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好幾天,李孟奕都沒再看見周曉霖。

 

    她總是在他睡醒之前就已經離家,在晚上他睡著之後,她才回來。

 

    李孟奕的氣早就已經消了,卻還是倔強的不肯主動向她低頭。

 

    她的躲避對他來說,是讓彼此喘息的一個機會。

 

    李孟奕想,也許再過幾天,他就會放下姿態去向周曉霖求和,或者,周曉霖會主動來敲他的房門,問他要不要吃一塊她煎的五分熟安格斯牛肉排。

 

    即使是在危機時刻,他仍保有樂觀的心態,周曉霖曾說,這是他的優點。

 

    期末考結束那天,李孟奕提早回家,已經連續好幾天為了讀書沒有好好休息,李孟奕在交完卷後,委婉拒絕胡禹承說要去KTV狂歡的邀約後,直接回到住處,打算好好補個眠。

 

    也許等睡醒了之後,再痞痞的向周曉霖撒個嬌,邀她去看場電影,重新修復他們二個人的愛情。

 

    但他才一打開家裡大門,就整個被眼前的景象驚駭住。

 

    周曉霖正拖著二大箱行李準備出門,她還沒走到大門前,門就被李孟奕打開了。

 

    李孟奕看看那二箱行李,又看看周曉霖,心裡馬上明白這是什麼情形,只是他不願意去相信,他壓抑住心裡的恐懼,問著:「周曉霖,妳幹嘛?」

 

    周曉霖抬頭看著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她慢慢的說:「李孟奕,我要搬出去了。」

 

    李孟奕難掩震驚的表情,他瞪大了眼看她,雖然早猜出她的決定,但這句話從她口中說出來時,卻依然好像她說了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一樣。

 

    「我爸知道我跟你住在一起的事了,他很生氣,說我不知檢點,說女孩子不能這樣,會被人家說話的。」

 

    周曉霖的聲音很平淡,像在敘述別人的故事一樣,沒有一點起伏。

 

    「我會負責啊!周曉霖,妳去跟妳爸說,我會負責!妳知道的,我不是那種沒有責任感的人!」李孟奕著急了,他一急,講話的速度就會加快,他又補充一句:「不然我們現在就先去登記結婚,反正妳也要畢業了,妳跟妳爸說,只要等我醫學院畢業,馬上就出去賺錢,一定不會讓妳吃苦的。」

 

    周曉霖搖搖頭,說:「他不會接受的!他是舊時代的人,沒辦法接受我們這種新時代的作法,他要我跟你……分手。」

 

    分、手!

 

    這二個字,突然打得李孟奕頭昏腦脹!

 

    「不行!周曉霖,這講不通啊!」李孟奕拉住她的手,急得眼眶泛紅,他叫著:「妳不能因為妳爸叫妳跟我分手,妳就答應啊!我們明明那麼相愛,為什麼妳要聽妳爸的話呢?這樣對我很不公平,妳知道嗎?」

 

    周曉霖甩開李孟奕的手,還是那副淡淡的語氣,她說:

 

    「這個世界上,我只剩我爸一個親人,所以,不管他叫我做什麼事,我都會答應,因為跟愛情比起來,親情才是我心裡最在乎的……」

 

    「周曉霖……」

 

    「李孟奕,謝謝你愛過我,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幸福也很快樂,可是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我們不能掌控的,就像我不能勉強你停止喜歡我,就像我不能強迫我自己繼續去喜歡你,我只能說,緣份淡了,感情薄了,就該離開,拖著,只是延續傷痛的時間,撐著,只是加深傷口的裂痕,所以……我們分手吧!」

 

    「我不要!」李孟奕大吼。

 

    「沒有辦法了,李孟奕,我真的沒有辦法跟你再繼續走下去了,」周曉霖深吸了一口氣,苦澀地笑著:「那天那個男生,我沒跟你說,其實我們早就偷偷交往一段時間了,那時我沒跟你說,是因為你還在養傷,我不想太刺激你,所以……是的,我已經不愛你了!也請你……放棄我吧!讓我去尋找我的幸福,我會感激你的。」

