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終於又回到那個溫暖的小窩。不過這次不是他們二個人,而是多了個李媽媽。

 

    李孟奕目前的情況,不適合自己一個人,雖然周曉霖會照顧他,但李媽媽不放心,堅持要陪他們回來。

 

    「媽,妳可以回去了啦,真的!我可以照顧我自己,去上學也沒問題啊,反正台北的計程車很便利,我只要出門前打通電話,計程車就能準時來載我,再說我又不是行動多不便,洗澡也難不倒我啊!況且我還有一隻完好的腿,可以跳上跳下,學校也有同學會幫忙我上下樓,真的沒問題的啦。」

 

    李媽媽才住幾天,每天那關心的叨唸,就已經讓李孟奕有點受不了了,所以第五天放學後,李孟奕直接在計程車上跟他媽談判。

 

    其實真正讓李孟奕無法忍受的不是李媽媽的叨唸,而是他跟周曉霖的世界,因為多了個李媽媽,而有了重大的改變。

 

    周曉霖變得習慣早出晚歸,有時天黑了,李孟奕還等不到周曉霖回家,打她手機,她卻說自己在學校趕報告,晚餐會在外面處理,要他別擔心她,也不要他幫她等門。

 

    李孟奕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他懷念以前他們無話不談的日子,但他媽搬進來了,他們相處的時間明顯的變少了,他感覺他媽好像是來監視他們二個人的,雖然他媽在他面前,什麼話都沒有說。

 

    他希望日子可以回到過去,回到他媽還沒住進他們小窩裡那樣的快樂幸福裡,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吃周曉霖親手煮的東西了,他多懷念她煎的牛排啊!

 

    「可是你這樣……」在計程車上,李媽媽還想跟李孟奕討價還價。

 

    「媽,拜託,我已經長大了,真的!我可以照顧自己了。」

 

    李孟奕向來最會把他媽媽吃得死死的,所以他無所不用其極的努力說服他媽,發誓兼保證的,終於說服成功。

 

    李媽媽決定二天後回家去。

 

    李孟奕把這個結果告訴周曉霖時,她並沒有太多的開心,只是單聲的應了句:「喔。」

 

    李孟奕覺得有點失落,周曉霖為什麼沒有表現出他預期的興奮?他們終於又可以回到以前那樣的二人世界了,可是為什麼她卻沒有快樂的表情?

 

    李媽媽要回南部去的那天下午,周曉霖陪李孟奕去火車站送他媽媽,李媽媽拉住周曉霖的手,淡淡的說:「曉霖,李孟奕就拜託妳了。」

 

    周曉霖點點頭,臉上有一抹淺淺的憂傷,她說:「好。」

 

    李孟奕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她,心裡微微不安著。

 

    周曉霖變得好奇怪!

 

    回到家後,才一進門,李孟奕就從周曉霖背後,環抱住她。

 

    他能感覺周曉霖身體一僵,但他沒多想,周曉霖本來就是臉皮薄的女孩子,她可能是不習慣李孟奕突然這麼熱情的動作吧。

 

    李孟奕把頭埋在周曉霖的肩上,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情變得有點沈重,因為他能感覺得到周曉霖的不一樣,而她卻什麼都不肯對他說。

 

    他們二個人,已經有所謂的隔閡了嗎?

 

    更慘的是,李孟奕根本不知道自己曾經做了什麼讓她生氣或失望的事。

 

    「周曉霖,妳可不可以答應我,不要對我隱瞞任何事,不管是什麼事,妳都要對我誠實坦白,不要對我有任何隱瞞,好嗎?」

 

    周曉霖沒有回答,她只是把手伸到李孟奕放在她肩膀的頭上,輕輕的拍了幾下,半晌後,才輕輕的說:「不要胡思亂想,我沒有怎麼樣。」

 

    李孟奕輕易的被說服了,他是那麼相信又依賴周曉霖,所以當周曉霖這麼說時,他就決定要自己不要再亂想了。

 

    日子彷彿又回到過去那樣,周曉霖又用那種無微不至的照顧方式,照顧著李孟奕。

 

    只是,儘管她做得再多再好,李孟奕卻還是感覺她變得不一樣了。

 

    她的話,變得好少;有時,李孟奕聽到什麼好笑到可以捧腹的笑話,轉敘給她聽的時候,周曉霖雖然會笑,但那笑裡,不知道為什麼,卻有濃濃的悲傷味道。

 

    她連笑,看起來都那麼憂傷。

 

    李孟奕已經沒有辦法了,他去找許維婷求救,幾天後,許維婷重義氣的北上來找他們,夜裡她跟周曉霖住一間房,二個女生在房裡吱吱喳喳了一夜,隔天,許維婷卻只是拍拍李孟奕的肩膀,淡淡的說:「你別想太多,沒事的。」

 

    李孟奕覺得許維婷這個特使的角色作得不夠好,和番沒成功也就算了,在他看來,她簡直就是已經倒戈了。

 

    情況還是沒有任何進展,李孟奕雖然心急,但狀況也沒有變得更壞,至少周曉霖還跟他住在一起、會跟他說話,偶爾也會對他笑,對他依然溫柔體貼,她唯一改變的,不過就是沒那麼膩著李孟奕,沒那麼愛笑又多話罷了。

 

    李孟奕最後妥協了,他的心願變得小小的,那心願是:只要周曉霖還在他身邊,那就好了。

 

    太愛一個人,其實是一種悲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