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進行得很順利,周曉霖從恢復室出來,被推回到病房時,麻藥正在退,聽說麻醉藥的後遺症很多種,會依每個人的體質而呈現各種不一的狀況,有的人會不由自主的全身顫抖,有的人會發冷,有的人會嘔吐,也有人會昏昏欲睡……不過周曉霖卻什麼症狀也沒有,醒來時,看到許維婷一雙眼骨碌碌地的盯著她時,她笑了笑,聲音依然虛弱,她說:「妳還好吧?」

 

   「一點都不好,」許維婷露出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妳快把我嚇死了。」

 

   說完,許維婷嘴一扁,眼眶真的紅了,眼淚就這麼跌出眼眶,一旁的楊允程受不了的從病床旁的小茶几上抽了幾張衛生紙,塞到許維婷的手裡,說:

 

   「緊張也哭,擔心也哭,現在人家順利開完刀了,妳還在哭,請問,這次又是哭怎樣的?」

 

   「人家太……開心了嘛!」說完,許維婷把臉埋進自己的手掌心裡,抽抽噎噎起來。

 

   「太開心也會哭喔?」楊允程忍不住咕噥著:「女生果然是全世界最麻煩的生物。」

 

   「要……你管喔!」許維婷用楊允程給她的衛生紙擦了擦眼,又擤過鼻涕後,揚著微微鼻音的聲音,對楊允程嗆聲:

 

   「你媽也是女生啊!再怎麼麻煩,你也是女生生下來的麻煩產物啊!你媽把你從小捏到大,都不嫌你麻煩了,你還敢嫌我們女生麻煩?有沒有良心啊你!」

 

   「那又不一樣!」楊允程不服氣的反駁:「妳怎麼跟我媽比啊!」

 

   周曉霖微笑著看他們二個人,偶爾,讓自己的世界裡吵鬧一點,好像,也是件幸福的事!

 

 

   主治醫師來巡房時,已經是中午過後的事了,他走進來時,身旁還跟了二名護士,是個年輕的醫生,看上去,年紀跟周曉霖差不多大。

 

   「還好嗎?」主治醫師戴著口罩,溫柔的聲音透過口罩傳出來。

 

   周曉霖覺得這個醫師的眼睛看起來有點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裡看過他。

 

   後來她想想自己可能想得太多了,幾個小時前,也就是這位醫師幫她開的刀,在她麻醉藥發作之前,她確實跟他有過一些短暫的接觸,包括他幫她作檢查和跟她討論治療方案。

 

   「還好,」周曉霖勉強的笑了笑,誠實回答:「就是傷口的地方有些痛。」

 

   「那是正常的。」主治醫生的聲音漫著笑:「如果真的很痛,那要不要我請護理師在妳的點滴裡加點止痛劑?」

 

   周曉霖搖搖頭:「沒關係,我覺得我還可以忍耐。」

 

   「真的?」醫生笑出聲來:「不要太勉強喔,真的很痛就要說喔。」

 

   「好。」周曉霖認真的點頭。

 

   「那妳好好休息,有什麼狀況就馬上按鈴請護理師過來幫忙,明天我再來看妳。」

 

   醫生溫煦的口吻,彷彿他們是認識極久的朋友一般,周曉霖微笑點頭,就在醫生轉身的那一瞬間,她瞄到醫生掛在胸口的職別名牌,上面貼著醫生的照片,寫著他的名字……胡禹承。

 

   胡禹承……胡禹承……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

 

   胡禹承……胡禹承……她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名字!

 

   胡禹承……胡禹承……唉呀!她是不是老了?為什麼忘記的速度就是比記住的還要快?

 

   胡禹承……她到底是在哪裡聽過這名字啊!不對,她應該也見過他才對,他講話的語氣、他的眼神、他笑起來時瞇著眼的樣子……她都有那麼一點印象啊!

 

   到底是在哪裡呢?

 

   耳畔斷斷續續傳來許維婷的聲音,周曉霖卻還在努力回想「胡禹承」這三個字到底是在哪裡聽過……

 

   後來許維婷受不了的搖搖周曉霖的手臂,不滿的說:「都叫了妳五次了,妳到底是在神遊什麼?」

 

   「啊?」周曉霖狐疑的瞪大眼,一臉不解的看著許維婷。

 

   「我問妳啊……」許維婷才剛要開口接續她剛才的話題時,周曉霖的腦裡突然一陣刀光劍影,她激動的突然反抓住許維婷的手,音量忍不住放大:

 

   「啊!他是李孟奕的室友啊!」

 

   她語一落,瞬間換來一室的寂靜,聽見『李孟奕』這三個字,許維婷跟楊允程都轉過頭來看著她,宛如她是說出『佛地魔』這三個禁忌名字的哈利.波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