄壁報,想說我也來幫她的忙好了,她剛好在跟我說你正好去買飲料時,你就回來了。」

 

   李孟奕拿起一旁一片他剪的、許維婷還來不及修剪的貼花,對徐瑞昇說:

 

   「周曉霖沒跟你打我的小報告吧?」

 

   徐瑞昇拿過那片貼花,左觀右看後,笑開臉來,問:「這你剪的?」

 

   「是啊!是不是很藝術?」

 

   「非常畢卡索啊。」

 

   「果然,」李孟奕拍拍徐瑞昇的肩膀,得意的哈哈大笑:「男生還是懂得男生的。」

 

   然後二個男生就這樣開心的笑起來。

 

   周曉霖和許維婷完全看不懂他們二個男生到底在樂什麼,在她們的眼裡,男生的友情也很微妙!他們開心的時候會說髒話,生氣的時候也會飆髒話,有時候連要開口說一件事之前,也要先用一句髒話當開頭,好像不講幾句髒話,後面的話就會講不出來似的。

 

   周曉霖第一次聽見李孟奕罵髒話時,她笑了許久。

 

   她已經忘了他是為了什麼事情而罵,只記得他那時脫口而出的,就是那句「他母親的」。

 

   「什麼?」周曉霖初聽見時,以為李孟奕在說誰的媽媽。

 

   「啊?」李孟奕回過頭,瞧見周曉霖時,猛然察覺自己的粗魯,於是立即進入瞬間失憶的裝傻狀態。

 

   「你剛說的那句啊。」

 

   「哪句?」李孟奕打算來個世紀大失憶,不能在周曉霖面前破壞形象啊。

 

   「什麼……他母親的……你在說誰的媽媽啊?」

 

   周曉霖的耳力向來很好,之前李孟奕偷講她壞話時,不也被她抓個正著?

 

   「喔,那個……」李孟奕尷尬的搔搔頭,正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說實話,後來他心一橫,秉持著『交朋友就要用真心、不可以有任何隱瞞』的論點,決定向周曉霖坦承那句「他母親的」來龍去脈。

 

   李孟奕把楊允程將「他媽的」改成比較文言的「他母親的」由來說給周曉霖聽時,周曉霖笑了好久,直說她不知道楊允程竟然這麼寶。

 

   「他那個人本來就不正經。」李孟奕如實秉報。

 

   「有這樣的朋友,好像也挺有趣的。」

 

   「可惜妳當初當著他的面,撕了他花了一整個晚上,絞盡腦汁才終於寫好的那封信後,嚴重打擊到他幼小的心靈,讓他差點改邪歸正的在課業上努力奮鬥,不過經過數次革命後,他終於認清事實,發現自己真的不是塊讀書的料,所以馬上又墮落的繼續過他放盪人生的生活……其實他人真的不壞,就是不正經了點,還好妳當初沒選擇當他的朋友,要不然妳這一輩子大概也就毀了。」

 

   李孟奕的口氣裡聽起來,不像是真的在批判楊允程,反而有種十分珍惜這個朋友的感覺。

 

   「你跟楊允程的感情很好吧?」

 

   李孟奕那時認真的想了一會兒,然後回答她:「就是如果他遇到困難,打電話跟我求救,不論我人在哪裡、有什麼重要的事,只要他一句「我需要你」,我就會馬上拋開一切,飛奔到他身邊的那種交情。」

 

   周曉霖突然羨慕起他們這樣的交情來,這大概就是男生們口中說的義氣吧!她想。

 

   她沒有這麼重義氣的朋友,如今跟她比較要好的,除了許維婷,大概也就只有李孟奕了。

 

   只可惜李孟奕是男生,如果他是女生就好了。周曉霖在心底暗暗嘆息。她發現跟許維婷比起來,李孟奕好像更能知道她心裡真正的想法,有些話,她不一定要說出來,而他卻都懂。

 

   李孟奕有時貼心得連周曉霖都不禁要懷疑,在他的心裡面,是不是也住著一個女孩子,不然他怎麼能那麼懂得女生在想什麼。

 

   可是許維婷卻不這麼認為,她覺得李孟奕笨死了,什麼話都要跟他講明的,不然他就會聽不懂,有時她都已經暗示得很明顯了,李孟奕卻還會唸她「峰迴路轉是在提示個什麼鬼啦?講重點!」。

 

   「說不定,他的貼心只針對妳喔。」那次,許維婷笑得很曖昧。

 

   周曉霖雖然不想去正視許維婷無聊的臆測,不過在那一刻,她的心,確實出現異常的跳動頻率。

 

   後來她才知道,那種心臟異常的跳動頻率,叫作……心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