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西洋情人節,碰巧跟許維婷的農曆生日同一天,許維婷那個女生是個怪咖,她說她家的人都幫她過國曆生日,所以朋友如果要幫她慶生,只能選擇她農曆生日那天幫她過,不然會強碰,她可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可以收生日禮物的機會。

 

   因為之前李孟奕就已經跟周曉霖講好要幫她慶生,於是趁著這個機會,順便預約了國中學校附近那間義大利麵店。

 

   在去之前,周曉霖就先跟李孟奕說了當天的消費,要一人一半,她知道李孟奕家境優渥,平常出去吃東西,李孟奕都會習慣先掏腰包埋單,有時周曉霖事後要給他錢,卻總被他回絕,他的說法是:『下次讓妳請。』

 

   但說歸說,十次裡面,他最多只讓周曉霖請個三、四回,周曉霖總覺得自己是佔他便宜了,他卻老說:『不過就是吃點東西,幾十塊而已,我把它當投資,等改天妳發達了,我就天天死賴活賴著妳,讓妳帶我去吃大餐,妳看看這個投資是不是很划算?我都覺得是我賺到了呢。』

 

   每次他這麼說,她就沒輒。

 

   許維婷生日那天,整間餐廳裡人滿為患,幸好李孟奕有事先預約,不然他們可能就要像其他沒預約的人一樣,站在店門外枯等一、二個小時。

 

   「先說好喔,今天是妳生日,所以這一餐,是李孟奕跟我請妳,妳可不要再塞錢給我們喔。」

 

   一被服務生帶位到他們預訂的餐桌前,周曉霖等服務生一走,馬上開口跟許維婷說。

 

   「好啊。」許維婷很豪爽的答應,接著說:「不過我也先說好喔,這頓飯就算是你們送我的生日禮物了,等等誰要是再多拿禮物出來送我,我也不收喔。」

 

   「那這個呢?」李孟奕說著,就從他身上的側背包裡掏出二小盒薄片巧克力,笑著:「今天是情人節,好歹也讓我應景一下吧!許維婷小姐,妳不會這麼狠心,連讓我配合潮流的機會都不肯給我吧?」

 

   那品牌的巧克力是周曉霖喜歡的,許維婷頓時好像明白了某些事。

 

   「喔,那個喔……好啦,看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勉強接受了。」

 

   許維婷很有義氣的笑著,又用促狹的眼神睨著李孟奕,彷彿在跟他說:『我其實知道你在搞什麼鬼喔!』

 

   李孟奕才不理鬼靈精怪的許維婷,他把一盒巧克力推到許維婷面前,另一盒推到周曉霖前面,微笑的臉龐上,十足誠懇:「情人節快樂。」

 

   周曉霖不疑有他的接受了那盒巧克力,接著說:「可是我沒有準備要給你的巧克力欸,而且西洋情人節不是應該是女生送巧克力給男生嗎?怎麼是你反送給我們?」

 

   「幹嘛這麼注重禮節?反正就是一個開心的節日,誰送誰有什麼關係嗎?妳也不用送我啦,我不喜歡吃巧克力這種東西,所以妳送我根本就是在浪費錢啊。」

 

   周曉霖很單純,所以她完全接受李孟奕的說法。

 

   許維婷就沒那麼單純了,她明察秋毫的在幾天之後找機會逮到李孟奕,質問他是不是喜歡周曉霖。

 

   一開始,李孟奕打死不認,不斷強調他跟周曉霖,只是好朋友。

 

   「屁啦!我沒看過感情這麼好的異性朋友!而且……你對她也好得太異常了吧,連巧克力都送她喜歡的品牌!怪了你,明明是我生日,你卻只送她喜歡的牌子的巧克力,而不是送我喜歡的牌子的巧克力,這分明就是有鬼。」

 

   許維婷平常總是一副『天然呆』的蠢樣,功課也是在中間程度,但只要一渉及八卦,她馬上就會化身為柯南,任何蛛絲馬跡都逃不過她的法眼,而且她還會很有耐心的明察暗訪,非查出個水落石出,好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不可。

 

   後來在許維婷的不斷逼問之下,李孟奕終於承認自己對周曉霖的心意。

 

   「原來你真的喜歡她唷?」

 

   許維婷開心起來,一張臉因為激動,而顯得紅通通,眼神流轉間,波光盪漾。

 

