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Sunry 說: 1、sunry不會在除了自己blog以外的地方與你們聊天,若有在其他地方遇到自稱是sunry的人,請勿信以為真。 2、sunry行事簡單低調,對於隱私一向極為注重,絕不可能主動向任何人透露身旁朋友或家人的身份及職業。 3、謝絕一切代為審稿的要求,畢竟sunry不是編輯,無法替各位決定是否能出版各位的作品。 請大家抱著愉快的心情來看故事,無論感動與否,總之,開心就好。

 

   生離死別,往往是人生中很重要的關卡,有些人,或許可以跨越心裡的障礙,安然走過來;然而有些人,卻像掉進永無止盡的迴圈裡,旋轉著、掙扎著,卻找不到解脫的出口,只好日覆一日的備受折磨著。

 

   知道周曉霖有這麼一段過去之後,李孟奕突然能夠明白她的冷漠與淡然,還有什麼事能比至親的離開,更打擊她的呢?難怪她總是在許多事情上,露出一副「事不關己」的冷酷模樣,其實不是不在意,而是不想去在意了。

 

   李孟奕想,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他自己身上,或許他的反應會比她更強烈些吧!更或許他會像完全放棄未來般的走進人生的岔路裡,成天憤世嫉俗的逞兇鬥狠,變成人人口中的小流氓。

 

   畢竟在李孟奕身旁的,都是些每天只想講義氣、不想讀書、動不動就嚷著:「阿不然來『定孤支』(意思是:單挑)。」之類的朋友,怎麼看都像是讓人擔憂的不良分子。

 

   後來,李孟奕又在刻意的打聽之下,知道了周曉霖的爸爸的工作。

 

   原來周曉霖的父親,是一間小型電子公司的線上作業員,每個月只領三萬元上下的工資,扣除掉租房的費用,還有家裡一些必要開支後,也所剩無幾了,難怪周曉霖會為了那微薄的獎學金,這麼努力的唸書!

 

   李孟奕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姿態去面對周曉霖,她那麼驕傲,一定不想要別人同情的眼光,可是有時看見她單薄的背影時,李孟奕卻總有一股想衝上前去關心她的衝動。

 

   不過……畢竟是要克制的,他也怕自己過份的主動,會嚇壞她。

 

   只好就這麼不遠不近的默默關心著,像透明人一樣,安靜的、不動聲色的,偷偷的守護她。

 

   發現周曉霖有地中海型貧血的那一天,已經是進入初春的時節,那天,天空下著毛毛雨。

 

   一下課,英文老師就把李孟奕跟周曉霖叫過去。

 

   「你們二個人幫老師把這些試卷跟作業本拿去三班跟五班,請他們班的班長先把這些發下去給同學,我下午上課時會跟他們檢討。」

 

   英文老師說完,指指講桌旁那疊試卷跟英文作業本。

 

   李孟奕先把看起來份量較輕的試卷拿起來,遞到周曉霖手上,再把較重的作業本抱在懷裡。

 

   「欸,你拿這樣太多了啦,一些給我拿。」

 

   走出教室後,周曉霖盯著李孟奕懷裡的那堆作業本,小聲的說。

 

   這是周曉霖第一次主動跟李孟奕講話,因為是頭一回,所以李孟奕有點楞住,隨即一顆心怦咚怦咚地帶著喜悅的聲音,奮力的跳動著。

 

   「沒關係,不是很重。」李孟奕舒眉展顏的笑容,有一股說不出來的魅力。

 

   「真的嗎?」周曉霖又看了他一眼,追問著:「你確定?」

 

   「我平常也是有在練的,好嗎?」李孟奕搞笑的用一隻手抱著那些作業本,另一隻手像健美先生一樣的舉著,努力的想擠出臂膀的肌肉,可惜並沒有如預期般的效果,被長袖衣服蓋住的臂膀處,一片平坦。

 

   周曉霖瞄了瞄李孟奕的手臂後,笑了一下,難得幽默的說:「你可能還要再回去練一下。」

 

   「嗯嗯。」李孟奕也看了自己的臂膀一眼,眼睛彎彎的:「等它長大,就不是這樣了。」

 

   周曉霖聽完,臉上掛著淺淺笑容,雖然淡淡的,但李孟奕卻覺得這樣的她,好漂亮。

 

   他們先把試卷跟作業本送到位於二樓的三班,再走三班教室旁的樓梯往三樓上去。

 

   但才走到樓梯中間的轉角平台處時,本來走在李孟奕右側的周曉霖,卻不知道為什麼停住腳歩。

 

   李孟奕本來沒察覺,又往前走了二歩後,才發現周曉霖沒跟上來,他轉頭才看見周曉霖二隻手用力的把五班的英文試卷抱在胸前,慢慢的蹲了下去。

 

   李孟奕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怔楞了一下,隨即一個跨歩,跟著蹲在周曉霖身旁。

 

   「欸,周曉霖,妳怎麼了?」

 

   李孟奕一緊張,什麼也不想的伸出手就拉住周曉霖的手臂,想拉她站起來。

 

   「……李孟奕,你先不要碰我……」周曉霖的聲音變得很虛弱,她閉著眼,眉頭緊緊皺在一起:「我頭很暈……」

 

   李孟奕放開手,不知所措的繼續蹲在她身邊,心裡很著急,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妳那個……那個來嗎?」實在是很尷尬的問題,可是李孟奕聽說,女生在生理期時,總特別容易頭暈。

 

   周曉霖沒有馬上回答他,閉著眼露出痛苦表情的她,微微的喘著氣,良久,她才睜開眼,用微乎其微的音量說著:「這些考卷,可能要麻煩你拿去五班了。」

 

   「那妳怎麼辦?」他擔心的問,沒辦法把她丟在一旁。

 

   周曉霖努力的扯開嘴角想微笑,但大概是因為太不舒服了,那笑容不到二秒鐘就馬上消失,「我在這裡等你好了。」

 

   李孟奕扶著周曉霖坐到一旁的階梯上,因為是下課時間,所以來來去去總有學生上樓下樓,他們也不管別人異樣眼光,就這麼攙扶著,然後李孟奕拿過周曉霖手上的試卷,說了句:「等我。」就三歩併作兩歩的跑上樓去。

 

   周曉霖坐在樓梯台階上,頭暈得厲害,耳裡卻迴盪著李孟奕略為低沈的聲音發出的「等我」這二個字,那年紀的男孩子正經歷變聲期,聲音總難聽得像鴨子叫,不過周曉霖卻覺得李孟奕的聲音,特別好聽。

 

   「等我」那二個字,也特別甜蜜,像一種承諾。

 

   一直到周曉霖長大後,午夜夢迴裡,還是會常常夢見國三那年的那個初春場景,李孟奕和她在樓梯間,他在她耳邊輕聲的說:「等我。」

 

   有幾次夢見後,周曉霖醒過來時,眼眶忍不住就發燙起來,眼淚像等待已久終於逮到機會般的一直掉,止都止不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吐司
  • 是擦肩而過啦:))
    這篇變擦“身”而過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