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奕的生活,變得踏實了起來。

 

    白天,他在學校裡上課,下午,他會騎車到周曉霖的學校等她放學,遇到周曉霖每個星期二下午的空堂時間,她就會在她們學校附近的速食店看書,等他下課來找她。

 

    偶爾李孟奕會想翹課去陪周曉霖,但她不准,她說如果他為了要跟她談戀愛,而讓學業成績下滑,那她就要跟他分手。

 

    李孟奕常常很無奈,這個女朋友規定得比他媽還嚴格,可是偏偏他又很愛她,所以注定要被她吃死死。

 

    幾乎每天晚上,李孟奕都會陪周曉霖吃晚餐,遇上周曉霖有家教的日子,李孟奕就會先買點心給她吃,然後載她去家教的學生家樓下,再自己到附近去晃一晃,等周曉霖家教結束,他們才一起去吃晚餐。

 

    大概是因為認識的時間夠久了,彼此都太熟悉對方,也都知道另一方的地雷區在哪裡,所以,他們都學會不去觸碰對方的禁區,因而沒有男女朋友交往初期的磨合期,也不曾大眼瞪小眼的吵過架。

 

    他們就像一般大學的男女朋友一樣,也會喜歡買一樣的東西,穿戴在彼此身上,比如圍巾、比如對錶、比如情侶裝、比如對戒,甚至連牛仔褲,也會買相同品牌又同款式的,有時比如周曉霖喜歡的款式是男生版型的,女生版的沒那款式,她也不介意,會跟店員說,反正她就是要跟李孟奕穿一樣的,拿男生版的小尺碼給她也沒有關係。

 

    李孟奕常會覺得這麼堅持要跟他穿相同衣服跟褲子的周曉霖,真的是又傻又可愛,讓他愛到骨子裡。

 

    「這樣萬一我們在人群裡走散了,至少還能指指自己身上的穿著問身邊的陌生人:『請問,你剛才有沒有看到跟我打扮相同的人?』,說不定這樣我們就能更快找到彼此了,對不對?」周曉霖傻乎乎的說。

 

    「笨蛋!」李孟奕揉揉她的頭,鄭重發誓般的說:「我一定會牽好妳的手,才不會讓我們二個人在人群裡被沖散呢。」

 

    偶爾,李孟奕從電腦裡看到什麼感人的文章,或令人欲淚的影片時,就會想起周曉霖,想把自己心裡那一堆海誓山盟全跟她說;可惜,李孟奕不太會講甜言蜜語,所有的話只要一到他的舌頭,就全都被他的舌尖化解掉,所以他最常對周曉霖說的一句就是:「周曉霖,我好想妳。」

 

    雖然對別人來說,是很普通的一句話,不過對周曉霖來說,這句話卻非常的受用,她不是聽慣花言巧語的女孩子,在她心裡,喜歡的人講的一句話,勝過其他人的千言萬語,因為她知道,李孟奕是不善把感情說出口的人,所以當他說出他想她時,那他就是真的很想她。

 

    周曉霖覺得,那句話是她聽過,全世界最美的一句話。

 

    整個大二跟大三,李孟奕都這樣來來回回的跑,只有遇到期中或期末考時,他們二個人才會約定好要停止見面二個星期,那二個星期要好好閉關修練,免得期末被當。

 

    大三下學期,李孟奕的課業越來越重,他幾乎快要沒多餘的時間這樣跑來跑去接送周曉霖,可是又怕冷落了周曉霖,所以他提出了要跟周曉霖一起搬到外面去租屋同宿的要求。

 

    「這樣不是就等於是……同居?」

 

    周曉霖是保守的女生,她沒辦法接受這麼先進的做法,而且,萬一其他人問起,她要怎麼回答?講『我現在跟男朋友住在一起』這樣的答案,恐怕她話都還沒講完,整個人就羞愧到直接昏倒休克了。

 

    「不算吧!我們可以找那種有二房一廳,或三房二廳的房子,基本上我們只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其實是各自保有自己房間的隱私權啊!而且這樣我們不但可以天天看到彼此,我也不用天天這樣跑來跑去,妳不是老擔心我這樣騎機車在車陣裡鑽來鑽去,會發生危險嗎?」

 

    李孟奕努力的說服周曉霖,他是真的想跟她一直在一起,日日夜夜都想見到她。

 

    周曉霖一開始還是很猶豫,但經過李孟奕一點一點的分析利弊之後,她終於點頭。

 

    在她點頭的那一瞬間,李孟奕開心又激動的抱住她,那感覺,猶如他聽到她親口說「I do」一樣,是種會令人失去理智的興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