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許維婷躺在病床旁那張家屬專用的簡易折疊床上,跟一樣還沒入睡的周曉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噯,周曉霖!今天李孟奕來的時候,妳有沒有嚇到?」

 

    許維婷好奇的問,她轉頭看著周曉霖,微光下,她只看見周曉霖的臉部輪廓,看不見她臉上的表情。

 

    「有啊。」周曉霖誠實的回答她:「有好幾次,我簡直要懷疑我是不是已經快心臟衰竭了,尤其是他幫我弄束腹帶時,我缺氧缺得好嚴重,感覺好像快不能呼吸、心跳快停了一樣……」

 

    「看來,他對妳,還是蠻有影響力的嘛。」許維婷忍不住笑出聲。

 

    周曉霖沒有出聲反駁,氣氛有片刻的凝滯。

 

    周曉霖從來沒否認過李孟奕對她的影響力,他總能輕易就操控住她所有的喜樂與憂傷。

 

    半晌,許維婷又說:

 

    「不過我看他啊,表現得好自然哦!感覺就是個老朋友,知道妳住院,也知道我們跟妳在一起,所以就過來看看我們,好像你們二個人分開的那段時間跟距離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是不是當上醫生的人都很超凡啊?該不會是看遍大風大浪,所以就算好不容易找到妳,一樣可以表現得這麼淡定吧?」

 

    「或許是吧!」

 

    周曉霖也很驚異於李孟奕的泰然,他以前明明是個喜怒形於色的男生,什麼心事都藏不住,總能讓周曉霖一眼就明瞭。

 

    不過,或許真如許維婷說的,在醫院待久了,看遍人間生死,所以很多真性情都要收起來,為了給患者專業的形象與信任,他只能選擇隱藏自己的情緒,用最淡然的方式,面對病患和家屬。

 

    「周曉霖,如果李孟奕又回頭來追妳,妳會不會答應他?」

 

    許維婷突然拋出這麼一個嗆辣的問題,周曉霖一時招架不住,傻在那裡。

 

    「……我不知道。」

 

    思忖了片刻,周曉霖這麼回答。

 

    「不知道的意思就是……還有考慮的空間,對吧?因為妳沒有直接否決啊。」

 

    許維婷撐起身體,坐起來,看著周曉霖,提議著:

 

    「如果李孟奕真的又回頭來追妳,我覺得妳不妨就大方接受吧!反正妳那麼喜歡他,就算他媽媽不喜歡妳,那也沒關係啊,妳是跟李孟奕在一起,又不是跟他媽媽在一起,而且依李孟奕現在這個樣子,大概會在北部定居,天高皇帝遠,他媽媽又管不到你們,所以,妳就不要把他媽媽納入妳的考慮範圍裡了,再說……妳爸也差不多可以退休了,她媽媽應該也沒辦法再拿妳爸來威脅妳了,對吧?」

 

    周曉霖有的時候還蠻羨慕許維婷的,她過份樂觀的性格,總是能把周曉霖覺得複雜棘手的問題,簡單又明瞭的分析出重點,給她解決方式的結論。

 

    「說不定李孟奕已經有喜歡的對象了,妳現在說這個有點怪。」

 

    「那我明天問問他。」

 

    「呃……不好吧!這樣問,多尷尬啊……」儘管周曉霖也蠻好奇的!

 

    「雖然我跟他也有一段時間沒聯絡了,不過,就我所知,自從你們分開後,他除了一開始的傷心失意之外,進入職場後,就一直都很專注在工作這塊領域裡,是個標準的工作狂,根本就沒時間交女朋友。」

 

    許維婷頓了頓,又說:

 

    「所以,周曉霖同學,妳不覺得妳應該要對李孟奕同學負點責任嗎?」

 

    「負什麼責任?」

 

    「妳把人家從一個漂泊浪子變成一個專情鬼,從一個小混混變成一個工作狂,妳讓人家徹頭徹尾的為妳變了一個人,難道不用對人家來個以身相許、以示負責嗎?」

 

    「他什麼時候當過小混混了?」

 

    「國中的時候啊!妳忘了他還沒跟妳同班時,跟楊允程他們那一掛人,可是學校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啊。」

 

    對啊!李孟奕以前確實是個讓老師們頭痛的孩子,他說過,他會開始讀書是因為她。

 

    「所以,周曉霖,喜歡一個人,不過就是件隨順心意般自然而然的事嘛!妳想得越多,困住的,往往只會是自己……試著跟以前一樣吧!喜歡就去愛,開心就用力的笑,難過就大聲的哭,壓抑著,只是錯過本來該屬於妳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