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長一段時間,李孟奕天天出現在周曉霖的夢境裡,猶如鬼魅,日日糾纏。

 

   夢裡,他們還是最快樂的那個時候。李孟奕溫暖的笑意、李孟奕呼喚她的溫柔嗓音、李孟奕走路時總習慣跟她十指交纏的熟悉掌心、李孟奕抱緊她說要一輩子守護她的堅定眼神、李孟奕摸著她的頭說:「周曉霖,妳別擔心,有我在。」的穩篤神態……那些她失去的最美好的,曾經。

 

   總是在快要甦醒時,周曉霖就能意識到,這只是一場美麗的夢,於是她會努力讓自己不要那麼快醒過來。

 

   但是,天總是會亮,夢,總是會消失。

 

   於是醒來時,眼淚變得無法控制,彷彿一場哀悼的儀式,日覆一日。

 

   那段日子,就連呼吸,也能感覺胸口沈甸甸的痛,像被什麼壓住一樣。

 

   比死還痛苦的生活著,周曉霖曾經失去求生意志。

 

   可是,她惦記著南部的父親,她告訴自己,再怎麼難過,也絕不能讓父親傷心。

 

   於是,她撐過來了。

 

   雖然辛苦,但她終究還是一歩一歩地走過來了。

 

 

*****

 

   夜裡,周曉霖的腹部突然急遽地疼痛起來,她掙扎著下床,扶著牆慢慢地走,想著該不會是晚上吃的那些辣死人的湘菜在肚子裡翻騰作怪吧!說不定去上上廁所,會好一點。

 

   她以極度緩慢的歩伐走到廁所門口,強忍著痛打開廁所門,但門才推開一半,右腹就已經痛到讓她再也站立不住,於是廁所的門板在她放手後,因為過猛的推力,硬生生就這樣撞上浴室內牆,發出很大的撞擊聲,吵醒跟她同房的許維婷。

 

   「周曉霖,妳怎麼了?」許維婷揉著眼走過來,看到跌坐在地上的周曉霖時,睡意瞬間消褪,她衝過來,扶起周曉霖,緊張的口吃著:「妳、妳、妳幹嘛啦?不、不、不要嚇我哇……」

 

   周曉霖已經痛到說不出話來了。

 

   許維婷摸摸周曉霖滿頭汗的額頭,著急的叫嚷著:「啊,妳在發燒啦!怎麼會這樣?唉唷我的媽啊,我該怎麼辦啊……喔,對對,楊允程……我找他,周曉霖妳等等,我先找楊允程過來……」

 

   說完,許維婷把周曉霖扶靠在牆上,轉身就衝到床邊,抓起她的手機,又衝回來,眼睛盯著手機上的通訊錄,仔細地搜尋楊允程的電話。

 

   周曉霖一手撐在地板上,一手摀著自己的右腹,看著已經沒有任何頭緒的許維婷,忍著痛,一字一句,清晰而緩慢的說:「……先…幫我叫…救護……車……」

 

   許維婷這才突然像清醒過來一般地跳起來,叫著:「喔,對哦!救護車…救護車……」她慌亂的按著手機,幾秒鐘後,又忍不住用飽含哭腔的嗓音嚷著:「天哪……救護車要打幾號……」

 

   周曉霖實在很想笑,可是她痛到根本就笑不出來,虛弱的聲音從她口中輕輕吐出:「119。」

 

   「噢!對對對,119119……」

 

   許維婷顫著手,試了好幾次,才終於順利按完那三碼數字鍵,撥出電話。

 

   事後,許維婷被楊允程取笑了好幾次,說她『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看不出來平常那麼豪邁的一個女孩子,一遇到事,居然會緊張到六神無主。

 

   周曉霖夜裡被送到急診室,檢查的結果是急性闌尾炎,醫生說要開刀治療,擔心如果不及時處理,引發腹膜炎就麻煩了。

 

   周曉霖已經痛到想叫醫生乾脆一掌劈昏她的程度,所以當醫生提出要開刀治療時,她只問了一句:「開完刀就不會痛了嗎?」

 

   「基本上是這樣子的。」

 

   「那開吧。」

 

   於是,周曉霖就這樣被推進開刀房,楊允程跟許維婷就在開刀房外等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