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楊允程跟周曉霖的重逢,完全是場意外。

 

   大學畢業那年,周曉霖的愛情也跟著畢業。

 

   她一個人躲起來度過一段人生幾近毀滅的絕望日子;那陣子,不管是『食不知味』或『行屍走肉』,任何一種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她當時的悲慘狀況。

 

   每個月,許維婷都會北上來找她,二個女生窩在一間房間裡,有時候一發呆就是一整天,更多時候,周曉霖的眼睛都是潮濕的,像六月的梅雨季,總是濕答答,任憑日光再怎麼曬,也曬不乾她眼底深處的那片陰晦。

 

   許維婷雖然跟李孟奕依然有著聯繫,李孟奕也總會找她詢問周曉霖的行蹤,但許維婷總是很講義氣的從沒向李孟奕洩露過周曉霖的半點消息。

 

   倒是她偶爾還會把李孟奕慘兮兮的近況報告給周曉霖知道,問她是不是真的要這麼狠心,把二個人的過去完全遺棄了,不再留戀了!

 

   周曉霖總是聽著聽著,眼裡就匯聚成一片汪洋。

 

   她問過自己後不後悔,答案是肯定的……可是後悔又能怎麼樣呢?人生是一條流動的河,你沒有辦法靜止它,更沒辦法回頭。

 

   那段時間,周曉霖除了哭,根本就沒有多餘的心力去考準備了快一年的國家考試,但日子總要繼續,所以,在畢業後的第六個月,她到一間會計師事務所應徵,也順利的被錄取了。

 

   於是,她在那裡,重逢了楊允程。

 

   楊允程是這間會計師事務所的客戶,再度見到他時,周曉霖很訝異,他已經蛻變成一個成熟的男人,不再是她印象中那個痞子小混混的青澀模樣。

 

   相較於周曉霖的詑異,楊允程更驚訝會在這間會計師事務所裡見到當時高不成、低不就的她。

 

   「我以為,妳會到國外去唸書,或是在某間大公司當主管的。」

 

   跟楊允程熟稔了一點之後,他有次這麼對周曉霖說。

 

   「怎麼會有這樣的錯覺?」周曉霖好奇他的以為。

 

   「因為妳頭腦那麼好、成績那麼好,根本就是塊會到國外去深造再回國的料,再不然也是還沒畢業就被各個大企業網羅去上班的人才啊。」

 

   「你也太高估我了吧!」周曉霖覺得他誇張了。

 

   「是妳自己太不明白自己的價值了。」楊允程盯著她,認真的說:「要不要考慮一下,去我的公司上班,我給妳一個主管職!」

 

   周曉霖執拗地搖頭,「我想靠自己。」

 

   楊允程一聽,大笑起來,開朗的模樣:「周曉霖,妳一點都沒變啊!還是像以前那麼驕傲。」

 

   周曉霖也跟著笑。

 

   是啊!人,哪有那麼容易改變的?就算真的被這個世界打敗,骨子裡,還是有些東西是改變不了的。

 

   失去李孟奕之後,周曉霖身上所剩的東西,大概就只有「骨氣」了。

 

   後來,楊允程問起李孟奕的事,周曉霖的語氣很淡,像在說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分了。」她說。

 

   「分了?」楊允程吃驚的睜大眼睛。

 

   見她微微點頭,又追問:「為什麼?」

 

   「你怕不怕女生的眼淚?」周曉霖反問他。

 

   「他爸爸的媽媽的超怕!」楊允程老實回答。

 

   「那你就不要問了,再問,我會直接哭給你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