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Sunry 說: 1、sunry不會在除了自己blog以外的地方與你們聊天,若有在其他地方遇到自稱是sunry的人,請勿信以為真。 2、sunry行事簡單低調,對於隱私一向極為注重,絕不可能主動向任何人透露身旁朋友或家人的身份及職業。 3、謝絕一切代為審稿的要求,畢竟sunry不是編輯,無法替各位決定是否能出版各位的作品。 請大家抱著愉快的心情來看故事,無論感動與否,總之,開心就好。

   二天之後的早晨,李孟奕才剛走到校車候車處,周曉霖就把他拉到一旁去。

 

   「欸,我問你喔,張晴柔是不是跟楊允程在交往?」

 

   「誰是張晴柔?」

 

   「我國小同學。」

 

   「喔。」李孟奕有點想起來了,楊允程說過他女朋友國小時跟周曉霖同班過。

 

   「他們是不是在交往?」周曉霖又問。

 

   「我不知道楊允程的女朋友叫什麼名字,不過楊允程說過,他女朋友以前跟妳同班過,是妳的小學同學。」

 

   「那應該就是了!」周曉霖點點頭。

 

   「怎麼突然問這個?」

 

   「她昨天打電話給我,說她交了個男朋友,講了楊允程的名字,我以為只是名字同音,她又說是我們國中的同學,我就想可能真的是他,但後來想想,還是問你確定一下比較好。」

 

   「喔。」

 

   李孟奕不知道周曉霖問這個要做什麼,確定楊允程是張晴柔的男朋友,然後呢?

 

   見周曉霖話講到這裡,就不再接下去,李孟奕瞧了她一眼,好奇的問:

 

   「張晴柔打電話給妳做什麼?」

 

   周曉霖不是會說謊的人,她神色有異的搖了搖頭,說:「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聊聊。」

 

   李孟奕知道她是刻意不講的,說不定張晴柔是打電話來跟周曉霖說自己懷孕的事,不過既然周曉霖想幫她保密,他也就只好不去戳破這個秘密了。

 

   果然,那天晚上,李孟奕又接到楊允程的電話。

 

   「我女朋友說她昨天有打電話給周曉霖。」

 

   李孟奕輕輕哼了聲,也不告訴楊允程他其實知道這件事。

 

   「我們跟醫生約了這個星期六下午三點去做人工流產,我女朋友說她會怕,想找個人陪,但又不想找她身邊的朋友,怕她們會說出去,所以想到了周曉霖。她國小時跟周曉霖交情還不錯,又說周曉霖口風緊,應該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

 

   楊允程說著說著,聲音又微微哽咽了,他深吸了口氣,繼續說:

 

   「李孟奕你說,我是不是很欠揍?之前我一直想著要跟她分手,跟你說了她好多的缺點,卻沒讓你知道她其實還有好多優點;發生這種事,讓她擔心受怕,我卻無能為力……這一陣子她的話變得好少,在學校也不會再來纏著我了。每次看到她,她的眼眶總是紅紅的,好像眼淚一直停不下來一樣,她沒跟我說她心裡有多難受,但看她低著頭走路的樣子,我就能知道她一定也很痛苦……我才發現,原來我是真的很在乎她的。」

 

   李孟奕不知道自己到底該說什麼、回答些什麼、安慰他什麼,好像……不管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索性,就安靜的聽他說吧!

 

   「我是想保護她,很想很想保護她的,可是我卻只會讓她哭……我真的是個大笨蛋!」

 

   發生這種事,誰都不樂見,但事情已經發生,誰能扭轉時光回到過去,把錯誤的部份導正呢?李孟奕知道楊允程很後悔,可是後悔還是要面對啊,總不能把頭埋進沙裡當鴕鳥吧?自己看不見,並不代表事情就解決了。

 

   「星期六你們約在哪裡碰面?我一起過去吧!人多一點,多少能壯一下膽子。」

 

   這是李孟奕對朋友的義氣與體貼。

 

