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李孟奕最喜歡吃周曉霖煎的牛排。

 

    剛剛好的五分熟,搭配剛剛好的心情,等於剛剛好的幸福。

 

    周曉霖原本並不是那麼喜歡牛肉的,但她願意為李孟奕改變,接受所有他喜歡的東西。

 

    他們最喜歡在周末夜裡,關掉滿屋子的燈,倒二杯紅酒,坐在租屋裡的沙發上,挑一部好看的洋片或日劇,邊吃牛排邊看片,偶爾舉起紅酒碰杯共飲,享受平淡的快樂。

 

    那時,李孟奕很喜歡一部叫「hero」的日劇,周曉霖總會陪著他看,日劇的男主角是木村拓哉,劇裡說的是檢查官的故事。

 

    周曉霖覺得劇裡的木村拓哉很帥,有一次看片子時,她忍不住脫口說出:「真帥!」

 

    李孟奕以為她在稱讚他,便把自己叉子上那塊剛叉住的牛肉往周曉霖嘴裡塞,笑著說:「謝謝恭維,我自己也這麼覺得。」

 

    「不是說你啊!」周曉霖知道李孟奕會錯意,忍不住笑起來,她指指電視上的木村拓哉說:「我是說,他,很帥啊!」

 

    她還特地加重了『他』這個字的重音。

 

    李孟奕一聽,馬上拿起遙控,關掉電視。

 

    「你幹嘛?」周曉霖錯愕的看他。

 

    「吃醋。」李孟奕也不迂迴,直截了當。

 

    「吃什麼醋啊?」周曉霖覺得他孩子氣起來,真可愛。

 

    「我不喜歡妳在我面前說別的男生帥,我會吃醋。」李孟奕氣鼓鼓的。

 

    「那又沒什麼!木村拓哉是公認的帥哥,又不是只有我覺得他帥啊。」

 

    「不管!反正妳就是不可以在我面前稱讚別的男生,因為我也不會在妳面前稱讚別的女生多漂亮啊。」

 

    「你講,沒有關係啊!我又不會生氣。」她才沒那麼小氣呢!

 

    「我覺得任何一個女生都比不上妳漂亮,在我眼裡,妳就是最漂亮的,那我幹嘛要稱讚其他女生漂亮?」

 

    李孟奕認真又微慍的樣子,宛如一幕定格畫面,『喀』的一聲,便永恆地嵌進周曉霖的記憶裡了。

 

    從那時起,周曉霖就再也沒在李孟奕面前稱讚過其他的男生,也是從那時起,李孟奕再也不讓周曉霖看接下去的「hero」劇情,他才不想讓她再看到木村拓哉呢!

 

 

*****   

 

 

    隔天一早,楊允程大約八點左右就來了,他提了一個小型悶燒鍋來。

 

    「我快餓扁了!」許維婷跳起來,衝到門口去幫忙提悶燒鍋。

 

    「我照妳的方式做了,沒成功也不能怪我喔。」楊允程說。

 

    「行的!我都試過好幾次了,沒有失敗過。」許維婷一副信心滿滿的模樣。

 

    周曉霖完全不懂那二個人在搞什麼鬼,她睜大眼看著他們。

 

    「今天有好一點了嗎?」楊允程走到周曉霖床前,關心著。

 

    「有。」周曉霖點頭,「那個束腹帶真的有幫助到,傷口比較沒那麼痛了。」

 

    楊允程笑笑:「果然還是李孟奕厲害,知道怎麼照顧妳。」

 

    語氣裡有明顯的酸意,許維婷聽到了,她回過頭,丟了一句:「酸死了。」

 

    「什麼東西酸死了?」

 

    周曉霖還是沒聽懂,楊允程倒是馬上就明白許維婷在說什麼,不過他只是抬眼看了她一下,沒接話。

 

    許維婷打開悶燒鍋,白粥的香味馬上從鍋裡飄出,也把周曉霖的注意力吸過去,以至於她沒再好奇剛才的答案。

 

    「看吧!我就說這樣會成功。」許維婷得意的向楊允程邀功。

 

    「是是是,妳最強、最棒、最厲害!」楊允程言不由衷的語調太明顯,換來許維婷的白眼好多枚。

 

    她不想再理他,直接把粥盛進碗裡,粥還冒著騰騰熱氣,許維婷拿湯匙來回攪著粥,嘴裡碎唸著:

 

    「楊允程,你怎麼就這麼老實啊!我叫你煮粥來,你就真的煮粥來,連個配菜也沒有,好歹也買個脆瓜或土豆麵筋什麼的來嘛!光白粥,我怎麼吞得下?」

 

    「又不是專程煮給妳吃的,挑剔個啥勁~」楊允程不甘示弱:「人家病人都沒說話了!」

 

    「周曉霖太客氣又面子薄,很多話都只會往肚子裡吞,不會講出來,我太了解她了,所以我來替她發聲。」

 

    「最好她對我會太客氣!」楊允程邊哼著,邊看向周曉霖,看到她正抿著嘴在偷笑,繼續說:「妳都沒看她在兇我的樣子呢!她簡直就跟國中時判若兩人,以前的沈靜跟冷漠應該都是裝的。」

 

    「欸,楊允程,你講話厚道點啊!我都隔岸觀虎鬥了,你有必要把我也拉下水嗎?」周曉霖忍不住出聲。

 

    「先拉妳下水的可是許維婷喔!我只是不小心讓妳順便滅頂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