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一開始,第一個表演的班級是許維婷他們那班的,表演的節目是熱舞,只見一群穿著超短熱褲、露出一小截小蠻腰的T恤上衣的女孩子們出場,舞都還沒開始跳,整場的男生頓時全都瘋了,又叫又喊的,比演唱會現場還熱鬧。

 

   許維婷也在那些女孩子當中。這是李孟奕第一次看到許維婷穿得這麼辣,這麼有女人味,他突然沒辦法把她跟平常在球場追著那顆籃球跑的許維婷連結在一起,她好像變成一個他不認識的人一樣。

 

   「許維婷穿這樣真好看。」

 

   周曉霖湊過頭來,輕聲的在李孟奕的耳畔說著。

 

   李孟奕點點頭,又忍不住批評:「可是她穿這樣太暴露了。」

 

   「怎麼會?現在女生都是這樣穿的,反正年輕嘛,不展現一下自己的身材,也太浪費了。」

 

   李孟奕轉頭看著周曉霖,本來要問她「那妳敢不敢這樣穿?」,可是繼而又想了想,萬一她說「敢」時,他要怎麼接話?難道要他說「妳還是穿著保守一點比較好,我不希望別的男生用色咪咪的眼光看妳」嗎?

 

   轉過頭,李孟奕悶悶的說:「還只是學生而已,沒必要打扮成這樣。」

 

   周曉霖聞言笑了笑,回答他:「看不出來你觀念還蠻守舊的嘛。」

 

   李孟奕沒再接話,這時音樂下了,全場簡直要暴動了。

 

   許維婷她們在營火前賣力熱舞,李孟奕沒想到許維婷竟然還真的會跳舞,本來他以為她大概就是上去湊人數,做做樣子,想不到她舞蹈動作還挺扎實的,每一個動作都充滿力量跟韻律感,看起來像有舞蹈底子的樣子。

 

   周曉霖看得也呆了,表演結束後,她鼓掌鼓得特別用力,轉頭笑嘻嘻的對李孟奕說:「許維婷跳得好棒。」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

 

   第一個表演就帶來這麼震撼性,以至於接下來的幾個表演,就顯得沒什麼亮點了。

 

   李孟奕他們班的話劇被排在第五個演出節目,當他們班反串成白雪公主的男生一走出來時,氣氛終於稍稍熱絡起來,因為是搞笑版的演出,裡面還夾著一些有點顏色的對話,所以他們的演出也獲得全場絡繹不絕的笑聲跟掌聲。

 

   周曉霖對自己班上的話劇演出很捧場,雖然她自己平常也看過好幾次他們的排演,但正式演出時,某些好笑的梗還是能引起她大笑,李孟奕偷偷觀察她好幾次,她的眼睛亮亮的,嘴角揚起快樂的弧度,他能感覺她是真的很開心。

 

   所以,他的心情也跟著飛揚。

 

   如果在這樣的氣氛下,他向她告白了,會被打臉嗎?

 

   當那個念頭閃過李孟奕腦海時,他打了個冷顫……呃,還是不要冒險好了,前一陣子的吵架,他就快招架不住了,萬一她因為他的告白,而生他的氣,再也不理她,那這不是要叫他去死嗎?

 

   接下來的表演,不能免俗的,又顯得有點沈悶了,還有二個班級看起來是趕鴨子上架,竟然全班都上來了,站在場中央來個大合唱,一班是唱『明天會更好』,另一班唱『朋友』,唱得全場都快昏昏欲睡了。

 

   營火晚會最後的高潮是頒獎,許維婷他們班不負眾望的拿到第一名,李孟奕他們班則是第三名,宣布名次時,總教官還給他們名次理由,他們的理由是『顏色笑話太多了點,有教壞同學的嫌疑,所以總分數扣5分』,這個理由一出來,全場又是爆笑聲,又是鼓掌聲。

 

   李孟奕也覺得好笑,總教官平常嚴格得不苟言笑,學生們一看到他,就好像老鼠看到貓,都會嚇得為了躲開跟總教官直接碰面的機會,還特地繞路走,想不到現在總教官居然能讓同學們笑得這麼開心,師長與學生間的隔閡,瞬間消弭了許多。

 

   散會回到營帳裡,同學們還興奮得吱吱喳喳聊個不停。明天早上吃過早餐,再整理一下,差不多就要返家了,雖然吃了二天的水煮食物,也鬧了一些笑話,不過現在再回想起來,這趟旅程,好像還算是蠻快樂的。

 

   李孟奕被同學吆喝著一起玩牌,先是玩排七,後來玩大老二,但玩得太祥和了,同學喊不過癮,接著有人提議玩心臟病,這下子,氣氛很快就熱鬧起來,整區營區,大概就屬他們這個營帳裡最喧囂。

 

   還一度有幾個別班的男同學鑽進他們的營帳裡,看他們到底在歡騰什麼。

 

   也許是因為這是這次露營的最後一天晚上,老師們明白他們的難得放縱,知道今天過後,再回去學校,就又要再度全心投入那些怎麼樣也讀不完的書本裡,所以儘管他們怎麼笑鬧,老師們頂多也只是走過來,提醒他們放低音量。

 

   李孟奕嘴裡笑著、眼裡笑著,心裡卻依然想念著周曉霖,他彷彿還能聞到剛才坐在她身旁時,她身上那股似有若無的沐浴清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