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手續是楊允程跟許維婷幫她辦好的,那時剛好有一間單人病房還空閒著,楊允程二話不說就決定讓周曉霖住進單人病房。

 

   楊允程的理由是,單人病房比較安靜,尤其許維婷那麼吵,如果住健保房或雙人房,她那張咶噪的嘴,一定會讓隔壁床的病患按鈴向醫護站控訴她。

 

   之後,他們又跟開完刀的周曉霖討論過後,決定不把她開刀的事告訴她父親。

 

   「我不想讓他擔心。」周曉霖有些憂心的說:「不是多嚴重的病,如果讓他知道了,他一定會衝上來,他的膝蓋不好,我不想讓他這樣跑來跑去的。」

 

   楊允程跟許維婷完全尊重她的決定。

 

   傍晚,已經餓了一天的周曉霖,終於順利地排了氣。

 

   「排氣」的意思,是意謂著:她終於可以進食了。

 

   「要吃什麼?」

 

   許維婷比她還興奮,其實是她自己也餓了,中午時因為周曉霖還不能吃東西,害得買便當回來吃的許維婷不敢大口吃肉,便當也只隨便挖幾口就闔上;在不能吃東西的周曉霖面前吃飯,讓許維婷有很深的罪惡感。

 

   楊允程就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了,他一下子就輕鬆的解決掉一個便當,還在二個女生面前,完全不顧形象的打了個飽嗝。

 

   「單細胞生物就是有這點好處,可以享受沒有神經的幸福感。」許維婷不留情面的直接挖苦他。

 

   楊允程也不以為意,躺在沙發上,說了句:「吃飽睡覺最幸福。」沒多久,就真的呼呼大睡了。

 

   許維婷在他睡著後,偷偷在周曉霖面前說了他好多壞話,他都沒聽到,不過許維婷講完他壞話後,多少也平衡了一點心裡的不滿。

 

 

 

   「醫生好像說妳不能吃太刺激的東西喔。」許維婷抓抓頭,無限苦惱的說。

 

   「大概只能喝點流質的東西……稀飯算不算流質的?」楊允程提供意見。

 

 「不知道。」許維婷搖頭。

 

   「吐司不知道可不可以!以前我生病拉肚子時,我媽都只給我吃白吐司。」楊允程又補充:「我那時就覺得白吐司真萬用,生病一定要找它!」

 

   「神經病!」許維婷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哪裡來的錯覺?」

 

   正當二個人又像孩子一樣吵起來時,房門外有人敲門,眼前這二個人吵得太激烈,整間房裡都是他們的聲音,根本就沒人聽見敲門聲。

 

   之後,門被推開了。

 

   開門的聲響讓這二個人同時停住嘴,回頭。

 

   從門口走進來的那個人,讓周曉霖他們三個人瞬間全睜大眼。

 

   空氣彷彿瞬間凝結了一般,安靜的氛圍裡,有微妙的尷尬。

 

   半晌,楊允程率先反應過來,他走向對方,展開笑顏,用力的抱了對方一下,說:「好久不見啊!李孟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