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禹承好像又跟洛英鬧彆扭,接連一個禮拜都半死不活地宅在房間。

 

    李孟奕看不下去,剛好隔壁寢的約他們去打保齡球,大家興沖沖的準備出門,禹承卻顯得意興闌珊。

 

    「打保齡球耶!又不去?」李孟奕抓起禹承的車鑰匙,丟到床上:「去啦!湊人數也好啊!」

 

    坐在床上翻書的禹承興致缺缺瞥了鑰匙一眼,還是提不起勁:「不要。」

 

    「是怎樣啦?失戀了喔?」

 

    那句話害禹承摔落書本。

 

    「哪有!我只是……」

 

    「只是什麼?」

 

    禹承話講到一半又不講了,他嘆口氣,重新拿起書本:「只是很想去撞牆。」

 

    李孟奕見他不願意坦誠,也不強人所難,把床上的車鑰匙撿起來,遞向他:

 

    「不管你在鬱卒什麼,我告訴你,女生就是要靠女生去忘記!去認識新的女孩子,談一場新的戀愛,這是最直接又有用的方法。」

 

    禹承對著鑰匙串考慮半天,將它收下,順便把書翻到剛剛讀過的地方:「下次吧!今天真的沒心情。」

 

    李孟奕拿他沒輒,只好說:「你自己說的喔!下次再落跑,咱們兄弟也不用當了,我立馬跟你切八斷。」

 

    「你真幼稚!」禹承被他的話逗出一絲笑容。

 

    「男人都只是長大一點的大男孩,幼稚的天性是與生俱來,你也比我好不到哪裡去,不用笑我!」李孟奕扯開笑臉,安慰他:「如果真有什麼心事就說出來,憋在心裡真的不會比較好,雖然我可能幫不上忙,不過陪你喝幾杯或是唱一整晚的傷心情歌,我倒是做得到的。」

 

    「講得好像你很懂一樣!那你說說,那個讓你暗戀多年的青梅竹馬,你打算什麼時候跟她告白?」

 

    「就說了她是我的國中同學,不是什麼青梅竹馬啦!」李孟奕強調著,頓了頓才又洩氣的說:「她要不是那麼難搞,我哪會拖這麼久還不告白?唉,你不知道我有多想牽她的手,多想讓她的世界裡只有我一個男生,多想大聲的告訴那些我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她是專屬於我的……可是,偏偏她就是那麼難搞,什麼龜毛的堅持一大堆,真是……去他媽的矜持啦!」

 

    禹承再次被李孟奕那一臉挫敗又憤憤不平的樣子逗笑。

 

    「不是說女生就要靠女生來忘記?那你要不要先去試試認識其他女生,說不定也就可以忘記你那個國中同學啦!」

 

    「才不要!愛情哪能將就?我就是喜歡她,別的女生我才不要,只要不是她,我就是不要!」李孟奕認真的表情裡,有篤定的神采。

 

    「那還說得一副正義凜然!我看一點參考價值都沒有!」禹承還是繼續澆冷水。

 

    「才不……唉,你不懂啦!算了算了,本來心情好好的,被你這一攪和,都變不好了,你確定你不出門?」

 

    見禹承肯定的點頭,李孟奕才準備出門:

 

    「那我跟他們去打保齡球了喔!順便把被你搞毛的壞心情也跟著球一起丟出去。」

 

    「去吧去吧!」禹承也不挽留,揮揮手。

 

    李孟奕在門口穿好鞋,突然又轉頭過來拋下一句:

 

    「反正,她有她的堅持,我也有我的等待,只要她不說她不喜歡我,我就會一直等她到她點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