   「那你怎麼不跟她說?」許維婷又問。

 

   「我擔心講了之後,會破壞我跟她現在的關係。」

 

   「不講怎麼知道呢?」

 

   「就是會擔心嘛!所以不想改變現狀。」

 

   「不改變就只能維持現狀,你應該不想要這樣吧?」

 

   「但我更害怕失去。」

 

   許維婷認真的看了李孟奕幾秒鐘,臉上的表情不再嘻笑,她用大人般的口吻問他:「你到底喜歡她多久啦?」

 

   「不知道。」李孟奕搖頭,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把周曉霖放在心上的。「好像很久了,大概是在我跟她變成好朋友之前吧。」

 

   「哇!我看不出來你這麼長情。」

 

   許維婷的認真沈穩維持不到一分鐘,馬上就破功,她用力的擊捶了一拳在李孟奕肩上,嘻嘻哈哈的說。

 

   「妳看不出來的東西還多著呢!」李孟奕搞笑的睨了她一眼,半玩笑半認真的說:「除了長情,我還很專情,而且我一定會很疼我女朋友,把她像捧在手心一樣的寵著……所以妳啊,罩子放亮點,以後如果要找男朋友,一定要以我為標準,找一個像我這樣的,外型跟個性都算上等,對女朋友體貼又溫柔……不過妳千萬不要找不到就直接向我告白啊,我可是已經心有所屬了,沒打算變心的。」

 

   「我都快吐了我!」許維婷作出嘔吐的表情,受不了的瞪了李孟奕一眼:「你可以再噁心一點啊!」

 

   「跟妳說話真沒勁,我那麼認真,妳卻說妳聽了會想吐。」

 

   「我這個人向來只說真話。」許維婷說。

 

   「我也是向來不唬爛啊。」李孟奕回她。

 

   許維婷翻了翻白眼,換個話題,神秘兮兮的說:「告訴你一個秘密。」

 

   「說!」

 

   李孟奕並沒有配合她的也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他不怎麼感興趣的樣子,引起許維婷的不滿。

 

   「欸,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啦?我是很認真的要跟你說秘密欸。」

 

   「說啊,我在聽。」

 

   「可是你至少也表現出一副你很想知道這件事的樣子嘛。」

 

   「喔?那我該怎麼做?」李孟奕學許維婷要跟他說秘密時,張大眼睛,把頭湊向她的樣子,問她:「像這樣子嗎?」

 

   「對。」許維婷終於滿意的笑了,接著,她再度裝神秘的說:「我昨天在公園附近有看到你國中那個死黨,叫楊……楊……」

 

   「楊允程喔?」

 

   「喔,對對對,就是他。」

 

   李孟奕不以為意的坐正身子,遇到楊允程算什麼秘密啊?以前國中時不是常常看到?嘖!這個許維婷什麼時染上小女生那種愛搞神秘的惡習啦?

 

   許維婷也不理李孟奕的反應,繼續接下去說:

 

   「我看到他女朋友在哭欸。」

 

   咦?不是說要分手了?怎麼還糾纏在一起?這個楊允程再怎麼說是算是個重情重義的男生,二個人都交往一年了,分開多少也會捨不得吧!

 

   「吵架吧!」李孟奕淡淡的說:「男女朋友吵架,女生不是都會哭嗎?」

 

   「我看沒那麼簡單。」許維婷用食指摳摳下巴,一副她是偵探,正在推理一件命案的搞笑模樣。「他女朋友還說,如果不想辦法解決,要跟他分手!」

 

   李孟奕聽完還是沒什麼情緒反應,他說:

 

   「應該是吵架啦!情侶吵架,女生不是都會賭氣說要分手嗎?電視都是這樣演的啊。」

 

   許維婷有點被說服,她嘟起嘴,喃著:「是這樣子嗎?」然後又搖搖頭,看著李孟奕說:「可是我怎麼覺得事情好像不是那麼簡單啊?你那個朋友也一副天好像要蹋下來的表情,如果只是很單純的吵架,他那樣的反應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我是覺得喔,」李孟奕習慣性的伸手去推推許維婷的頭,笑著:「妳的反應才是真的誇張了!人家分不分手關妳什麼事?難道妳對楊允程有興趣,打算趁他跟她女朋友分手後,來個趁虛而入?」

 

   「趁你的大頭啦!」許維婷白了李孟奕一眼,「你這個梗一點都不好笑,零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