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從台北發車後,過了大約五分鐘,許維婷的名字就在李孟奕的手機螢幕上閃爍。

 

    李孟奕跟周曉霖說了句:「是許維婷。」後,就裝模作樣的接起手機。

 

    他假裝有點婉惜的樣子,跟許維婷說了幾句話後,又對周曉霖說:「許維婷說她這星期臨時有事不能回家,妳要不要跟她聊一下?」

 

    周曉霖接過手機,跟許維婷聊了一會兒,只聽見她忙不迭的用安慰語氣,說著:「沒關係啦,真的,這種事也很難推掉啊……不會,我不會生氣啦,妳也不是故意的啊,對不對?……好好好,下次再一起回去……嗯嗯,那妳先去忙,自己一個人要注意安全喔,這二天有什麼事可以打電話去我家給我,我應該都會在家…好好好,再見,掰。」

 

    許維婷真會假!她真的有當政客的潛力,除了能言善道,還很會演!

 

    李孟奕在心裡這麼想著。

 

    沿路上,李孟奕都在期待周曉霖可以打瞌睡。

 

    因為不管是電影或是電視裡,總是這麼演著的:男孩跟自己喜歡的女孩一起坐車(或者看電影),女孩總會不小心睡著,然後睡著睡著,身體一歪,頭就這麼自然而然的靠在男孩肩上了……

 

    可是偏偏,周曉霖的精神好得不得了,她拿了本書,聚精會神的看著。

 

    李孟奕只好無聊的看著窗外。

 

    車子走走停停,到達台中站時,有一批旅客下車,又上來了一批旅客。

 

    李孟奕覺得在車上,人群的流動是很正常的,所以他並沒有在意。

 

    周曉霖也是!她只把目光放在自己大腿上那本書上,絲毫沒有在意身旁的變動。

 

    直到有人扯著細細的嗓音,叫喚了周曉霖的名字。

 

    周曉霖跟李孟奕同時順著那聲音轉過頭去,看著站在周曉霖座位旁的那個女生,李孟奕覺得有點面熟,卻一時之間想不起她的名字來。

 

    「張晴柔!妳怎麼會在這裡?」

 

    周曉霖喜出望外的先是睜大眼,繼而開心的笑起來,她拉著張晴柔的手,很開心的樣子。

 

    啊!張晴柔……好熟的名字……李孟奕在腦裡不斷的搜尋,大約過了一會兒,他終於想起她是誰了!是楊允程的前女友嘛!

 

    趁著周曉霖跟她正吱吱喳喳聊天的時候,李孟奕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張晴柔變了,雖然不是多大的改變,不過她彷彿變得有自信,也快樂多了……看起來應該還是學生的樣子,雖然穿著緊身上衣跟短裙,不過綁著馬尾、脂粉未施的她,身上還有掩飾不住的青澀。

 

    周曉霖跟她聊了一陣子,本來李孟奕看她背了一個大背包,還要起身讓位給她坐,但張晴柔說不用,她說她的座位在隔壁車廂,只是她剛才上車時走錯車廂,不過也還好她有上錯車廂,不然也不會遇到周曉霖了。

 

    張晴柔說她現在在台中的一間私立大學唸書,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回家一趟,跟周曉霖聊到兼家教時,她露出羨慕的表情,說自己也很想去兼家教,覺得家教彷彿比去速食店或加油站打工,來得有尊嚴多了……

 

    「至少不用看客人的臉色,有些家長還對家教老師超好的。」不過張晴柔說,她目前還找不到家教的工作,但學校有個快畢業的學姐說再過一陣子,她會把張晴柔介紹給她的學生家長,由她去接學姐的家教工作。

 

    二個女生又聊了一下下,張晴柔要離去前,問李孟奕:「楊允程他……還好嗎?」

 

    「我其實也不知道欸,我跟他沒什麼聯絡的機會。」

 

    張晴柔點點頭,微笑的臉龐看不出來她對那段感情到底還有沒有一絲絲的眷戀,但那個曾經傷她那麼深的男人,或許也得不到她的恨,因為恨跟愛是背對背相牽連的,她不再愛他,也不會恨他,也許對她而言,楊允程擁有的,就僅僅只是一個『前男友』這樣的代名詞吧!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他,請你跟他說,我……過得很好,真的很好!請他不用擔心我,也請他……好好的活著吧。」

 

    張晴柔用她輕柔的嗓音,說著堅韌的話語,她……似乎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遇到事情時,只會害怕發抖、不斷哭泣的張晴柔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