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三個人一起來到周曉霖租賃的樓層,坐在客廳裡吃許維婷買來的宵夜。

 

   「妳根本就是女中豪傑啊!」楊允程一面啃著煙燻鴨翅,明褒暗貶的對許維婷說:「瘋狂起來簡直連命都可以不要的。」

 

   「哪有人像妳這麼追車子的?」周曉霖現在想起來,也覺得許維婷追楊允程的車子的行徑太危險。「萬一楊允程加足馬力往前衝,妳不就追到馬路上去了?這樣多危險!」

 

   「想跟我一起吃宵夜也不用把命都賭進去吧!還好我有預感今晚會有美女找我飲酒聊天,所以才沒加足油門衝出去。」

 

   楊允程笑得一臉虛榮,彷彿自己是萬人祟拜的偶像一般。

 

   「屁啦你!」許維婷一腳踼過去,卻被楊允程眼明手快的閃過去,她完全不顧淑女形象的邊咬著鴨肉,邊說:「最好你的預感有這麼神準。」

 

   「喂,許小姐,形象啊!妳還穿著裙子呢!」楊允程提醒她。

 

   「我打從一出娘胎就被我家的人當男生養著,哪還顧得上什麼形象啊、淑女氣質啊這一類矯情的東西!穿裙子也是迫於無奈,誰叫我們公司規定女生就是要穿裙裝上班,要是可以自己選擇,我也想穿褲子上班啊!」

 

   「對對對,最好再剪個清爽的男生頭,這樣洗頭都不用吹整,毛巾隨便擦一擦就乾了,省時又省力。」楊允程笑著接下去說。

 

   「你真了解!」許維婷頗有『英雄所見略同』的感慨,她用力的拿她那隻抓過鴨肉的油膩右手,朝楊允程的肩膀豪氣地拍下去,說:「楊允程,如果我是男的,肯定跟你結拜,交你這個朋友,死而無憾。」

 

   楊允程可不這麼想,他瞄了一眼自己衣服上那道明顯的油膩手印,忍不住哀嚎:「喂,我這件襯衫是Giorgio Armani的,很貴耶!」

 

   「再怎麼貴也不會比我跟你的友情值錢啊。」許維婷不以為意,又抓了一支鴨翅遞給楊允程:「喏,看在我們是朋友的份上,我就把另一支鴨翅給你啦!別太感謝我。」

 

   「我這件衣服真的很貴啊……」

 

   「別叫了,不過就是件衣服嘛!」許維婷受不了的皺皺眉,「大不了你脫下來,我用手幫你洗。」

 

   「不行!」楊允程一聽她的提議,馬上拒絕,「我這件衣服要送到洗衣店乾洗才可以。」

 

   「這麼麻煩的衣服,你買它作什麼?還乾洗咧!你又確定洗衣店真的是把你這件『貴到嚇死人』的衣服乾洗了?說不定他們也只是把它放到水裡去搓一搓,再把它燙平而已。」

 

   「人家才沒妳講的那麼邪惡。」

 

   「商人重利輕別離,無奸不商啊。」

 

   「不過就是件需要乾洗的衣服,妳也可以扯那麼遠。」楊允程受不了的瞟了許維婷一眼,順手把桌上的啤酒遞到許維婷手上,說:「喝啦,別說那麼多了,講這麼多話,不渴嗎?」

 

   周曉霖在一旁啃著鴨肉,微笑著看她眼前這一對活寶逗嘴,心裡莫名有股失落情緒。

 

   要是……李孟奕也在,那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