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有女朋友了?」

 

   「唉,說到她啊……」楊允程突然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跟她大概是快完了!」

 

   「為什麼?」當初不是恩愛得像不閃瞎每個人的眼睛就誓不罷休嗎?

 

   「也不知道是她變了,還是我變了,總之,她現在對我的行蹤老是疑神疑鬼的,我跟她雖然不同班,但好歹也同校,每天黏在一起的時間根本就多到我都要被其他人恥笑我是『女友奴』了,她卻還不滿意,不只每節下課時間都要我陪她,就連放學回家後,我外出去買個東西,沒接到她電話,她也要跟我吵,說我這樣一定有鬼,不然怎麼出去都不跟她報備!報備你母親的勒,我不過就是走到我家外面街口去買杯飲料,這樣也要報備?那要不要我每天上大號的長度跟顏色都跟她形容一下?嘖!女人怎麼這麼麻煩?」

 

   李孟奕沒交過女朋友,他不知道女生這樣的反應到底是對還是不對,他沒辦法下結論,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楊允程。

 

   楊允程話匣子一打開,完全停不下來。

 

   「前幾天也是,我們班的人約我放學後要去打籃球,籃球耶,你想我怎麼可能拒絕?籃球根本就是我的命啊,你知道的!所以放學的時候,我就趕緊去我女朋友他們教室門口,跟她說我要打籃球,叫她先坐車回家不用等我了,結果,你他母親的,她竟然當場就給我哭了欸,說什麼我不在乎她啦、不關心她啦、老是把朋友擺在她前面啦……後來竟然要威脅我說要我籃球跟她選一個,靠!這是要怎麼選啦?一邊是人,一邊是球,人跟球算同類嗎?一個會呼吸的,跟一個不會呼吸的,是要叫我怎麼選?」

 

   李孟奕在電話這頭聽著,偷偷無聲的裂著嘴笑,他不敢讓楊允程聽見他的笑聲,免得換他被飆。

 

   楊允程又嘆了口氣,無奈的語氣,說著:

 

   「所以你說,我跟她是不是快完了?以前還沒交往的時候,她明明就很可愛,我跟她說什麼,她都會笑,問她什麼,她都會先看我的意見,不哭也不鬧,跟現在完全不一樣……我也是,以前她心情不好的時候,我都能夠很有耐心的安撫她、逗她笑,可是現在只要她一哭,或是生氣臭臉,我的情緒就會跟著暴走,她都還在前製狀態,我就已經想直接轉身走人了。」

 

   李孟奕躊躇片刻,想著是不是該說些什麼話勸他想開一點或順著他女朋友一點,但他還沒出口,楊允程又接下去了:

 

   「女人啊,真的很麻煩!像麻糬一樣,剛吃下去的時候很香、很甜,咬一咬之後,發現它超黏牙,清理時很麻煩,但看它放在那裡不去吃它,又會想……」

 

   李孟奕聽完,笑了,邊笑邊說:「你很會形容嘛!」

 

   「我這是切身之痛。」

 

   「反正你就讓著她一點,不就好了?」

 

   「我還不夠讓她嗎?」楊允程低落的情緒這下子又完全高昂起來,他激動的著:

 

   「她半夜打電話給我,跟我說她讀書讀到肚子餓,我他母親的就要跑去街上幫她張羅宵夜送過去;她說她那個來不舒服,我就一下子肩膀、一下子後頸的幫她按摩;她說她跟同學發生不愉快,心情不好,我就得準備一堆笑話講給她聽,講得讓她不滿意了,還要被打槍,換個新的重新再講……反正我們男生就是可憐啦,人家女生一談戀愛後,馬上就從麻雀變鳳凰,但我們男生一談戀愛後,卻立刻從王子變僕人,什麼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包羅萬象的工作,就像接力賽一樣的等著我們去完成,不聽話還不行,有夠悲慘的。」

 

   「那你還想再交女朋友!」

 

   李孟奕想到他剛才說想追周曉霖,心裡不知怎麼的,就是不爽快。

 

   「你知道鞋子理論嗎?」

 

   「那又是什麼?」

 

   「就是說,一雙漂亮的鞋,看起來又高貴又美麗,但它穿在你腳上,可能不合腳,會讓你有不舒服的感覺,這時你如果聰明一點,就應該要換鞋,而不是一直委屈自己,所以,我的確是應該要換鞋了。」

 

   「你哪來這麼多奇奇怪怪的理論啊?」

 

   「這哪會奇怪?我覺得這個理論講得很好啊。」

 

   「可是說不定周曉霖還是不適合你啊。」

 

   「沒試過怎麼會知道?」楊允程認真的回答,又說:「不過說真的,她現在這樣很正欸,跟國中時完全不一樣,以前雖然也算漂亮,不過老是一臉屌樣,不知道在臭屁什麼,驕傲得跟個什麼似的,現在不會了,變得親民又愛笑,一整個就是我的菜。」

 

   「什麼都嘛是你的菜!你的胃口真是廣大,只要長得好看一點的,全都可以是你的菜。」

 

   「嘿,你知道就好……談戀愛就是不能墨守成規,多認識多交往,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對吧?」楊允程又恢復他那個不正經的本性,嘻嘻哈哈的笑聲從電話另一頭傳來:「快點快點,快把周曉霖家的電話給我吧。」

 

   李孟奕心裡煩極了,這個傢伙根本就不是認真的啊!什麼叫『多認識多交往』,他簡直就是把周曉霖當試驗品嘛!

 

   不是認真到心痛的喜歡,就不能算是愛!

 

   「我不知道她的電話。」

 

   李孟奕斷然拒絕楊允程的要求,他向來對楊允程的請求是來者不拒的,唯獨關於周曉霖的,他不想答應他,周曉霖是他心裡,唯一想要保護的人。

 

   「怎麼可能?你們不是朋友嗎?剛剛你們還走在一起耶!」楊允程鬼叫起來。

 

   「既然每天都會見面的人,那幹嘛要通電話?而且我們有什麼事,都會在學校裡說,回家更沒有通電話的必要啦。」李孟奕義正詞嚴的說。

 

   其實,他老早就把周曉霖家的電話號碼背得滾瓜爛熟,牢牢的記在腦袋裡,雖然,他一次也沒打過……

 

   楊允程最後沒輒的又胡亂跟他哈啦幾句,就掛了電話。

 

   那一夜,李孟奕坐在書桌前,面對著攤開在他面前的國文解釋詞語,卻什麼也沒背進腦袋裡,他整個腦子裡想的,全都是周曉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