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的遊覽車上,李孟奕刻意跟同學換了座位,坐到周曉霖身旁去。

 

   周曉霖本來在看窗外風景,看見他坐過來,只轉頭看了他一眼,什麼話也沒說的,就又把目光移到窗外的風光去。

 

   李孟奕又坐了一會兒,發現周曉霖只一勁兒的看著窗外,並不主動跟他說話,心裡掙扎了一下,才鼓起勇氣開口:「在看什麼?」

 

   「沒什麼,就亂看。」周曉霖頭也不回的回答他。

 

   「有看到什麼有趣的嗎?」

 

   他問完,周曉霖緩慢的回過頭,盯著他看,然後慢慢的說:「你想說什麼?講重點就好!」

 

   她真了解他,知道他才不是真的要問她窗外的風光,面對這麼聰慧的女孩,李孟奕覺得自己真是無所頓形。

 

   李孟奕頓了頓,說:「我跟五班那個女生,真的沒怎麼樣,妳不要誤會。」

 

   周曉霖聞言,笑了起來,還是一副無所謂的姿態:

 

   「你這麼緊張幹嘛?我真的沒誤會啊!而且就算你真的跟她做朋友,那也很好啊。」

 

   「真的很好嗎?」

 

   「嗯,真的。」

 

   周曉霖認真的點頭,她那一派事不擾心的模樣,看在李孟奕眼裡,更覺難受,他明白她是真的沒對他動心,不然不會這麼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還好營火晚會裡,他沒真的跟她告白,不然現在大概就沒辦法坐在這裡跟她說話了。

 

   「妳沒誤會,那就好了。」最後,李孟奕幽幽的說了這句。

 

   遊覽車返回到校門口時,已經是接近中午的時刻。

 

   李孟奕他們一下車就看到許維婷,她正跟自己的同學興高采烈的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笑得很開心,一發現周曉霖,馬上跟同學講了句什麼,就興沖沖的跑過來了。

 

   「周曉霖,妳怎麼都沒曬黑啊?妳看看我,才二天半,整個人就快變木炭了!」

 

   許維婷伸出自己的小麥色手臂,哀哀抱怨著。

 

   周曉霖本來就皮膚白晰,是不容易曬黑的膚色,許維婷每次都很羨慕她,說她根本就是天生麗質,這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妳少在籃球場上跑來跑去,很快就會變白了。」李孟奕開口吐槽她。

 

   「那怎麼行?籃球是我的生命欸。」許維婷抗議:「喔,我知道了,你是怕我球技比你精進,會害怕,所以想勸退我,是吧?」

 

   「嘖嘖!大言不慚啊!」李孟奕冷笑了一下:「都被我蓋了幾次火鍋還學不乖!信不信下次打球我就專門守妳,專蓋妳火鍋!」

 

   「好啊!來啊來啊,我怕你喔!」許維婷雙手插腰,一副兇悍婆娘的味道。

 

   「嘖嘖嘖,這麼恰,看還交不交得到男朋友!」

 

   「交不到也不會要你負責的啦,你擔心什麼!」

 

  

   其實李孟奕還蠻喜歡跟許維婷鬥嘴的,她的反應總能讓李孟奕在心裡嘖嘖稱奇,這女孩子太機靈了,跟她鬥嘴不一定能佔到上風,但總能讓不愉快的情緒消散不少。

 

   二個人正你來我往的拌著嘴時,有個女生走過來跟李孟奕打招呼。

 

   李孟奕也停下跟許維婷幼稚的爭論,禮貌性的朝那女生點頭微笑。

 

   「記得我跟你要的東西喔。」臨走前,那女生叮嚀李孟奕。

 

   「好。」

 

   「謝謝你,再見。」她轉身,跟同學蹦蹦跳跳的走了。

 

   直到那女生走遠,許維婷還目不轉睛的看著她遠去的身影,好奇的湊過頭去問李孟奕:「她誰啊?不是你們班的啊。」

 

   「五班的。」

 

   李孟奕邊回答,邊偷偷觀察周曉霖的表情,發現她臉上依然掛著笑,真的不在乎的模樣,心裡更挫敗了……

 

   就不能表現出一點不開心的樣子,讓我知道自己在妳心裡多少也有點重量的嗎?

 

   李孟奕在心裡悲哀的想著。

 

   「她跟你要什麼東西啊?」許維婷這回終於轉過頭來,盯著李孟奕看。

 

   李孟奕一時回答不出來,那答案太容易引人誤會了,他還在心裡躊躇要不要說出來。

 

   「個人檔案。」想不到周曉霖竟幫他回答了,「她要李孟奕的個人檔案。」

 

   「哇!」

 

     許維婷突然露出一副被雷打到的模樣,看得李孟奕忍不住都要笑出來了,那什麼表情啊……

 

   「所以……她喜歡你?」許維婷又問。

 

   「沒有吧。」李孟奕搖頭:「她只說想作朋友,然後問我能不能給她我的個人檔案。」

 

   「那跟喜歡你有什麼差別?你會對一個自己沒興趣的人要個人檔案嗎?」

 

   「就真的沒有啊。」

 

   李孟奕有點擔心的又偷偷瞄了周曉霖一眼,再用眼神提醒許維婷不要再說下去了,周曉霖還在一旁呢。

 

   許維婷不笨,她馬上就明白李孟奕的顧忌,連忙乖乖閉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