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明天我一早就會過來了,早餐我買就好,妳不用準備,妳想吃什麼?」

 

    「隨……便……」

 

    最好我聽到你明天要跟我算總帳,還有胃口吃東西啦!許維婷在心裡哀怨著。

 

    「那妳的我就隨便買了喔。」李孟奕說著,又轉頭過去問周曉霖:「妳呢?有沒有想吃的東西?」

 

    周曉霖搖頭,雖然也期待明天能再看到李孟奕的身影,但她更知道的是,關於自己這樣子的冀望,是不對的……她不該對兩個人已經平行的關係,有任何或許能再交集的期望。

 

    畢竟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即使彼此對另一方都還有殘餘的感情,也早已不是初衷了。

 

    李孟奕無法透視周曉霖心裡真切的想法,他只看到她搖頭,覺得她依然跟從前一樣,不論是吃什麼或是去哪裡玩,都不會有太多的意見,總是李孟奕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好懷念她的依賴!

 

    「那我明天幫妳買饅頭好了,比較清淡。」李孟奕提議。

 

    「好。」周曉霖溫婉一笑,開始對明天有了某些微妙情緒的期待。

 

    「喂,你明天不用買我的喔!我早上有個會議,要接近中午才有可能會結束。」楊允程先提出聲明。

 

    「我本來就沒打算買你的早餐啊。」想不到李孟奕直接出狠招。

 

    「去你母親的!」楊允程一拳打在李孟奕的肩窩上,笑罵著:「朋友是這樣當的?還知不知道『兄弟』跟『義氣』這四個字怎麼寫啊?」

 

    「早忘光了。」

 

    李孟奕嘻嘻笑,就像國中時他老跟楊允程打打鬧鬧、開些無關大雅的玩笑一樣;那時楊允程最喜歡把「兄弟」跟「義氣」這二個詞掛在嘴邊,宛如自己是電影裡那些重情重義的古惑仔,一生只為兄弟跟義氣拚命!

 

    雖然那段純真的歲月已經離他們好遙遠了,但跟老朋友在一起時,許多感覺總是能立即回來,彷彿那段早已流逝的時光並未曾真正遠離。

 

    朋友,果然還是老的好!

 

    幾個人又聊了一陣子才終於肯說再見。

 

    正在道別的時候,楊允程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拿出手機看了一下,說:「客戶打來的,我先去聽一下。」又拍拍李孟奕的肩膀說:「別忘了我們的飯局喔,找一天把你的時間空出來,我等你。」

 

    然後就走出去講電話了。

 

    「喔,對了,明天周曉霖可以出院了,她的出院手續我來辦就好。」

 

    離開之前,李孟奕走到門口,突然想到似的,又停下來,轉頭對許維婷說。

    「她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許維婷指著周曉霖問,臉上透出失望的表情,這是不是意謂著,她要跟她的『天菜」訣別了……好悲慘啊!

 

    李孟奕認真點頭。

 

    「我問過胡禹承了,他說周曉霖的復原狀況不錯,大致上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不過出院後飲食之類的還是要多注意,半年內不能提重的東西或作粗重的工作。」李孟奕頓了頓,接著說:「也不可以亂交男朋友。」

 

    他這句話一說完,許維婷馬上翻白眼了。

 

    「最後面那句是你自己亂加的吧?」她問。

 

    「妳知道還問。」

 

    「你很無聊欸。」

 

    「這是醫生專屬的冷幽默。」

 

    「非常不好笑。」

 

    「沒要妳笑的意思。」

 

    「無聊!幼稚!難笑!」

 

    周曉霖看著李孟奕跟許維婷彼此不服輸的鬥著嘴,臉上沒什麼特殊的表情,心裡卻兀自為了李孟奕那句「不可以亂交男朋友」而紊亂了心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