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沒幾天,導師果然找他去問話了,不過並不是太嚴厲的詢問,只是問他這個傳言的真實性。

 

    李孟奕老實交待了全部的經過。

 

    導師點點頭,完全相信他的說法,也沒多經責難,只勉勵他要好好唸書,上大學後,可以遇到的對象更多更好,他一定可以找到更適合自己的女生。

 

    李孟奕心裡是懂得的,只是他也明白,除非是周曉霖,否則那些女生再多再好,也不是他想要的那個人。

 

    回到教室時已經是上課時間,周曉霖關心的傳紙條來,問他有沒有被罵。

 

    『沒有,老師叫我要好好唸書,說交女朋友的事等上大學後再說。』李孟奕在紙條上寫著。

 

    周曉霖看完他的紙條後,趁科任老師在黑板上寫字時,迅速的轉頭朝他笑了一笑,那一笑,讓李孟奕心跳的頻率又掉了一拍。

 

    這個周曉霖,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看見他對她的感情呢?平常明明就是那麼機靈的一個人,怎麼一碰到感情,就顯得特別的遲鈍啊?

 

    李孟奕雖然也無奈,卻不敢太躁進,就怕嚇跑了周曉霖。

 

    也許就像許維婷說的,總要等她開竅吧!聽說在功課上越厲害的人,在感情那一塊,會開竅比較晚……世界是公平的,每個人總有某些地方不足,不可能有人可以事事完美的。

 

    不過沒關係,他會等她,等到她終於開竅的那天到來。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的,張鑼旗鼓的開始,黯淡無聲的結束。

 

    李孟奕生平的第一場被告白,就是以這樣的方式,默默的走到完結篇。

 

    他不知道五班的導師是不是有給劉嘉憫什麼壓力,劉嘉憫他們班的男生在籃球場上也不曾跟李孟奕提過劉嘉憫的事,而李孟奕也不是那種愛嚼舌根、追根究底的人,所以這場曾經被傳得滿城風雨的校園愛情,就這麼無聲的在他們青春的歲月裡,凋零了。

 

    時間過得很快,升上了三年級,課業更重了。

 

    李孟奕跟周曉霖私下討論過幾次,都決定要報考第三類組。

 

    周曉霖決定考第三類組的原因她沒說,不過李孟奕猜想,也許是跟她媽媽有那麼一點點關係,聽說她媽媽車禍走了之後,她外婆一時之間接受不了打擊,聽聞消息時,當場休克暈倒,再醒過來時,竟然腦栓塞,半身不遂……周曉霖總想,如果在她外婆昏倒的那當下,他們家的人懂得做些什麼急救措施,也許外婆的中風不會那麼嚴重。

 

    而李孟奕報考的原因,非常的簡單,理由只是因為周曉霖。

 

    高三這一年,日子過得異常的快,也許是因為要參加大考,總覺得書怎麼唸,時間總不夠,要背的東西太多,要熟記的公式太雜太亂,所以一天二十四小時總不夠用。

 

    接近聖誕節的時候,李孟奕去街上挑聖誕節禮物,要送給周曉霖跟許維婷。

 

    他幫許維婷買了頂漂亮的毛帽,因為許維婷愛漂亮,總是會拿雜誌上戴著毛帽、穿著及膝大衣跟長馬靴的模特兒圖片給他看,說模特兒就是因為頭上戴了頂這麼好看的毛帽,才能襯托出她們的氣質非凡。

 

    而周曉霖,他則幫她選了條圍巾跟手套,因為她怕冷。

 

    買好聖誕節禮物後,他拎著二袋包裝精美的禮物要回家,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失去音訊的楊允程。

 

    楊允程變了,不再是他印象裡那個楊允程,他嘴裡叼著一根煙,衣服穿得流里流氣的,頭髮變長了,還穿了耳洞,左邊耳朵上戴著一排亮晶晶的水鑽耳環,正跟身旁幾個男男女女嘻笑玩鬧……他變成一個李孟奕陌生的人。

 

    一開始,楊允程並沒有發現他,在他們走近李孟奕的時候,李孟奕吃驚的停住腳,站在原地盯著楊允程看,楊允程正跟身旁的朋友大聲喧嘩聊天,經過李孟奕身邊時,他並沒有看見李孟奕,是他身旁的一個女生發現李孟奕的注視後,推推楊允程,楊允程回過頭來,才發現李孟奕站在那裡的。

 

    楊允程也有些驚訝,他傻了幾秒鐘,才轉頭不知道跟他那群朋友們說了什麼,然後向他們點頭揮別後,就朝李孟奕走來。

 

    「嘿!好久不見。」

 

    站在李孟奕面前,楊允程有些尷尬,他撓撓自己的後腦勺,笑得有點靦腆,這一刻,他彷彿又回到李孟奕熟悉的那個楊允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