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Sunry 說: 1、sunry不會在除了自己blog以外的地方與你們聊天,若有在其他地方遇到自稱是sunry的人,請勿信以為真。 2、sunry行事簡單低調,對於隱私一向極為注重,絕不可能主動向任何人透露身旁朋友或家人的身份及職業。 3、謝絕一切代為審稿的要求,畢竟sunry不是編輯,無法替各位決定是否能出版各位的作品。 請大家抱著愉快的心情來看故事,無論感動與否,總之,開心就好。

 

    李孟奕又走出來時,周曉霖還在神遊,他走到她面前,用手掌在她面前晃晃,笑著說話的樣子就像他們還在一起,從沒分開過的樣子。

 

    「又發什麼呆?」他說,語調裡帶著笑意。

 

    「呃……」周曉霖瞬間回神,轉頭看著李孟奕,接觸到他帶笑的眼神時,心臟突然揪緊了一下,有半秒鐘的窒息,「沒…沒有。」

 

    李孟奕只是笑,看著她的眼神宛如烈火灼灼,周曉霖覺得自己全身都要滾燙起來了。

 

    她找不到話題跟他聊,很怕聊著聊著,她會忍不住在他面前崩潰,把那些年分離後,她獨吞的悲傷,全都在他眼前一洩而光。

 

    「傷口痛嗎?」最後,還是李孟奕先找了話題。

 

    他看起來神色自若,反倒是周曉霖在他面前,就顯得小心侷促多了!

 

    周曉霖搖搖頭。

 

    其實是很痛的,肚子上挨了一刀,腸子上也挨一刀,傷口在復原的時候,總是帶著一陣又一陣刮骨割肉般的刺痛。

 

    「又在逞強了。」李孟奕看著她,語氣溫柔的慢慢說:「胡禹承說妳在忍痛,不讓護理師幫妳加止痛劑。」

 

    「他幹嘛跟你說這個啊,我真的覺得我可以忍耐啊……」周曉霖氣弱的抗議。

    「他就是看不下去才跟我說的!周曉霖,我知道開完刀後的傷口有多痛,妳其實沒有必要這麼忍著,妳那麼怕痛的人,這種痛對妳來說,絕對不是小痛,妳為什麼要讓自己這麼辛苦?」

 

    周曉霖沒回應,低著頭看自己緊抓住被單的雙手。

 

    「所以妳……要不要考慮讓護理師在妳的點滴裡加一劑止痛針?」

 

    周曉霖還是堅決的搖頭,說:「我真的覺得不需要啊。」

 

    「好吧!那我不勉強妳。」

 

    李孟奕妥協了,他知道周曉霖的脾氣,她就是那種說一不二的人,除非她願意被說服,否則就算是千軍萬馬,也拉不動她作的任何決定。

 

    「不過,如果真的很痛,妳千萬不要硬撐著,一定要告訴護理師,明白?」

 

    周曉霖乖乖的點頭。

 

    然後,李孟奕的手機抓準時機般的突然響起,他掏出手機,看了看手機螢幕,按下通話,邊講邊走到窗戶前,沒有刻意壓低音量,只用平常說話的語氣講著一些專業術語,聽起來,應該是他上班的醫院打來的電話。

 

    周曉霖靜靜的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想著,他有新女朋友了嗎?

 

    不過,這個問題太唐突,老實說,她不敢當面問他,再怎麼說,她到底沒那資格。

 

    當初堅持要分手的人是她,縱使有再多的不得已,分手就是分手了,他如果會恨她,也是當然的。

 

    李孟奕這通電話講了快十分鐘,才終於講完,他把手機塞進左邊上衣的口袋裡,轉身走向周曉霖。

 

    「晚上誰留下來陪妳?」他問。

 

    「許維婷。」

 

    「她還可以。」李孟奕神色輕鬆的笑了笑:「千萬不要是楊允程那個色肧,他太危險了。」

 

    一句話,逗得周曉霖忍不住也跟著笑起來,她一笑,便扯動腹部的傷口,下一秒,她整張臉已經忍不住皺成一團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chiao
  • 等了好久 終於等到啦~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