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跨年的時候,許維婷帶了個女同學北上來找他們,四個人一起去跨年。

 

    跨年就是那麼回事,永遠是人擠人,講話比大聲的,有震耳欲聾的音樂,還有揮之不去的汗臭味。

 

    周曉霖跟李孟奕其實都不愛這樣的活動,但許維婷堅持年輕就是要難得的放縱,所以他們只好不掃興的陪她去瘋一晚。

 

    當大家開始為著迎接新的一年到來而倒數時,周曉霖跟李孟奕也被周遭的氣氛感染,大聲的隨著大家大喊『五、四、三、二、一』;然而跟其他人不同的是,當大家互相恭喜般的大嚷著『新年快樂』時,李孟奕卻在周曉霖的耳邊大聲喊著:「周曉霖,我愛你。」

 

    周遭一片鬧哄哄,沒有人仔細聽李孟奕說的話,每個人都沈浸在新的一年來臨的快樂氣氛裡。

 

    周曉霖的眼眶迅速染紅了,她轉身抱住李孟奕,把頭埋進他的胸口裡,大聲的回答:「我也是。」

 

    那是他們第一次,如此坦承又大聲的彼此告白。

 

    那一晚,周曉霖把自己的房間讓給了許維婷跟她同學,她跟李孟奕睡一個房間。

 

    夜裡,他們手牽著手,一起入睡。

 

    那一夜,周曉霖睡得很安穩,因為李孟奕總能給她安全感,跟他在一起,她很安心。

 

    他們同居了這段時間以來,只有身旁親近的幾個人知道這件事,就連雙方的家長,也不知道他們二個人已經同居在一起了,一直以為自己的孩子是搬出來外面跟同學住。

 

    幸好,家長都忙,並不會北上探視孩子。

 

    寒假過後的四月初,剛好有個兒童節連假,前後總共有四天的時間。

 

    周曉霖因為要準備考試,加上整個寒假都待在家,所以提早跟她爸爸說她那個假期沒有要回家。

 

    李孟奕也因為課業忙碌,所以決定不回家。

 

    二個人有天晚上吃晚餐時,討論起那四天的假期,李孟奕突然提議要騎車去北投泡溫泉。

 

    「我們可以當天來回,我查過有那種個人湯屋的溫泉,可以不用跟大家一起泡大眾池,妳覺得怎樣?」

 

    周曉霖怕冷,所以很喜歡泡溫泉,而且當天來回,應該不會影響到李孟奕趕報告的進度吧!

 

    於是周曉霖笑著點頭。

 

    去北投那天一早,李孟奕跟周曉霖吃過早餐就把自己的小行李準備好,二個人興高采烈的騎車往北投去了。

 

    大概是連續假期的關係,去北投的路上車流量比平常大,幸好他們是騎摩托車,沒受車潮的影響,依然在計畫的時間內,到達溫泉區。

 

    泡溫泉的時候,李孟奕跟周曉霖雖然都穿著泳裝,但周曉霖還是有一點小害羞,她沒有在李孟奕面前穿得這麼少過,雖然連身泳裝已經算很保守了,但她還是有點不自在。

 

    李孟奕也是!他只穿了條泳褲,他從來沒在周曉霖面前這麼裸露過,所以感覺有點怪怪的。

 

    於是這二個已經交往二年多的男女朋友說好,要一人佔據一邊的角落,各自互不侵犯。

 

    後來還是李孟奕覺得好笑,先笑出來。

 

    周曉霖不知道他在笑什麼,好奇問他。

 

    「我笑我們都已經交往二年多了,還這麼保守,我很多同學才剛他的女朋友交往不到一個月,人家就本壘回來了……」李孟奕笑著說。

 

    周曉霖雖然保守,但好歹也懂得本壘是什麼。

 

    她瞪向李孟奕:「你別被帶壞了。」

 

    「我才不會!」李孟奕舉起手發誓的模樣:「我要想跟妳怎麼樣,早就動手了,才不會到現在還守身如玉呢!」

 

    「『守身如玉』這四個字是用在你們男生身上嗎?」周曉霖忍不住笑出來。

 

    「難道用『完壁之身』會比較好?」

 

    周曉霖捧起一手的水,潑向李孟奕,笑著:「很爛,爛死了!」

 

    李孟奕也幼稚的潑水反擊她。

 

    二個人越玩越起勁,水越潑越誇張,到後來,二個人都像落湯雞一樣,連頭髮都整個濕漉漉的滴著水。

 

    周曉霖因為玩得瘋,加上水溫夠熱,於是整張臉紅撲撲,襯出她水靈般大眼間的流轉風情。

 

    李孟奕看著她,突然一個大動作,犯規地離開自己的區域,直接靠向周曉霖,迅速的親了她的嘴一下,又快速回到自己的位置,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的笑著。

 

    「李孟奕你幹嘛?怎麼擅自離開自己的領地,進入我的地盤?你犯規!」周曉霖佯裝生氣的嘟著嘴說。

 

    「沒辦法啊。」李孟奕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他聳聳肩:「我老婆這麼迷人,我完全是情不自禁啊!誰叫我老婆美得這麼犯規!」

 

    周曉霖雙手合成碗狀,捧起水,又是一陣連環水攻擊。

 

    「懲罰你……懲罰你……誰叫你犯規……犯規還滿嘴藉口,找死嘛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