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三的日子,像一杯平凡的白開水,沒有什麼起起落落的高跌起伏,日子就在一堆大考小考中,匆匆走過。

 

   李孟奕跟周曉霖的交情,卻沒有因為那天保健室的對話,而有進一歩的發展。

 

   周曉霖的好朋友依然只有許維婷一個人,她也依然跟班上其他的同學維持淡而疏離的情誼。

 

   李孟奕依然跟楊允程他們那些人混在一起,也依然會跟許維婷和班上同學一起打籃球。

 

   而周曉霖卻沒再跟李孟奕說過話了,除了那少之又少的幫老師傳一、二句話之外。

 

   李孟奕為此沮喪過,他總以為經過保健室事件,他在周曉霖的世界裡,應該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的定位,畢竟他們那天聊了那麼多,而她還曾經對他真摯的微笑過。

 

   不過……一樣的!他在她的心裡,或許跟其他人,都是一樣的。

 

   他沒跟任何人說過他心裡的感受,包括楊允程。

 

   他不想承認這種不舒服感覺,其實是一種在乎,他也不知道她是用什麼方式,偷偷滲進他的腦海裡,他甚至常常想起她。

 

   在那個喜歡鬧彆扭的年紀裡,李孟奕覺得「告白」是件很愚蠢的事,更何況還有楊允程跟之前那個二年八班的男生的前車之鑑。

 

   無論如何,他都不允許自己在周曉霖面前做出丟臉的事,尤其是「告白」這種超級無敵大丟臉的事!

 

   其實,十六歲的喜歡,既純粹又單純,不會有太過份的奢求,只要每天都能見上喜歡的人一面,只要能偶爾看見對方的笑容、聽見他的聲音,一顆心,就能迅速飽滿幸福。

 

   更何況,他連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歡她,都還搞不清楚呢!

 

   書上說,有時候的喜歡,只是單純的欣賞,並不是愛。

 

   他喜歡每天上學時都能看見周曉霖的那種感覺,也喜歡看她跟許維婷聊天時,偶爾斂眉低頭微笑的嫻雅模樣,還喜歡看她笨拙的轉筆時,筆不聽話的飛出去,她偷偷吐舌頭的頑皮表情……

 

   李孟奕喜歡一點一滴的慢慢發現關於周曉霖的不一樣,那是跟他記憶裡不同的周曉霖。

 

 他喜歡改變中的周曉霖,彷彿一座正在溶化的冰山,不再那麼令人難以靠近。

 

 

 

   國三下學期,才剛開學沒多久,楊允程就交了一個女朋友了。

 

   當他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們那幫兄弟們時,所有人都驚呼叫嚷起來,楊允程可是他們那掛人裡,第一個交女朋友的啊。

 

   「哇噻!你變心的速度真夠快的,之前不是還說非讓周曉霖為你牽腸掛肚不可嗎?怎麼一轉眼,馬上就交了個女朋友啦?」有人吐嘈他。

 

   「我怎麼可以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呢?」楊允程拿出他藏在書包裡的照片,遞給大家看,語氣裡透出某種程度的驕傲:「她的照片,你們看看漂不漂亮!」

 

   一夥人全湊過去,大家爭先恐後的搶看照片。

 

   「喂喂喂,小心點啊!不要把我的照片撕壞了啊!」

 

   看這群人個個全像餓狼一般的撲向那張照片,楊允程急著大叫。

 

   「唷!不錯欸,嘿!楊允程,真看不出來你眼光還不錯。」吳銘宏捶捶楊允程的肩,說的那番話讓楊允程笑得嘴都要咧到耳邊去,「可惜那女的眼光太爛,唉!」

 

   「去你母親的!」楊允程邊笑邊罵,又忍不住反駁:「她是慧眼識英雄,好不好?」

 

   「她近視很深吧?」羅志揚問。

 

   「沒有啊。」楊允程被問得一頭霧水,搶過照片仔細看了一下,問著:「看照片你就知道她有近視啊?這麼神!」

 

   「不然她怎麼會分不清青蛙跟王子啊?」

 

   「靠!你欠扁嗎?」

 

