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霖的生日是在八月,那時他們都會回各自的家裡去過暑假。

 

    整個暑假,李孟奕沒閒著,他為了周曉霖去學作蛋糕,當他捧著自己做的蛋糕去周曉霖家找周曉霖時,周曉霖卻被李孟奕作得那個奶油塗抹得完全不均勻,上面的奶油花又大小不一致,簡直堪稱是失敗作品的蛋糕,感動得哭不停。

 

    李孟奕一開始不知道她為什麼哭,還以為她是太難過自己的生日收到這麼一個醜不拉嘰的生日蛋糕,一時悲從中來,才這樣垂淚難過的。

 

    「欸,我知道我蛋糕作得很失敗,但妳也不必傷心成這樣啊。」李孟奕搔搔頭,有些不好意思:「人家已經努力了啊。」

 

    周曉霖紅著一張眼看他,用手抹了抹眼淚後,突然湊過頭去,學李孟奕平常偷襲她那樣,突然偷襲他的嘴唇。

 

    李孟奕怔了怔,居然害羞起來!

 

    雖然周曉霖是他的女朋友,但這是她第一次對他這麼主動,他高興極了。

 

    「人家才不是傷心,是太開心了……」周曉霖一扁嘴,想笑卻又哭了出來:「你平常那麼不愛下廚的人,居然為了我去學作蛋糕,雖然做得不漂亮,但它已經是我這輩子收到,最棒的蛋糕了。」

 

    那一天,他們二個人切著蛋糕輪流餵對方吃,一面吃,一面笑。

 

    「這蛋糕……太甜了。」李孟奕說。

 

    周曉霖點點頭:「下次要改進。」

 

    「沒有下次了,做這個太難啦,下次我用買的。」李孟奕正經八百的回答。

 

    「這麼容易就放棄了?」

 

    「我的手不是用來作蛋糕的。」李孟奕說。

 

    「喔對,你的手是用來幫病人開刀的。」周曉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又同意的點著頭說。

 

    「不是,我的手是用來抱我女朋友的……就像這樣……」

 

    李孟奕一說完,一隻手馬上伸過去,抓住周曉霖的手,往他身上拉,周曉霖一時重心不穩,跌進李孟奕的懷裡,手上的蛋糕奶油也順勢砸在李孟奕的衣服上。

 

    「啊,慘了啦!」

 

    周曉霖掙扎著要起來拿紙巾幫李孟奕擦衣服,李孟奕卻依然緊抱著她,不慌不忙的說:「沒關係,反正只是奶油嘛,洗一洗就好了。」

 

    「可是……」

 

    「周曉霖,別動!讓我這樣抱著妳就好。」李孟奕的聲音輕輕的,溫柔的,慢慢的說:「我還沒對妳說,生日快樂啊,女朋友。」

 

    周曉霖還來不及感動,李孟奕就拉起她的手,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裡拿出一枚綴著碎鑽的銀戒,套在周曉霖的左手無名指上。

 

    「我答應妳,我會一直喜歡妳,一直到妳不再愛我的那一刻為止。」

 

 

    大四之後,周曉霖的課變少了,她開始準備國家考試。

 

    李孟奕卻變得越來越忙,他常說:「醫學院真不是給人讀的,我怕我還沒當上醫生,就先爆肝了。」

 

    周曉霖很心疼他,可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幫他,只能去中藥店買些簡單的中藥材,煮些中藥湯幫他補補身體。

 

    夜裡,李孟奕唸書時,周曉霖就抱著書在他身旁陪他唸,常常都是李孟奕坐在書桌前打報告或讀書,周曉霖就坐在他的床上,背靠著床背板讀書,有時讀累了,她還不敢明目張膽的躺下去睡,總是忍不住眼皮重的閉起眼偷睡,頭有一下、沒一下的前後左右點著,李孟奕常常分心看著看著,就會不輕易的笑起來。

 

    於是,他會放下手邊的課本或報告,爬到床上去,拿走周曉霖手上的書,抱著她平躺在他的床上,耳邊聽著她勻稱的呼吸聲,陪她入睡。

 

    不過往往天還沒亮,周曉霖就會醒過來,然後一溜煙的又溜回自己的房間裡去睡。

 

    她還是不習慣睡在李孟奕的床上,也不習慣身旁多睡了一個人。

 

    李孟奕並不急躁,他知道她的矜持,也知道真正喜歡一個人時,你就要保全她的所有。

 

    等待,有時也是一種愛情的證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