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他們開始找房子。

 

    但台北的房子都不便宜,隨便找間有房有廳的,都要一萬多元,新一點的房子,有的租金就快要二萬,周曉霖覺得好貴,所以就算李孟奕很心動,還是會為了她放棄。

 

    好不容易找到一間房,三房二廳,雖然不是很新,但裡面的狀況保持得很好,整間房很有鄉村風氣息,房東是對老夫婦,老太太說房子本來是他們在住,但因為媳婦生了小孩,他們這一年幾乎都住在南部幫忙帶孩子,所以北部的房子空著也是空著,就打算便宜出租,租金可以便宜算,但房客必須也是真心喜歡這房子的人才行,順便幫老人家看顧房子。

 

    老太太對周曉霖的第一印象很好,說她長得有點像自己嫁去美國的女兒,所以當周曉霖開口問她願不願意把房子租給他們時,老太太非常爽快的以一個月不到一萬元的價格,把房子租給他們。

 

    周曉霖喜出望外的看著李孟奕,李孟奕也很開心,覺得這幾天來東奔西跑找房的辛苦,終於值得了。

 

    基本上,房子裡什麼東西應有盡有,他們只要把換洗衣物帶過來,就能直接入住了。

 

    那天晚上,周曉霖因為太開心,晚餐時胃口大開,吃光了整整一鍋的小火鍋,被李孟奕取笑半天。

 

    三月中,他們正式搬進那間房子裡,展開二個人的同居生活。

 

    搬進去的第一天晚上,許維婷特地北上參觀他們的居所,當她參觀完整間屋子後,臉上滿滿是羨慕的表情。

 

    「以後如果我來台北玩,是不是可以借住在這裡?」許維婷的眼睛閃亮亮,追問周曉霖。

 

    周曉霖微笑著點頭。

 

    「哇噻!真是太棒了!」許維婷像個孩子般高興的跳著,「這裡真是太棒了!根本就是我夢想中的房子嘛!怎麼有人可以把這裡裝潢得這麼鄉村風,就連那張布沙發看起來都好夢幻啊!我真是太愛這裡了!」

 

    李孟奕望著飛撲到沙發上,動作誇張地趴在沙發上東磨西蹭的許維婷,警告她:「喜歡就喜歡,妳可別把妳的髒口水流下來,萬一弄髒了沙發,我一定抓妳去向房東太太跪榴槤賠罪。」

 

    許維婷作勢大吸了口口水,那聲音噁心至極,她說:

 

    「我把口水吸回來了,你放心,沒弄髒到你家沙發,不然你來檢查看看。」

 

    「有夠噁心耶妳。」李孟奕嫌惡的瞪她一眼。

 

    那天晚上,許維婷跟周曉霖睡在同一個房間,二個人躺在大大的雙人床上東聊西聊,興奮得睡不著覺。

 

    許維婷問周曉霖,李孟奕對她好不好!

 

    周曉霖輕輕的回答了聲:「嗯。」

 

    「你們吵不吵架?」

 

    「不吵。」

 

    「怎麼會?」許維婷驚訝得坐起來,黑暗中,周曉霖看到許維婷的眼睛像暗夜裡的二顆夜明珠,發著微弱的光。

 

    「沒什麼好吵的。」周曉霖說:「而且,我們很珍惜這樣的感情,在我活著的這二十年裡,簡直有快要一半的時光,李孟奕是在我的回憶裡的,這樣的緣份,真的很微妙!所以,我們為什麼要把時間浪費在一些沒有意義跟建設性的吵架上?再說,我們都太了解彼此了,知道彼此的地雷與禁忌,只要不去觸碰,偶爾快要擦槍走火時就忍一忍,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愛情是一種感覺,但相處卻是一種智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