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沒想那麼多,交男朋友的事,以後再說吧!現在我只想著要努力兼家教賺自己的生活費,如果能存多一點錢,就寄回家給我爸用,他年紀大了,也不能再這樣常常加班了,萬一身體會搞壞了,我……要怎麼辦?」

 

    周曉霖突然悲從衷來的說著,眼眶微微的紅了起來,許維婷這下子不敢再胡鬧,正一正臉色後,又拍拍她的肩,安慰的說:

 

    「妳沒事幹嘛說這麼煽情的話?真討厭,害我都開始想家了!下星期妳要不要回家?我們一起回去吧。」

 

    周曉霖吸吸鼻子,笑了笑,說:「好啊。」

 

    「我也一起回去。」李孟奕舉起手,毛遂自薦。

 

    許維婷睨了他一眼,冷淡的:「又沒人問你。」

 

    李孟奕一巴掌又過去,教訓的語氣裡並沒有很濃的責備,帶著開玩笑的調調:

 

    「好啊妳個許維婷,長大了是吧?翅膀硬了是吧?會頂嘴了是吧?沒大沒小欸妳,對哥哥是這樣講話的?也不看看當初是誰幫妳說話,妳才能跟我們在籃球場上廝殺!要不是哥哥我處處幫妳擋敵人,妳能切入籃下進球?妳個混小子,現在是打算恩將仇報了,是不是?一直吐我槽是怎樣!」

 

    「可是你也蓋過我好幾次火鍋!」許維婷嘟著嘴,委屈的說。

 

    「讓妳精益求精還不好?就是怕妳太志得意滿會驕傲,才故意蓋妳火鍋,妳沒聽過,驕者必敗嗎?我這是用心良苦好不好?妳別不知感恩。」

 

    許維婷盯著李孟奕看了一會兒,眼睛炯炯發亮。

 

    「欸,李孟奕,你有參加你們學校話劇社,或校刊社嗎?」

 

    李孟奕不知道許維婷為什麼這麼問,一臉困惑的回答:「沒啊,幹嘛?」

 

    「你是個奇才!挺會掰的嘛!不去話劇社寫劇本,或是去校刊社寫科幻小說,實在是很可惜。」

 

    「妳才是!」李孟奕反應也快,他說:「妳沒事去唸什麼國際貿易?依妳的伶牙利齒、尖酸刻薄,沒去唸法律系當律師,真的很浪費人才。」

 

    「我哪有尖酸刻薄?」許維婷不服的跳起來。

 

    「喔,對了,其實妳的人生還有轉機。」

 

    「什麼?」

 

    「現在唸法律系可能來不及了,而且依妳的智商,那應該是太強人所難,我怕妳就算唸了十年也畢不了業!不過妳可以考慮日後從政。政治人物跟律師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而且最重要的是,妳還具備了政客必備的『奸巧』。」

 

    許維婷用足以將人反覆殺死二十次以上的眼神,努力的剉殺李孟奕,可惜,他不痛不癢,只是笑。

 

    許維婷放棄了!跟李孟奕鬥根本就是找死,他那個人腦筋轉太快、嘴巴又太壞,常常刀刀致命得把話講得讓你痛徹心肺,卻又無力反擊,標準的冷面殺手一個!

 

 

    隔周周五下午,李孟奕騎車到周曉霖學校,載她一起到火車站,準備搭車南下。

 

    他們已經事先跟許維婷講好火車車次,許維婷說她會在新竹上車。

 

    那是許維婷的說法。

 

    但李孟奕知道她即將食言,因為前二天她突然打電話給他,說她臨時有事,這星期沒辦法回家。

 

    李孟奕本來要發火,然而許維婷見苗頭不對,馬上接著說:「你先不要跟周曉霖說,這樣她才不會取消要回家的計劃,沒有我這顆電燈炮不是正好?剛好幫你跟她製造機會啊。」

 

    李孟奕一聽,想想也有道理,平常他要約周曉霖都約不到人,她每天都有好多事要忙,打電話也找不到她,難得有這個可以獨處的機會,他如果放棄了,那就是他笨、他傻、他白痴,連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

 

    所以,他不發火了,還反過來稱讚許維婷,說她平常像蒙了一層鐵鏽的腦袋,這會兒怎麼倒靈光了,不腦殘了!還誇了她幾句。

 

    許維婷傻傻的笑,笑了一下子後,又說:「你們搭車那天,我等火車開了之後,算準時間再打電話到你手機,跟你說我臨時有事回不去,周曉霖要是不信,你就把電話給她讓我跟她說,這樣她也沒有反悔的機會了,你們二個人就甜甜蜜蜜的回家去,再恩恩愛愛的坐車回台北去吧!怎麼樣?我這麼做夠不夠意思?」

 

    「夠夠夠,認識妳這麼多年來,就這次最夠意思。」

 

    「你也不用太感謝我,下次再請我吃飯就好。」

 

    「想得美啊妳!我為了討好妳,都已經花了多少錢在妳身上了,妳還敢跟我討大餐。」

 

    「我那個是被『順便』的好嗎?你每次都是為了要送東西給周曉霖,怕被她拒絕,才『順便』送我一份,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就算是這樣,妳還是拿了我不少好處啊!」

 

    「好啦好啦,真愛計較耶你!就只對周曉霖大方,對我就小氣叭啦的,哼!」

 

    「沒辦法,她在我的心上,妳呢……最多就只能算是在我的眼裡而已吧!」

 

    「沒在腦裡?」許維婷忍不住又跟他哈啦起來。

 

    「在腦裡幹嘛?妳算哪根蔥、哪根蒜?我的心裡跟腦裡,就只有周曉霖,沒有妳駐足的餘地啦。」

 

    許維婷在電話另一端發出嘔吐的聲音,說:「我快吐了,你講的那些話已經讓我午餐吃下去的食物在我的胃裡翻滾了,再不掛電話我就真的要吐了……」

 

    許維婷說完,真的不給李孟奕任何講話的機會,『喀』地一聲,就掛掉電話。

 

    「真沒禮貌!」李孟奕拿著話筒笑了笑,心情很愉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