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幹嘛?」

 

   李孟奕把許維婷拉到他們教室旁的樓梯間,問著。

 

   「看看周曉霖有沒有怎樣啊。」

 

   「第一名寶座被搶走,妳覺得她會怎樣?」

 

   「所以我要來安慰安慰她啊。」

 

   「妳白痴啊!周曉霖是那種需要別人安慰的人嗎?虧妳還是她的好朋友,怎麼會想到那麼無腦的事啊?」

 

   「你就只會罵我……」許維婷嘟起嘴,一臉委屈:「那不然你說怎麼辦嘛!她心情不好,難道我就只能袖手旁觀?」

 

   「對!」

 

   「啊?」

 

   「袖手旁觀,沒錯。」

 

   「你還有沒有良心啊?周曉霖再怎麼說,也是你的好朋友欸,而且她……」許維婷突然壓低音量,賊兮兮的看著他,小聲的說:「……還是你暗戀的對象欸……」

 

   「閉嘴啦妳!這種事我自己清楚,不用妳一天到晚拿來提醒我。」

 

   李孟奕拍了下許維婷的頭,警告意味的語氣:

 

   「反正妳就是安靜的在一旁蹲著畫妳的圈圈就好,周曉霖的事妳也不用管了,她那個人什麼脾氣妳難道不知道?有些點,她只要想通,就會好了。」

 

   「可是……」

 

   「沒有可是,不能可是了。」李孟奕截斷她的話:「反正妳就當作沒這件事,回去乖乖的待在你們班上就好,如果周曉霖需要妳,她就會主動去找妳了……」

 

   許維婷半信半疑的瞅著李孟奕,半嚮,才終於點頭同意。

 

   「那……我回教室去了喔,如果……我是說如果啦,如果周曉霖需要我時,你一定要跟我說喔。」

 

   「知道了啦!妳別瞎操心,有什麼狀況,我一定馬上通知妳。」

 

   許維婷點點頭,轉身往他們教室的方向走去,但才走了四歩,第五個歩伐跨出去後,她卻突然站住了腳,又轉身過來。

 

   「欸,可是我覺得啊,這個時候是不是該講些什麼讓她開心的事給她聽,說不定她聽完之後,就會忘記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對吧?」

 

   「什麼是可以讓她開心的事?」

 

   「我是覺得喔,要不然你就趁這個機會直接跟她表白,要是你不敢說,我也是可以幫你的啦!這樣你應該比較不會那麼尷尬……」

 

   「許維婷,妳敢說出去就試試看,看我饒不饒妳!」

 

   「可是被人喜歡,不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嗎?如果是我,聽到有人說喜歡我,什麼壞心情啊、毛情緒啊什麼的,一定馬上消失不見,還會直覺那人真是有眼光,知道我是塊未經雕琢的璞玉。」

 

   李孟奕聽許維婷的話說到後來,忍不住就笑了。

 

   「還璞玉咧!我看是塊貨真價實的假玉吧。」

 

   「屁啦,全世界就屬你眼光最差,不知道我有多珍貴。」

 

   「多珍貴?」

 

   「珍貴到可以列為保育類了呢。」許維婷說:「你看,全世界就只有我一個許維婷,你就算走遍世界各地,也找不出第二個,所以你說,我珍不珍貴?算不算保育類?」

 

   李孟奕本來還以為她會說什麼道理來,結果一聽完她的歪理,馬上爆笑出來。

 

   「幹嘛笑得這麼奸佞啦?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完全認同我說的話啦,只是不好意思承認,才會笑得這麼變態的……ok啦,我懂、我明白、我了解。」

 

   李孟奕這回手下毫不留情的拍上許維婷的後腦勺,回她:

 

   「懂、明白、了解個屁!還不敢快滾回妳教室去!還有,在周曉霖面前,一定要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繼續好好維持妳什麼事都不知道的天然呆喔,聽見沒?」

 

   「聽見了啦……」

 

   許維婷又委屈的嘟起嘴,然後在李孟奕的注視下,一歩一歩慢慢的走回自己的教室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