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喜歡,女生的第六感向來很準。

 

    要從一個男生跟妳說話的表情、姿態、默契與主動聯繫的頻率,來判斷這個男生喜不喜歡妳,並不是件困難的事,除非妳想裝傻。

 

    周曉霖一向都是知道楊允程的心思的。

 

    國中時,她曾經撕掉他親手寫給她的情書;高中時,他曾經試圖再闖進她的生活;一直到她大學畢業後的再相逢,曾有的喜歡,重燃的速度,總是特別的快。

 

    周曉霖知悉這一切,卻仍然裝作不知道。

 

    她總想,如果有一天,當楊允程認認真真的向她告白了,也許,她與他之間的交情,就會隨著那段告白,正式宣告終結吧!

 

    告白,是為了結束喜歡而存在的;但告白,卻不一定能延續喜歡,或,完成幸福。

 

    周曉霖不想在這種情況下,失去楊允程這個朋友。

 

 

*****

 

    晚餐時候,李孟奕才剛扒了二口飯,周曉霖就跟他提到今天楊允程打電話給她的事。

 

    她掐頭去尾的只輕描淡寫的說著楊允程從新加坡回來,帶了禮物要給許維婷跟她,他不知道她已經出院,去她家時還撲了個空,問李孟奕要不要找一天約楊允程來他家坐坐,大家一起聊一聊,他們這二個國中時形影不離的死黨,應該也很久沒有坐下來,好好的促膝長談了吧!

 

    周曉霖不敢提到楊允程因為知道她住進李孟奕家後,心情低落的情況,她怕李孟奕也會胡思亂想。

 

    人是一種慣性的生物。

 

    就像她,一開始也不習慣跟久別重逢的李孟奕共處一室,不過昨天晚上煮了晚餐,跟他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飯,氣氛卻意外的融洽,李孟奕不太談工作上的事,也不提起過去的回憶,他只是跟她閒話家常的聊天氣跟最近的新聞,就像一個老朋友一樣。

 

    現在的周曉霖,卻已經逐漸習慣屋子裡有李孟奕的氣息,也慢慢可以平心靜氣的跟李孟奕講幾句話。

 

    她不斷的幫自己心理建設,告訴自己,只要把李孟奕當成是自己學生時代的好朋友,不要想得太多,應該就不會那麼緊張了。

 

    後來證明,她的自我催眠是有效的。

 

    她已經慢慢又習慣有李孟奕在身旁的日子了。

 

    早上李孟奕要去上班前,周曉霖幫他弄了個午餐,裡面放的是一些家常菜,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不過少油低鹽,至少健康。

 

    李孟奕滿懷欣喜的拎著他的午餐,開開心心的出門了;晚上李孟奕下班回家後,周曉霖看見李孟奕把洗得乾淨的飯盒放在餐桌上,知道至少李孟奕今天中午有乖乖吃飯,沒讓自己餓肚子,心裡也踏實多了。

 

    「後天我休假,晚點我打電話問問楊允程那天有沒有空,我買些東西回來,大家邊聊邊吃。」

 

    李孟奕大方的回答,接著又說:「喔,對了,我順便把許維婷也叫來吧!楊允程不是說有禮物要給她?她那個人最愛收禮物了,以前最愛有事沒事嚷著叫我送禮物賄賂她,只要跟她說她有禮物,她一定馬上飛奔過來。」

 

    「她為什麼要叫你送禮物賄賂她?」周曉霖好奇。

 

    「呃……我怎麼知道?大概是因為她天生有收禮癖好吧!」

 

    李孟奕怎麼能告訴周曉霖,當初他為了要追周曉霖,買禮物都要買二份,一份拿來送周曉霖,一份拿來賄賂許維婷……

 

    聽完李孟奕的回應,周曉霖忍不住笑了起來。沒錯啊!以前許維婷超喜歡拿到禮物的那種滿足感,所以學生時期,李孟奕每年的中國跟西洋情人節,總要準備二份禮物,一份送她,一份送給許維婷。

 

    每次許維婷只要拿到包裝得精巧的禮物,就會開心得手舞足蹈。

 

    「那許維婷我來聯絡好了。」周曉霖說。

 

    「沒關係,我有她的line,我傳訊息跟她說一聲。」

 

    李孟奕說完,馬上掏出手機,找到之前與許維婷聊天的對話框,動作迅速的打了些字,傳過去。

 

    沒幾分鐘,許維婷就回訊息來了,她說:『有禮物當然一定要到啊!我可不想錯過我的禮物呢。』

 

    李孟奕把許維婷回的訊息遞給周曉霖看,自己在一旁笑嘻嘻的,十分開心的模樣。

 

    周曉霖覺得她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看到李孟奕這樣子笑了,之前在醫院時,李孟奕就算是笑,眉宇間仍有某種揮之不去的憂傷,心事重重的感覺。

 

    每次周曉霖看著時,心裡總難免會心疼,她記憶裡的李孟奕,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他應該是個無憂無慮的大男孩,他應該要笑得嘴都快裂到耳邊去才對,他應該擁有無比的熱情與活力……而不是連一個微笑,都有所顧忌,都笑得那麼不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