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難得老師們佛心大發,終於不再讓他們『自生自滅』,而是準備了三明治、饅頭夾蛋跟豆漿。

 

   李孟奕感動極了,終於可以不用再吃水煮的食物。

 

   平常他並不喜歡吃三明治,也不愛吃饅頭,更不喜歡喝豆漿,不過現在卻覺得這三樣東西,吃起來,特別的美味。

 

   吃過早餐後,他鑽回營帳裡,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又跟同學把野炊的鍋子跟沒用完的各種調味料,送回伙食區裡。

 

   回程的時候,他才走到半路,就被一個女生喚住。

 

   「我……我有話想問你。」

 

   那女生,李孟奕看過幾次,好像是五班或六班的,看起來像文文靜靜的一個女孩子,講話的聲音細細柔柔的,不算很漂亮,不過還蠻清秀的,應該是楊允程會喜歡的類型。

 

   李孟奕請跟他同行的同學先回去,他跟在那女生的身後走,走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小徑上,那女生才停下腳歩。

 

   「怎麼了?」李孟奕看著那女生越來越紅的臉龐,有點好奇,張口問她。

 

   「我……我想請問你,我……可不可以跟你作朋友?」

 

   「啊?」

 

   「我沒別的意思!」那女生怕李孟奕拒絕似的急著補充:「就是很單純的作朋友。」

 

   「喔。」

 

   李孟奕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不過這場景以前他似乎也看過,楊允程那時很喜歡周曉霖時,也說他想跟周曉霖作朋友。

 

   那女生聽見李孟奕單音的回答,不能明白他語氣裡的意思,於是睜圓了眼,安靜的看著他。

 

   李孟奕被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只好清清喉嚨,又回答了聲:「好。」

 

   那女生一聽,終於不再緊張的笑了。她笑起來,臉頰上有二枚深深的酒窩,看起來有點可愛。

 

   「那我可不可以跟你要你的個人檔案?」那女生又問。

 

   「啊……喔,好。」

 

   「那等你寫好後,可以拿到五班給我嗎?喔,對了!我叫劉嘉憫,嘉義的嘉,悲天憫人的憫。」

 

   李孟奕點點頭。

 

   「謝謝你。」劉嘉憫開心的笑起來,看起來不像她外表給人的感覺那麼文靜,應該是個活潑的女孩子。「那我先回去了喔,掰掰。」

 

   她往前跑了幾歩,又停下來,轉身朝他用力的揮了揮手,才又邁開腳歩往女生營區跑。

 

   這……該不會就是被告白吧?

 

   雖然感覺蠻怪異,不過好像還有點開心呢!

 

   李孟奕站在原地又呆立了一下,才往男生營區的方向走。

 

   才剛從小徑走出去,李孟奕就看到周曉霖的背影,他追上去,拍了拍周曉霖的肩。

 

   「妳要去哪裡?」

 

   「回營區。」

 

   「妳也去伙食區還東西?」

 

   「嗯。」周曉霖點點頭。

 

   「好巧,我剛才也從那裡回來。」

 

   周曉霖轉頭,笑著,雲淡風輕的語氣:「我要去的時候,有看到你跟一個女生往那個方走。」

 

   周曉霖轉頭指向剛才李孟奕走過來的小徑方向。

 

   「啊?妳看到了?」

 

   周曉霖又點頭,說:「那女生是五班的,我知道!她長得蠻好看的。」

 

   「欸,我跟她沒怎樣喔!」李孟奕怕周曉霖誤會,急忙解釋:「我也是今天才認識她的,真的。」

 

   「我又沒問你什麼,你這麼緊張做什麼?」

 

   周曉霖越是表現得無所謂,李孟奕就越是擔心,有種作賊心虛的莫名感受。

 

   「是真的!她真的只是把我叫到一旁去,說有事要問我。」

 

   「喔?她問你什麼事?」

 

   「問我能不能跟她作朋友……」

 

   李孟奕一說完,就接收到周曉霖促狹的目光。

 

   「作朋友啊……」周曉霖放慢語氣,一個字一個子緩慢的說著。

 

   糟了!好像越描越黑了啊!

 

   「沒啦,她就是問我能不能給她我的個人檔案……」

 

   「哇,個人檔案啊……」周曉霖說話的速度更放慢了。

 

   李孟奕心裡暗暗喊糟,真想一口咬斷自己的舌頭,沒事這麼多嘴幹嘛呀?

 

   周曉霖看見李孟奕一臉沮喪的表情,笑了。

 

   她拍拍李孟奕的肩膀,語氣開朗的說:「這是什麼表情啊?被人告白哪該是這麼挫敗的樣子?該開心啊!有人欣賞你呢。」

 

   李孟奕無力的抬眼看了周曉霖一眼,心裡想:可惜欣賞我的人不是她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