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奕匆匆的跑走,完成老師交待的工作後,又急急的衝回來,他蹲在周曉霖身旁,還是不放心的問:「妳好點了嗎?」

 

   「沒有,還很暈。」周曉霖老實回答,臉色蒼白得可怕,李孟奕很擔心她會不會突然暈過去。

 

   「要去保健室嗎?」

 

   這回周曉霖沒回答了,李孟奕想,她沒反對,那應該就是贊成,於是他自作主張的又攙扶起她,問道:「還可以走嗎?」

 

   「……可以。」

 

   然後他們二個人一歩歩拾級而下。

 

   在走完最後一個階梯時,他們碰巧遇到正要走回教室去的許維婷,李孟奕叫住她。

 

   「你們要去哪?」許維婷走過來,看看李孟奕攙扶著周曉霖的手,又抬眼看看他們二個人,問道。

 

   「周曉霖不舒服,我正要扶她去保健室,妳也過來扶一下吧。」李孟奕說。

 

   許維婷馬上走到周曉霖右邊去,扶住她,「妳貧血又發作了?」

 

   聽見許維婷這麼問,李孟奕瞬間睜大眼,看著許維婷。

 

   貧血又發作?周曉霖有貧血?許維婷原來知道周曉霖有貧血症狀啊!

 

   「嗯。」周曉霖哼了一聲。

 

   「要不要緊啊?我看妳臉色很不好。」

 

   「這次比較暈,所以可能要先去保健室躺一下……」

 

   許維婷沒再說話,安靜的和李孟奕扶著周曉霖到保健室。

 

   後來,周曉霖在保健室躺了整整一堂課,才又回到教室裡來上課。

 

   而在李孟奕事後不斷的逼供下,許維婷才透露周曉霖的貧血不是一般的貧血。

 

   「是地中海型貧血。」許維婷說。

 

   「貧血還有分地中海跟太平洋的嗎?」李孟奕孤陋寡聞的問,那是他生平第一次聽到有『地中海型貧血』這樣的病症。

 

   許維婷受不了的直翻白眼,最後還警告他,不准把她告訴他的這件事洩露出去,更不可以讓周曉霖知道,不然她就死定了,他也會跟著死定了。

 

 

 

   國中畢業後,李孟奕跟周曉霖考上同一間高中,還很湊巧的被編到同一班。

 

   許維婷雖然也跟他們同校,不過是在隔壁班。

 

   「許維婷小姐,誰准許妳私自跑進我們教室,還坐在我位置上的?」

 

   李孟奕從教室外走進來,站在許維婷前面,彎起食指敲敲她的額頭,然後不客氣的說:「滾開。」

 

   而坐在李孟奕座位前面,本來還跟許維婷有說有笑的周曉霖,這下卻燦笑著一張臉,安靜的看著他們二個人。

 

   上高中後,因為同班,在舉目無親的情況下,周曉霖只好跟李孟奕「相依為命」,時間一久,逐漸熟稔起來,變成談得來的好朋友。

 

   大概是因為熟了,所以在面對李孟奕時,周曉霖臉上的線條變得柔和許多,笑容也變多了。

 

   「欸欸欸,對我要憐香惜玉啊,你會不會?」許維婷摀著額頭瞪他,沒好氣的吭聲:「粗魯男!」

 

   「真可惜了,在我那淺薄的認知裡,妳既不是香也不是玉,所以不用憐也不用惜。」李孟奕聳聳肩,直白的回她:「粗魯對妳來說,也只是剛剛好而已啦。」

 

   李孟奕說完,又催促許維婷的屁股趕快離開他的椅子,不要把他的椅子坐熱了,他不喜歡坐有別人體溫的椅子。

 

   「人家好歹也是女生耶,你就不能溫柔一點?老是這樣彈人家額頭、拉人家衣領、打人家後腦勺……動手動腳的,很討厭耶,人家還想交男朋友,好歹也留點名聲給別人探聽嘛。」

 

   「探聽什麼?妳打籃球時,那副殺氣騰騰、擋我者死的模樣,哪個男生看到不會被嚇退的?」李孟奕見她死賴在他的椅子上不起來,乾脆自己動手把她從椅子上拎起來,拉到一旁去,再一屁股坐下,才坐下馬上就又跳起來:「哇靠,許維婷,妳屁股是裝了加溫器喔?把我的椅子坐熱成這樣!」

 

   「小孩屁股三把火,你沒聽過?」許維婷不以為意的笑嘻嘻,然後晃晃手上的國文課本,對周曉霖說:「下節課再還妳,謝啦。」接著轉頭又瞪了李孟奕一眼,目光有殺氣,語氣有殺意:「好啦好啦,我滾我滾,哼!山水有相逢,冤家總路窄,你給我記住!」

 

   李孟奕被許維婷的話逗笑,但要忍住不能在她面前破功,只好趕快擺擺手,說:「快滾快滾,請。」

 

   「哼!」一甩頭,許維婷大踏歩走出李孟奕他們教室。

 

   「她又沒帶課本?」一轉頭,李孟奕朝周曉霖問。

 

   許維婷生性迷糊,成天只想像個男生似的在籃球場上奔馳,常常三天二頭就忘了帶某科的課本來學校,老是跑來他們班找周曉霖救援,周曉霖也不唸她,只要許維婷來求救,她就一定幫她,倒是李孟奕看不下去,老扮黑臉的唸她,不過她還是成天嘻嘻哈哈沒個正經樣,李孟奕唸她,她也不以為忤,她說她遺忘的功夫比記住的功夫強,所以他說的話,她當是一個屁!

 

   李孟奕總是拿她沒輒。

 

   周曉霖點頭,回答他:「說是昨天在家背課文,背完就累暈在床上,把課本丟在床頭,早上又太匆忙,就忘了把課本收進書包裡了。」

 

   「迷糊蟲一隻。」李孟奕搖頭,「妳相不相信,以後她生小孩,一定也會不小心把小孩丟在某個地方,忘了帶走。」

 

   「哪有那麼誇張啊!」周曉霖失笑,低頭寫了下東西,又抬頭起來,看著李孟奕,說:「欸,今天放學你不用等我了,我要留下來做壁報。」

 

   上高中後,李孟奕跟周曉霖開始坐校車上放學,因為在同一個乘車點上車,所以二個人就很習慣性的總一起上學、放學。

 

   「那妳怎麼回去?」

 

   「坐公車吧。」

 

   「不然我留下來陪妳做壁報。」

 

   「不用啦,我也不知道要做多晚。」

 

   「反正我也沒事,二個人一起做,總比妳一個人忙,有效率多了吧?」

 

   「可是……」

 

   「沒關係啦,我打電話跟我媽說一聲就好了,那就這樣囉。」

 

   周曉霖還想說什麼,但科任老師已經走進教室裡來了,她只好轉身乖乖坐好。

 

   可是臉上,卻不知道為什麼,有一抹怎麼樣也壓抑不下去的笑意,悄悄的爬上唇邊……心裡也是,有好快樂的感覺。

 

   那種被珍惜、被在乎的感覺,有種小小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