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傍晚的時候,李媽媽回來了。

 

    她走進房裡的時候,周曉霖正在跟李孟奕討論失智症患者的初期症狀跟治療問題,李媽媽朝他們二個人笑了笑,說:「連生病也這麼認真在討論這麼嚴肅的話題啊?」

 

    「反正就是閒著啊,剛好周曉霖看到報紙上有個新聞是有關於失智老人的照護,我們就討論起來了。」李孟奕說。

 

    「我要去買晚餐了,你們要吃什麼?」李媽媽又問。

 

    「我都可以。」李孟奕說:「不過我不要吃魚,妳今天在樓下餐廳買的魚不太新鮮,魚腥味好重。」

 

    「好啦!不幫你買魚啦,嘴真挑!」李媽媽笑著,又轉頭對周曉霖說:「曉霖,妳陪我去買晚餐,好嗎?」

 

    「好。」周曉霖應聲,然後笑著跟李孟奕的媽媽離開了。

 

    她們離開後,整間病房瞬間安靜得好寂寞,李孟奕只好拿搖控開電視看。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她們才提著晚餐回來。

 

    「喏,李大公子,你的!」李媽媽把李孟奕的便當放在他的活動餐桌上,又把餐桌推到他面前去,說:「沒魚的。」

 

    李孟奕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便大口大口的吃起便當來,他一邊吃,一邊留意周曉霖吃了些什麼,只見她拿著便當,有一口、沒一口的坐在他身旁安靜的吃著。

 

    「欸,周曉霖,妳的便當很難吃嗎?」李孟奕輕輕的叫著她。

 

    「喔,沒有啊。」聽到他的叫聲才如夢初醒的周曉霖,倉皇的抬起頭,丟給他一個有點刻意的微笑。

 

    「不然我的便當跟妳換,我的還不錯吃。」李孟奕把自己的便當舉到她面前。

 

    周曉霖搖搖頭:「不用啦,我肚子不太餓!你一個便當夠不夠?不夠我這裡還有。」

 

    李孟奕搖頭,又擔心的看看周曉霖,他覺得她不太對勁。

 

    吃過晚餐後,周曉霖幫忙把廚餘拿去倒在醫院的廚餘桶後,就說要回家了。

 

    李孟奕真的覺得周曉霖怪怪的,她剛才明明還那麼快樂,怎麼才去買個東西回來,整個人就不一樣了。

 

    李孟奕轉頭看著他媽,問她:「媽,妳是不是跟周曉霖說了什麼?我覺得她怪怪的。」

 

    「我哪有啊?」李媽媽否認,「我只問她怎麼跟你認識的,你們怎麼開始交往的,這樣而已啊。」

 

    「可是她真的怪怪的啊。」

 

    「可能是太累了吧!說不定她昨天沒睡好,早上又這麼早起煮粥給你吃。」

 

    聽媽媽這麼一說,李孟奕也覺得有可能,於是只好強迫自己不要想太多。

 

    隔天,周曉霖到快中午才來,她提著便當過來,跟李孟奕說了一下話,就說今天學校有幾堂重要的課,她不能翹課,所以又匆匆的離開了。

 

    李孟奕看著被周曉霖關上的房間門,心裡失落落的,他敏感的察覺,周曉霖一定有什麼心事,他感覺得到,也看得出來,可是,她卻什麼都不跟他說。

 

    接下來好幾天,周曉霖都是匆匆的來,又匆匆的走,他們甚至連坐下來好好說句話的時間都沒有。

 

    李孟奕變得不快樂了。

 

    他感覺到,周曉霖也變得不快樂了。

 

    周曉霖的黑眼圈變得好重,臉色也憔悴不少,他突然覺得,周曉霖好像正在遠離他。

 

    李孟奕出院那天,周曉霖來醫院幫他整理東西,李媽媽去辦出院手續,李孟奕已經能下床,柱著枴杖,單腳在地上跳。

 

    李孟奕跳到周曉霖身邊來,問她:「妳最近怎麼了?」

 

    「沒有啊。」周曉霖沒有抬頭看他,聲音淡淡的,沒有任何起伏。

 

    「我覺得妳最近很沒精神。」

 

    「讀書讀累了吧。」

 

    「可是妳以前就算是通宵讀書,也沒這樣啊!」李孟奕說:「而且,我覺得妳好像在躲我。」

 

    周曉霖沒說話。

 

    李孟奕心裡莫名恐慌起來,但他告訴自己不能自亂陣腳,深吸了一口氣後,他說:「可以告訴我,妳到底怎麼了嗎?」

 

    周曉霖看了他一眼,又低頭躲開他的注視,慢慢的把他的一些衣物放進行李袋裡,語氣淡淡的:「沒事啊。」

 

    「騙人!」李孟奕不相信,他認識周曉霖那麼久了,久到只要看她的一個眼神,他就能明白她在想什麼、到底快不快樂,他努力又笨拙的蹲下來,對上她的眼睛,溫柔的語氣讓人心疼。他說:「妳告訴我,好嗎?拜託。」

 

    「真的沒事。」周曉霖努力的扯開笑容,指指他的腳,刻意揚高語氣的問:「你這樣要怎麼去上學?要先辦休學嗎?」

 

    「不用吧!又不是多嚴重,而且妳看,我現在已經完全駕馭這把拐杖了,就算拄著拐杖,我也能輕鬆的上下樓了喔。」

 

    李孟奕說著,就抓起拐杖,在原地單腳跳來跳去,一副『妳根本就不用擔心』的模樣。

 

    周曉霖見他這樣,忍不住笑起來,她不放心的叮嚀他:「小心點啊,不要又摔到了,我的心臟不算強,你再摔,我可沒把握自己不會崩潰。」

 

    「妳會擔心?」李孟奕轉頭,喜出望外的問了這個白痴問題。

 

    周曉霖知道他是故意的,嗔著瞪他一眼,說:「小心我不讓你回家。」

 

    這句話對李孟奕起了作用,他安靜了片刻,又拄著拐杖,跳到周曉霖身旁去,坐在她身邊的簡易折疊單人床上,不由份的拉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抓到自己嘴邊去,親了親,語重心長的說:

 

    「周曉霖,永遠都不要讓我擔心妳,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