   一群人就這樣鬧哄哄的說著、笑著,然後大家問楊允程是在哪裡搭訕到人家的。

 

   「補習班。」楊允程說。

 

   「哇靠,楊允程,你什麼時候開始去上補習班的,我們怎麼都不知道?」

 

   「三年級了嘛,我爸逼我去的,他說好壞就一年,拚拚看。」

 

   「結果功課沒起色,倒是拚到了個女朋友?」

 

   楊允程「嘿嘿嘿」的笑了起來,「沒辦法,她長得就是完全合我的胃口啊!看起來乖乖的,講話的聲音又超級無敵好聽,像在跟人撒嬌一樣,我就找機會去問她講義上的問題,先混熟才好下手嘛。」

 

   「你好邪惡!」吳銘宏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她真可憐。」

 

   「她是哪個學校的?」

 

   楊允程乖乖的交待她女朋友的學校名字。

 

   一群人講著講著,又興奮的吵鬧起來,直嚷著找個假日,大夥兒出去吃個什麼東西,順便認識認識他女朋友一下,還有……她女朋友的女同學們!

 

   「到底是誰邪惡啊?」楊允程受不了的瞟了他們一眼,「明明就你們比較不單純,說穿了也不是想認識我女朋友嘛,根本就是想打她同學們的主意。」

 

   「你知道就好。」羅志揚也不假惺惺:「記得叫她找幾個漂亮一點的啊!千萬不要帶恐龍妹來,我們怕被踩死……」

 

   楊允程在被半強迫的情況下,無奈的答應那群損友們的要求。

 

   李孟奕看著滿面春風的楊允程,有點羨慕起來。

 

   他以前常笑楊允程的血液裡,有一種不驚不懼的「孤勇」,總是不顧一切的往前衝,也不怕撞得頭破血流……對於朋友,他是這樣;對於愛情,他也是這樣。

 

   楊允程總說:「沒往前衝,你怎麼會知道結果會是怎樣?總是要試過了,才會知道你自己的能耐在哪裡,對吧?」

 

   以前,李孟奕只要聽他發表這樣的高見時,就會不屑的回答他:

   「有勇無謀,講的就是像你這樣的人啦!」

 

   可是,現在他卻很羨慕楊允程的「有勇無謀」。

 

   有些事,顧慮得太多,只會裹足不前。

 

   「欸,周曉霖現在怎樣?還是跟以前那樣冷冰冰的嗎?」

 

   趁著一群人還在邊看照片,邊瞎起鬨的時候,楊允程走到李孟奕身邊來,笑笑的低聲問他。

 

   上次運動會女子接力賽時,他正好站在一旁走道邊看周曉霖預賽時的表現,當然也看到李孟奕衝進跑道裡,拉走周曉霖的情景,這件事在事後,他還被楊允程拿出來取笑了好幾次……

 

   李孟奕本來以為楊允程會介意的,畢竟他曾經那麼喜歡過周曉霖,不過楊允程卻告訴他,他早就沒那麼喜歡周曉霖了,因為有一個更棒的女生,出現了。

 

   想來,當時他嘴裡那個「更棒的女生」,講的大概就是他現在的這位女朋友吧。

 

   「你覺得本性易移嗎?」李孟奕反問他。

 

   「當然很難。」楊允程搖頭:「不過據我所知,周曉霖以前不是這麼不好親近的。」

 

   李孟奕好奇的睜大眼看他。

 

   「我女朋友說,她國小時跟周曉霖同班過,周曉霖國小的時候,是個活潑的女生,跟我們認識的那個她,並不一樣。」

 

   李孟奕的眼睛睜得更大了。

 

   「聽說她會變成這樣,跟她媽媽死了有關係。」

 

   「她媽媽……死了?」

 

   楊允程點頭,聲音更低了:「是她小六畢業要升國一那年暑假發生的事,聽說是車禍,被大卡車轉彎時撞到,當場死亡。那時,她媽媽正要去她外婆家接她,本來都是她爸在接送她的,但周曉霖那天早上不知道為什麼,跟她媽媽說,希望她媽媽下班時先過去外婆家接她……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周曉霖很自責,覺得她媽媽是被她害死的,個性也就變得這麼……怪怪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