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到學校,第二節下課時,李孟奕在男廁門口遇到也來上廁所的徐瑞昇。

 

   李孟奕很幼稚的用在水龍頭下沾濕的手指,彈水珠在徐瑞昇的臉上。

 

   男生都喜歡玩這種無聊的遊戲,有時還會捧水互潑,淋得一頭濕漉漉的,也可以無所謂的笑著。

 

   徐瑞昇也彈水珠反擊李孟奕,然後二個大男生,就在陽光燦燦的學校走廊上,心無城府的互看笑著。

 

   走回教室的路上,徐瑞昇問李孟奕:「欸,我問你喔,周曉霖有沒有喜歡的人?」

 

   李孟奕頓時心中警鈴又再度大響,但他的表面仍然是那副平靜的模樣。

 

   「我不知道欸,怎麼了?」

 

   「那你知不知道她有沒有男朋友?」

 

   「應該……沒有吧!我沒聽她說過。」

 

   不要再問我周曉霖的事了啦!我一點都不想跟你們說,你們全部全部全部都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了啦!李孟奕在心裡無聲的抗議。

 

   「那她有沒有跟你說過她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

 

   李孟奕搖頭,心情怪異到一個極點。

 

   「我突然覺得,她是一個不錯的女生欸。」徐瑞昇微笑著。「我想追她。」

 

   李孟奕安靜了,他沈默的低頭,看著自己不斷交替前進的左右腳鞋尖,心情變得好爛!

 

   楊允程跟徐瑞昇都怎麼了?怎麼忽然就這樣喜歡起周曉霖來啦?偏偏他又不能阻止他們,可是,他也不想祝福他們二個人,甚至,他還很邪惡的希望周曉霖可以拿出她國中時對付那些追她的男生們的魄力,斷然拒絕。

 

   但是上高中後的周曉霖,個性不再像國中時那麼尖銳、難以接近,幾天後,李孟奕看到她跟徐瑞昇下課時站在走廊上有說有笑,那時徐瑞昇不曉得說了什麼話,周曉霖看著他,笑得眼都瞇起來了。

 

   陽光灑在他們二個人身上,那畫面,宛如他們二個人站在一片金黃色的光芒裡,有股祥和安好的氛圍,看上去,很美好。

 

   李孟奕的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感受,酸酸的,有點生氣。

 

   他本來是要找徐瑞昇約放學後打二場鬥牛再回家,但看到那刺眼畫面,頓時決定他什麼都不要說了,心情壞到極點的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又順手從抽屜裡抽出數學課本,埋頭計算起書上的習題來。

 

   沒多久,周曉霖走進來了,她的座位在李孟奕前頭,她一坐下,就轉頭過來看了李孟奕一會兒。

 

   「這麼認真?」她問,語氣輕揚愉快。

 

   「嗯。」李孟奕頭抬也不抬,聲音悶悶的。

 

   「你算的這些地方,我們還沒教過欸。」

 

   「嗯。」

 

   「這些你都會?」

 

   「嗯。」

 

   「好強喔!不過這裡……你好像算錯了!」

 

   周曉霖指著李孟奕計算紙上的某個算試,說著。

 

   李孟奕突然氣惱的闔上數學課本,近乎粗魯的把數學課本跟計算紙疊放在一起,用力的塞進抽屜裡,因為動作太大了,所以當書本撞到抽屜前方的隔板,還發出一聲聲響不小的碰撞聲。

 

   不過幸好還是下課時間,四周圍鬧哄哄的,沒什麼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異樣。

   倒是周曉霖被李孟奕的舉動嚇到,她第一次看到李孟奕這麼生氣,她不知道他是怎麼了。

 

   周曉霖看著他,有片刻怔忡,隨後,她憂心的開口:「……你怎麼了?」

 

   「沒事。」李孟奕的聲調還是有點繃,他躲開周曉霖注視的目光,不去看她的眼睛。

 

   這時,徐瑞昇剛好走過來,他拍拍李孟奕的肩,就像平常那樣,然而這一刻,李孟奕卻對他一如往常的動作,感到莫名的嫌棄。

 

   「喂,放學後,要不要來二場鬥牛?我約了張峰碩,他叫我來問你要不要一起。」

 

   「我今天有事。」

 

   李孟奕低著頭說,說完,就在徐瑞昇跟周曉霖不解的眼光中,起身,走出教室。

 

   李孟奕一離開,徐瑞昇就轉頭看著周曉霖,問她:「李孟奕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周曉霖也很想知道他是怎麼了!「剛才明明還好好的啊。」

 

   上一堂課是歷史課,歷史老師向來照本宣科,所以上他的課總是很無聊,沒什麼激情。李孟奕在那堂課裡,跟她傳了好幾次紙條,討論著最近他們國中學校附近開的那間義大利麵店的裝橫跟評價,那時,他明明都還好好的啊,還跟她約了要找個假日一起去吃義大利麵,又討論要不要約許維婷一起,下個月是許維婷的生日,他們可以順便在那裡幫她慶生。

 

   那個時候,他明明都還跟她有說有笑,很正常哇!怎麼才下課,她出去裝杯水,回來在教室門口跟徐瑞昇聊了幾句,李孟奕就整個人大暴走了?

 

   周曉霖不懂,卻很擔心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