  

   星期六那天,當李孟奕依約出現在楊允程跟他相約的地點時,周曉霖瞪大了眼望著他,好像她從來沒看過他似的。

 

   不過她沒主動過來跟他說話。

 

   周曉霖的身旁站了一個女孩子,瘦瘦小小的,臉龐很清秀,只是臉色有點蒼白,眼眶紅紅的。

 

   這應該就是張晴柔了吧。

 

   楊允程臉上的線條繃得很緊,一點笑意也沒有的朝李孟奕點點頭。

 

   在前往楊允程說的那個密醫的私人診所途中,大家都很安靜,好像每個人心裡都懷著很重的心事,神情凝重的不發一語。

 

   但才一走到一棟舊公寓門口,我們才剛準備要走樓梯上去,張晴柔『嗚』地一聲,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她的哭泣不是號啕大哭,不是放聲悲泣,而是一種努力壓抑著的抽噎。

 

   李孟奕突然同情起她來,這麼瘦小的身子,卻要承受這麼大的憂傷,那太概是他沒辦法體會的悲痛。

 

   周曉霖攬著張晴柔的肩,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把她的頭壓在自己的肩上,手一下又一下的拍著她的背。

 

   楊允程滿臉焦慮,像隻無頭蒼蠅張晴柔身旁走過來、走過去,而張晴柔只是一股勁的哭,根本沒空理他。

 

   好不容易,張晴柔的哭聲漸歇,扶著周曉霖的手,低聲的說:「我們進去吧。」

 

   楊允程和我跟在她們二個女生的身後走。

 

   那是一間看起來很詭異的地方,裡面甚至連燈光都十分昏暗,看起來不像診所,反而比較像鬼屋,我不知道到底是誰介紹楊允程來這個鬼地方的,不過不管是誰介紹的,我想他應該也是擔心尚未成年的他跟張晴柔,在沒有監護人簽名的情況下,是沒辦法合法拿掉這個孩子的吧!

 

   既然無法合法,那就只好找非法的了……

 

   楊允程因為已經先跟醫生約好了,所以他跟掛號處的人講一聲,馬上就有位胖胖的婦人從裡面走出來,帶著張晴柔走進走廊盡頭的那間房裡,房間的門口掛了一塊舊舊的木板,上面寫著『手術室』。

 

   楊允程又開始焦慮了。

 

   他不斷的在走廊走來走去,周曉霖則靠在牆上,不發一語,偶爾眼神會瞄向楊允程,但她就算不說話,李孟奕也能看出她在生氣,生楊允程的氣。

 

   張晴柔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才終於從那間手術室裡走出來,她的臉色比先前更加蒼白,眼睛腫腫的,看起來搖搖欲墜似的,好像隨時都會昏倒一般。

 

   楊允程迎上去,扶住張晴柔,卻被她掙扎著推開。

 

   「你走開,滾!」張晴柔一激動,眼淚又開始撲簌簌。

 

   周曉霖走向前,扶住張晴柔,眼光充滿殺氣的瞄了楊允程一眼,那一眼彷彿在警告他『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楊允程大概是被張晴柔的舉動,跟周曉霖的目光嚇到,竟就這樣佇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目送她們二個人,從他眼前漸去漸遠。

 

   李孟奕在一旁目睹整個經過,他雖然也覺得發生這樣的事,責任歸咎起來,是楊允程不對的比率比較大,但此時此刻,看見他孤立無援的模樣,李孟奕還是忍不住心疼起他來。

 

   「走吧。」

 

   見周曉霖跟張晴柔已經走出診所大門,李孟奕才走過去碰碰楊允程的肩,提醒他該離開了。

 

   楊允程還是一動也不動,李孟奕等了一下下,又上前去催促他,這才發現,楊允程滿臉的淚。

 

   「我真的是……爛透了……」楊允程哽咽的說著。

 

   那是李孟奕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見楊允程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諾米
  • OAO不會最後楊允程出了事而過世了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