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周曉霖有點於心不忍了。楊允程這個人雖然外表痞痞的,還夾帶一點暴發戶的財大氣粗的海派豪氣,但偏偏他的個性就是太單純,所以常常被她欺負著玩又不敢吭聲,還常常為了等她吃一頓飯,餓著肚子也不敢有任何抱怨。

    許維婷說,這樣的人超適合拿網子網來當老公,還說周曉霖這樣放著不用,實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可是,楊允程跟她,除了『飯友』這層關係,若硬要再加上什麼牽連的話,那頂多也只是『國中同校過』這樣的關係了,甚至連『同班同學』這麼曖昧的字眼都扯不上。

    有些人啊,就算是當了一輩子的朋友,也是沒辦法成為情人的……楊允程跟她,就是這樣。

    更何況,重逢後的他,只是一個勁地對她好,把她說的任何一句話都奉為圭臬,她知道他對她的好,除了朋友這層關係之外,或許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喜歡成份,但他沒表白,她就當作沒這件事。

    她覺得這樣的相處方式,很好。

    沒有負擔,沒有虧欠,沒有等待,沒有期盼。

    合則聚,不合則散……這是李孟奕曾經告訴過她的道理。

    幾分鐘後,周曉霖迅速把桌上那堆數字報表整理好,放進自己的抽屜裡上鎖,又快速地整理完桌面,關了電腦,拎起包包,對楊允程說:「走吧。」

    「妳好了?」

    楊允程有些喜出望外,周曉霖看著他那一臉宛如中樂透的開心表情,覺得好笑。

    這個人平常總是費時又堅執的等她吃飯,而且常常一等就是半小時、一小時的,卻從來沒有怨尤。

    有次比較誇張,本來他們約好要吃晚餐,餐廳也訂好了,結果等周曉霖忙完,那時間早已經過了晚餐時間,他竟也不惱不怒的安靜坐在她座位旁的單人座沙發上等待著。

    直到周曉霖收拾好桌面,準備要跟他出去吃飯時,才發現楊允程早已經坐著睡著了,整顆頭還不停的前後左右晃來點去的,模樣說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那是周曉霖第一次看到他打瞌睡,那次,她還特地蹲在他面前,偷看他睡著的模樣,發現這個人睡著時的臉龐,有孩子般純真。

    不過,楊允程那顆頭左點點、右點點的樣子,實在太好笑了,她觀察他的睡相沒幾秒鐘,就忍不住摀住嘴笑出來,又怕自己會不小心笑出聲音吵醒他,只好邊笑邊忍,努力克制自己……那次,她笑到整個肩膀都在抖動,就差沒內傷。

    從來周曉霖還挺後悔的,懊惱當時怎麼沒把楊允程那好笑的打瞌睡模樣攝影下來,在楊允程他們公司尾牙的時候放出來娛樂一下他們公司的員工們,讓大家瞧瞧他們這位平常總是一臉兇神惡煞、連鬼看到都害怕的老闆睡著時,臉上那表情有多可愛。

    周曉霖想,那一定可以製造歡樂高潮,說不定會比抽尾牙第一特獎還令人尖叫開心,還能幫他這位大老闆匯聚一些人氣。

    不過,有了那次讓楊允程久等的經驗後,從此,每當他們又相約吃飯,而他又來公司等她時,就算周曉霖已經忙得焦頭爛額,也仍會警惕般的自己提醒自己別再誇張到又讓他把晚餐等成宵夜。

    「不敢又讓你等太久。」周曉霖回答他。

    「又沒關係,妳如果忙就先忙啊,我等一下又沒什麼要緊。」

    嘴巴是這樣說,但他的身體卻很誠實的一直想往大門口的方向移動。

    「反正我也餓了。」周曉霖笑著:「民以食為天。餓了就要吃飯,這是我爸告訴我的。」

    「妳爸真有先見之明。」楊允程誇張的拍馬屁,當然,他話才一說出口,馬上就招來周曉霖的白眼伺候。

    「你可以再狗腿一點啊。」周曉霖用『你如果識相點,就馬上給我閉嘴』的語氣對他說。

    「哪有狗腿?我這可是句句肺腑哎。」

    周曉霖沒再說話,只是她那雙漂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楊允程。李孟奕說過,她最可怕的時候就是繃著一張臉,用眼睛看著人又不說話的時候……李孟奕說,那眼神是會令人毛骨悚然的,因為你不會知道那雙眼的主人心裡在想什麼,情緒又會在什麼時候突然整個大爆走,然後好死不死的,你剛好又站在颱風尾。

    「嗯……好!我閉嘴。」幾秒鐘後,楊允程立刻識相地見風轉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