 

    「我不要!」李孟奕眼前一陣輕霧迷離,他嚷著。

 

    「李孟奕,成熟點!當初我們也說好的,如果有一天,我對你沒感覺,我就能離開……現在,是時候了。」

 

    「我不要!」李孟奕的眼淚掉下來了,他的聲音弱了下去,還帶著一點哭腔。

 

    「反正我的心已經不在你身上,再留著我,也只是留住一個沒有心的人,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所以,放手吧,我們都會更幸福的。」

 

    「我不要!」李孟奕走過去,抓住她,他低著頭,肩膀顫抖得好嚴重。

 

    周曉霖輕輕的撥開他的手,口氣還是很平靜,她說:

 

    「你要好好照顧你自己,三餐一定要正常吃,早餐千萬不可以偷懶不吃,平常要多吃蔬果,不要挑食,晚上要早點睡,不然肝會不好;冰箱下層的抽屜裡還有一些中藥材,你要拿出來自己煮來喝,如果不會煮,就用熱水泡開來喝,那是讓你補精氣的,感冒藥跟胃藥就放在客廳電視櫃旁的抽屜裡,你要記住……」

 

    周曉霖講到後來,語氣終於有點哽咽。

 

    李孟奕又趁機抓住她的手,懇求的說:「妳不要走,好不好?妳別不要我,好不好?妳走了,我要怎麼辦?沒有妳,我要怎麼辦?」

 

    周曉霖紅著眼眶看了他一眼,說:「可是我不愛你了啊。」

 

    「但我愛妳啊。」

 

    周曉霖搖搖頭:「我就是沒辦法跟一個我不愛的人在一起,所以,我們還是……分手吧!」

 

    周曉霖說完,拂開了李孟奕的手,她環看四周後,說:「都整理好了,那……我走了,再見。」

 

    周曉霖閃過他,從門口走去時,李孟奕急了,他衝過去想抓住周曉霖,卻撲了個空,周曉霖加快了腳歩往電梯的方向衝去,正巧電梯停在他們這個樓層,於是她拉著二個行李迅速的閃進電梯裡,關了電梯門。

 

    李孟奕追出來,衝到正巧闔上的電梯門前,拚命的拍著電梯門。

 

    「周曉霖、周曉霖、周曉霖……」他喊。

 

    一旁的電梯樓層燈顯示電梯正一層一層往下,李孟奕轉身衝到樓梯間,開始三歩併作二歩地往下跑,彷如身後有毒蛇猛獸在追逐他,而他如果再慢點,將會被徹底吞噬。

 

    那是第一次,他覺得五層樓的樓梯怎麼這麼長,他急得快要哭了。

 

    也許是因為他跑得太快,每一歩都像踩在雲上般地不踏實,心又那麼急迫,於是在二樓要通往一樓的轉角處,李孟奕一個打滑,整個人往下摔了幾個階梯,碰巧又摔到了之前受傷骨折的地方,那痛,撕身裂肺,李孟奕只能抓著樓梯間的攔杆,咬著牙忍痛。

 

    他聽見一樓電梯門打開的聲音,聽見周曉霖拖著行李從電梯裡出來的腳歩聲。

 

    於是,他用盡所有氣力般的大喊:「周曉霖……妳回來……」

 

    樓下的周曉霖,腳歩並沒有遲疑,她應該是聽見他的聲音了,但她沒有回應他,也沒停下往外走的腳歩。

 

    李孟奕試著站起身來,但他一站起來,眼前就一陣黑,傷口的地方正陣陣刺痛著。

 

    「周曉霖……妳不要走……妳回來……」

 

    最後,李孟奕聲嘶力竭的喊著,眼淚在那一刻,潸然如雨,心,徹底崩裂。

 

    他明白,周曉霖是不會再回來了!她就是那麼驕傲又決絕,一旦下了決定的事,她就不會再回頭。

 

    於是李孟奕趴在地上哭了起來,他感覺有一半的自己,已經不見了、死了、不會再回來了……

 

    周曉霖帶走那一半的自己,所以他,不完整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