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周曉霖又拉拉許維婷的手,小聲的問她:「妳真的生氣了?」

 

    許維婷沒說話,眼眶有點紅紅的,看起來像受盡委屈的小媳婦。

 

    「好了啦,不要生氣了。」周曉霖最不會處理這種狀況,她嘴笨,不太會安慰人,也不太會排解紛爭。「看一下我的面子,好不好?拜託啦!求求妳……」

 

    許維婷看了周曉霖一眼,最後順著周曉霖舖好的台階下,卻仍然嘴硬的指著李孟奕,命令似的說:「你留在這裡,我去客廳看電視。」

 

    李孟奕不敢反駁,這許維婷發起脾氣來,簡直就像頭瘋了的獅子,張開口就想咬人,他可不敢造次。

 

    周曉霖覺得李孟奕真可憐,只是說笑,卻被許維婷發飆,她沒看過許維婷這麼兇的模樣,老實說,自己也有點被嚇到。

 

    就在許維婷回到客廳看電視後,周曉霖看了一眼可憐兮兮的李孟奕,有些捨不得的說:「你要不要回書房去看一下書,或研究一下病患的病理資料?」

 

    吃過晚餐就去書房看書,或繼續工作,是李孟奕的習慣。

 

    李孟奕誠惶誠恐的小聲說著:「妳沒聽到剛才女王叫我要乖乖待在這裡嗎?我怎麼敢亂跑?」

 

    周曉霖不是沒見過李孟奕逗趣的表情,不過她看到他用這麼認真又惶恐的表情稱呼許維婷為『女王』時,覺得更好笑了。

 

    「那你要繼續在這裡罰站,直到她氣消?」

 

    「大概只能這樣子了吧!」李孟奕咬了咬嘴唇,無可奈何的說:「女生果然是不能惹的,生起氣來真是太可怕了,難怪我們醫院裡的前輩曾經引用網路上的名言對我說,一個月流血七天卻還不死的生物,在這個星球上本來就是逆天的存在……果然沒錯!」

 

    周曉霖『噗哧』一聲,笑了。

 

    「很可怕,好不好?」李孟奕嘴裡哀怨著,嘴角卻藏不住笑意:「妳還笑得出來!我都快嚇死了。」

 

    「那你去切盤水果向她請罪吧!冰箱裡有芭樂跟蘋果,我下午買的,都是許維婷愛吃的水果,你切一切拿去給她吃,她就會氣消了。」

 

    李孟奕連忙開冰箱拿水果。

 

    然後認真的在周曉霖身旁削果皮、切水果。

 

    周曉霖一邊洗碗,一邊教他怎麼用湯匙挖芭樂籽。

 

    二個人站在一起小聲的交頭接耳,一副和樂融融的畫面,映入許維婷的眼裡,讓她在心裡偷偷竊笑。

 

    其實她才沒有生氣呢!

 

    那段藉題發揮的怒火只不過是演戲,因為她實在看不下去那二塊木頭,明明彼此都那麼喜歡對方,卻死都不肯往前踏出一歩;一個還在顧忌對方的媽媽不喜歡她,一個則是還在猜測另一方的心思……說句「我還喜歡你」,是有這麼難嗎?人生還能有多少時光,可以讓他們這樣子磋跎?

 

    更何況,愛情是磋跎不起的。

 

    所以,她才會在李孟奕載她回他家的路上,豪氣萬千的拍自己的胸口,對他說:「我來幫你。」

 

    所以,她才會假裝大動肝火,還指著李孟奕的鼻子,命令他不准離開廚房;因為她抓準了周曉霖的心軟,知道一旦李孟奕被她強迫待在廚房,周曉霖必然也會留在那裡陪他。

 

    她是在幫那二個呆頭製造機會啊!

 

    希望他們二個人不會辜負她破壞形象、搏命演出的一番苦心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續的集別會在POPO貼出,有興趣的朋友再來POPO看唷。

Sunry的popo  

 

創作者介紹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