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周曉霖緩緩的抬起頭,臉上沒有任何異樣,神情既沒有貧血症發作時的痛苦,也不蒼白。

 

   「我才想問你是怎麼了呢!」她說。

 

   雖然只是沒有任何情緒的一句話,李孟奕卻莫名的開心起來。

 

   這是他們吵架後,周曉霖第一次跟他說話。

 

   李孟奕面對周曉霖的質問,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你跟蹤我?」周曉霖又問。

 

   「沒有……」李孟奕一聽到『跟蹤』二個字,直覺想到電視或電影裡那種專門尾隨女生的變態,連忙否認……他才不是變態呢!

 

   「那你為什麼一直跟在我身後?而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我…我……」

 

   李孟奕辭窮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時候,好像不管解釋什麼,都不對!

 

   周曉霖看著他窘迫得不知所措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她沒讓李孟奕看到她臉上的笑意,繞過李孟奕的身體,她又繼續往回家的方向走。

 

   走了幾歩後,她轉頭瞄了瞄,發現李孟奕還傻傻的佇在原地看著她,於是扯開嗓子說:「不是要送我回家?還不趕快跟上來。」

 

   李孟奕以為自己耳朵壞了、聽錯了!直到看見周曉霖臉上那朵綻放開來的笑容,他才如夢初醒般的跟上去,心裡像有幾萬枚煙火在施放,開心到了極點。

 

   於是二個人的交情,又這麼樣的恢復了。

 

   和好後的周曉霖也不再如之前那麼樣的成日憂心忡忡,擔心成績追趕不上來,回不到先前的排名。

 

   「反正就是盡人事,聽天命了。」周曉霖有天這麼跟李孟奕說。

 

   「怎麼突然想開了?」

 

   「是我爸跟我說的。」周曉霖笑了笑,聰慧的眼裡閃啊閃的,似有瀲豔波光在她眼底似的。

 

   「哦?」

 

   「其實就是你那天罵了我之後,回家我心情一直不好,晚上讀書的時候想著想著,又難過的哭了起來,剛好我爸那天比較早下班,經過我房間門口時,聽到我的哭聲,走進來問我,我跟他說了你罵我的那件事時,他說你說的那些話沒有錯,還要我不要把自己逼得那麼不快樂,只要『盡人事,聽天命』就好。」

 

   李孟奕突然覺得,說不定周曉霖的爸爸,是個很好很好的人!

 

   看見周曉霖的轉變,李孟奕雖然之前一直懊悔自己對周曉霖說了那麼重的話,害她傷心難過,不過如今看來,似乎該慶幸當初自己那麼不顧一切的說出那些狠毒的話,不然周曉霖的萎靡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總是要浴火之後,才能重生!

 

 

   露營地點是在距離他們學校大約一小時車程的水庫露營區,當天,總共有八部遊覽車的人數參與,學生們難得可以離家外宿,每個人都很興奮。

 

   紮營的地方分二區,一區是女生區,一區是男生區。

 

   女生區在營地內側,為了保護女生們的安全,據說晚上還會有老師跟教官輪流留守;男生區在營地外側,跟女生區保持一段距離,而相隔的那段距離裡,還有老師跟教官站崗,基本上,男女生私下時間是根本沒什麼機會碰面的。

 

   本來李孟奕還打算第一天晚上約班上的同學們一起夜遊探險,他在班會提出這項提議時,還獲得班上許多人一致的贊同,但人算不如天算,以目前的情形看起來,夜遊的機會渺茫。

 

   放好各自的行李後,由各班派代表去伙食區領中午要準備的伙食回來。

 

   李孟奕跟班上幾名男生去搬了四份午餐伙食,二份留在男生這邊,二份要搬到女生那裡去。

 

   李孟奕跟徐瑞昇各搬一份女生的午餐伙食,光明正大的晃進女生營區裡,把她們的午餐安全送達。

 

   「欸,妳會煮吧?」

 

   當李孟奕把周曉霖她們那組的午餐材料放在她們帳棚外的野炊檯上時,他轉頭問正在一旁點火燒水,準備洗手作羹湯的周曉霖。

 

   「還可以。」

 

   「好吃嗎?」

 

   「至少不會吐出來。」

 

   「那妳要不要去我們男生那邊支援一下?我怕我會吃到沒熟的食物。」

 

   「頂多就是拉肚子,拉完後又是一條好漢了,怕什麼?」

 

   哇噻!這女人的心怎麼這麼歹毒?

 

   「那妳有沒有帶胃腸藥?借我一些如何?」

 

   「你找老師或教官要可能比較快,我沒帶那種東西在身上的習慣。而且我聽說你們剛才去領食材的伙食區附近有救護站,如果你真有什麼問題,救護站裡的護士會救你的。」

 

   李孟奕這下真覺得「情跟義,不值錢」哪!瞧瞧這周曉霖,居然這樣跟他耍嘴皮子,還一副見死不救的模樣,果真是江湖中傳言的鐵石心腸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