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奕的悲傷持續很久,久到他不肯再交女朋友,久到他寧願單身也不願再被傷害。

 

    他終於了解楊允程那時失戀時,為什麼會魂不附體、為什麼會如行屍走肉。

 

    原來當你很愛很愛一個人,而他卻執意離開你時,你會變得沒有求生意志,會寧願真的死掉。

 

    醫學院的課業完成後,李孟奕去服了兵役後,又回來醫院繼續工作,目前是住院醫師,資歷雖然淺,但因為實習那二年跟在一個很厲害的老師身邊,所以在醫界也算小有名氣。

 

    只是醫生的工作,一忙起來就日夜顛倒、三餐不定時,所以常會鬧胃痛。

 

    早上接連開完二台刀,再回到辦公室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李孟奕打開放在他辦公桌上的便當,才吃了二口,放在桌上的手機鈴聲就叮叮咚咚地響起。

 

    他瞄了一眼手機螢幕,上面顯示三個字『小麻煩』。

 

    那是李孟奕給他妹妹的綽號,這小鬼還真是名副其實的麻煩鬼一名!

 

    「哥,你媽派我這個小傳聲筒問你,這星期六,你要不要回家一趟?」

 

    按下通話鍵後,電話那頭,李孟芯的聲音,活力十足的傳過來。

 

    「她要幹嘛?」李孟奕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捏著眉心,心裡想:這死老太婆肯定又不安好心了!

 

    「當然不會是什麼好事囉。」李孟芯依然是笑嘻嘻的聲音,十分快樂的樣子。

 

    「妳可以再沒良心一點!妳媽這次又在耍什麼心機?」

 

    「也沒耍什麼心機,她大概就是貴婦的無聊日子過膩了,想要抱個小孩來玩玩,新鮮新鮮一下!然後又覺得你年紀好像也差不多到了該結婚生小孩的階段,所以安排了一個不怎麼漂亮,但家裡有點錢的小姐要給你認識。」

 

    「妳怎麼知道她不怎麼漂亮?」

 

    「我看過照片啊。」

 

    「喔?那妳說說,妳所謂的不漂亮是有多不漂亮?」

 

    「就是……嗯……」李孟芯想了一下,又笑起來:「反正就是像潘阿姨那樣啦,絕對不會是你喜歡的型!」

 

    潘阿姨是李孟奕媽媽的好朋友,幾乎天天都到他家去串門子,看見他們總是咧著嘴微笑,但李孟奕跟李孟芯都覺得她笑起來的樣子很像巫婆。小時候,他們還偷偷討論過潘阿姨會不會其實就是一名巫婆,說不定潘阿姨的家還有閣樓跟地下室,她會在地下室裡煮各式各樣的魔法藥水,晚上會到閣樓上打開天窗,騎著掃把在夜空中飛行。

 

    潘阿姨,確實不是李孟奕喜歡的類型,光看到她臉上的笑意,就能逼得李孟奕全身寒毛豎立。

 

    「那妳幫我跟老媽說我這星期沒空。」

 

    「好啊!那有什麼問題?不過……嘿嘿!你是不是該給我些什麼獎賞啊?人家是好學生,不隨便說謊的……」

 

    「什麼獎賞啦?我上個月不是才剛拿一萬元給妳?這麼快就花光啦?」李孟奕嘆氣,「李孟芯,妳這樣的花錢法很可怕欸,再這樣下去,看以後有哪個男人敢娶妳,根本就沒有人養得活妳啊!」

 

    「我幹嘛要靠男人養活我?等我研究所畢業,就可以自己養活我自己啦!況且……」李孟芯還是一派心無城府的樂天模樣,她撒嬌著,「人家還有你嘛!哥哥耶,哥哥是用來幹嘛的你知道嗎?」

 

    「幹嘛的?」李孟芯的答案肯定不會太正面,李孟奕想像得到。

 

    「用來撒嬌、耍賴、寵我的嘛。」李孟芯聲音又比剛才更嬌滴滴十倍,「是不是啊,哥哥……」

 

    最後那聲『哥哥』尾音還往上飄,搭配她那有點童音的聲音,一整個簡直就超殺!難怪陳竣博曾對他說:「你妹的聲音根本就可以去0204上班,尤其是她撒嬌起來時,那聲音喔……厚!簡直是人間極品的銷魂啊……」

 

    因為陳竣博的那句話,李孟奕足足生了他三天氣,他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的好哥哥,但保護自己妹妹的那種使命感,他還是有的!他絕不容許別人說這麼低級的話,污衊他的妹妹。

 

    「是妳個頭!」李孟奕抬頭看看牆上的鐘,他的休息時間就要結束了,他卻連午餐都還沒吃,「不聊了,我還沒吃午餐呢!媽那邊妳就先替我檔著,回去我再看要拿什麼東西酬謝妳。」

 

    「我已經想好我要什麼了。」李孟芯像逮到機會般的瞬間接口,「你只要給我香奈兒最新一季的包包就好,你看你妹多貼心,知道你日理萬機,所以先幫你想好了,省得你又要為我的禮物,抓斷好幾根頭髮,那我可就真的會良心不安了呢……是不是呀?哥,你妹我啊,真的是有夠體貼的。」

 

    「屁啦妳!」李孟奕忍不住啐了一聲:「除了設計妳老哥,妳還會什麼?花這麼多心思在盤算妳老哥,怎不多花點心想想畢業後要做什麼?不要老是一天到晚吃喝玩樂,這種沒大腦的事,不是妳一個研究所學生該做的事!」

 

    李孟奕話才出口,就驚覺自己似乎把話講重了,其實李孟芯只是玩心比較重,並不是什麼不知輕重的女生,不過李孟奕實在是求好心切,才會用這麼嚴厲的口氣說她。

 

    幸好,李孟芯是個神經大條的女生,老是聽哥哥這樣嘮叨,早就習慣了,壓根就不以為意。

 

    「啊,對了!哥,我前幾天跟同學去逛百貨公司時,有遇到曉霖姐欸。」

 

    聽到『曉霖』這二個字時,李孟奕的胸口倏然一窒,彷彿被什麼東西擊中般,有一絲疼痛,輕輕的在他的心頭拉扯著。

 

    總聽人家說,時間,是治療傷痛的最佳良藥,即使是再深、再痛、再揪心的傷口,一旦被時光拉長後,總能淡掉。

 

    雖然說可能還是會留疤,但日後不經易撫觸時,或許早就不再有任何奇異感受,甚至,根本就記不起當初的自己,是用怎麼樣的一種心情,去愛著那個人……

 

    生命,畢竟比記憶更悠遠。

 

    然而,有些痛,卻是時間沖洗不掉的。它只會沈澱在心裡,反覆作繭,將傷痛層層包裹,壓在心頭最脆弱的那個角落,變成生命裡最沈痛的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