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Sunry 說: 1、sunry不會在除了自己blog以外的地方與你們聊天,若有在其他地方遇到自稱是sunry的人,請勿信以為真。 2、sunry行事簡單低調,對於隱私一向極為注重,絕不可能主動向任何人透露身旁朋友或家人的身份及職業。 3、謝絕一切代為審稿的要求,畢竟sunry不是編輯,無法替各位決定是否能出版各位的作品。 請大家抱著愉快的心情來看故事,無論感動與否,總之,開心就好。

 

   護士阿姨拿了半顆止痛藥給周曉霖,叮囑她吃過後先躺在保健室休息一下,等下腹不再那麼痛了再回去。

 

   周曉霖聽話的吃了藥,躺在保健室床上,她偷偷的看著李孟奕的背影,有些發楞……她不明白,為什麼李孟奕會突然關心起她來,她總以為李孟奕是討厭她的。

 

   她知道李孟奕跟楊允程是好朋友,她以前看過好幾次他們二個人走在校園裡打打鬧鬧,笑得很開心的模樣;她也知道楊允程喜歡過她,她還撕了他寫給她的情書,她想,這件事,李孟奕應該也知道,更何況,她還聽過李孟奕罵她『妖女周曉霖』,也聽過李孟奕他們那掛狐群狗黨批評過她的那些難聽的話。

 

   她已經習慣被排擠、被孤立、被討厭……所以,當他突然關心起她來,反而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妳……好點了嗎?」

 

   片刻的寧靜後,李孟奕走到床前,輕聲的問著。

 

   護士阿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保健室,所以此時此刻此地,只剩他們二個人尷尬的對望。

 

   周曉霖看著他,聲音也低低的,「就跟你說我沒事,你還硬拉我來。」

 

   「誰叫妳一副快昏倒的樣子!」李孟奕有點抱怨的說:「早知道妳是生理期,我就不會拉妳來了……妳們女生真麻煩,流個血就算了,幹嘛還要搞個肚子痛?」

 

   「你以為我喜歡?」周曉霖難得淘氣的嘟起嘴:「要不下輩子讓你當女生,你就能感受感受我們面對生理期時的無力感了。」

 

   「才不要!我幹嘛要當女生?才不想要那麼麻煩呢!光衛生棉就夠累人的了,還分什麼日用、夜用、加長、有翅膀跟沒翅膀的……想到就頭痛!」

 

   李孟奕一說完,周曉霖就忍不住笑起來。

 

   看見她笑,李孟奕倒怔楞住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這麼陽光啊!

 

   她的笑容真迷人,應該要多笑的。

 

   那一刻,李孟奕覺得自己的心裡,好像被什麼東西騷動了一樣,有種連他自己都形容不出來的奇異感受,悄然萌生,有點甜蜜,又有點期待。

 

   這個周曉霖,原來也蠻可愛的嘛!

 

   他突然覺得,如果時間就此停住,不再繼續往前走,全世界就只剩下他跟周曉霖這麼單獨的相處著,好像也……挺好的嘛。

 

   「沒那麼難,用久了,你就自然知道第幾天要用哪一種了。」周曉霖難得幽默的回答他。

 

   李孟奕忍不住也微笑起來,這是他們第一次不那麼針鋒相對,難得平和的相處著,李孟奕覺得很新奇,也覺得,周曉霖好像也不是那麼難相處啊。

 

   周曉霖看著李孟奕臉上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有種幸福的感受……

 

   她真的是壓抑得太久了!

 

   自從媽媽離開後,她就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緒,努力的裝作若無其事、努力的讀書來考取好成績、努力的讓爸爸誤以為她其實沒怎麼樣、努力的在同學間用冷漠來掩飾自己的脆弱……甚至有那麼一段時間,她有嚴重的人群恐慌症,只要在人多的地方,她就會想要躲起來,或讓自己乾脆隱形起來,但她還是努力的壓抑住那樣的驚慌,讓自己看起來無敵,百毒不侵。

 

   「欸,我問妳喔……」李孟奕拉了把椅子過來,坐到她面前,像個老朋友一樣的對她微笑,他說:「妳幹嘛每次都要考第一名?這麼拚是為什麼?」

 

   「你問這幹嘛?」

 

   「沒有,就……只是問問。」李孟奕抓抓自己的後腦勺,每次他不知所措時,就會抓自己的後腦勺,這個小動作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倒是周曉霖注意到了。

 

   周曉霖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他是個可以信賴的人』的感覺。她也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大概是因為他的笑容很純真,也大概是因為他講話的態度很誠懇,又或者是因為他總給人一種沈穩的感覺。

 

   總之,周曉霖在那一刻,不知不覺地卸下了心房,完全沒有隱瞞的告訴他實情,……

 

   「為了獎學金。」她說。

 

   「啊?」

 

   「為了拿獎學金啊。」周曉霖也不隱瞞,她說:「我很需要錢,所以一定不能搞砸任何一場考試,每場考試,我都很認真的。」

 

   「所以,寶座換給別人坐,也不行嗎?」

 

   「不行。」

 

   「難怪我拚了這麼久,還是拚不過妳。」

 

   「啊?」

 

   「妳不知道吧!」李孟奕笑了笑,誠實的說著:「一開始是楊允程,他拚死拚活的讀書,說要超越妳,讓妳注意到他,但他的實力根本不行,所以我就接續下去,請了家教,也拚了命唸書,不過還是贏不了妳……」

 

   周曉霖根本不知道有這檔事,聽李孟奕這麼說,的確有微微的驚訝。

 

   「我真的不知道有這樣的事……」周曉霖小聲的看著李孟奕說。

 

   「本來也沒打算讓妳知道的。」李孟奕說:「不過反正也不是什麼秘密,妳知道了也沒關係啦。」

 

   「所以……」

 

   「所以妳就繼續努力吧!只是……妳有那麼缺錢嗎?獎學金不是也不多?」

 

   周曉霖無力的點頭,獎學金是不多啊!但總能減少爸爸的一些負擔,更何況,她喜歡看爸爸看見她的成績時,臉上露出的欣慰又驕傲的笑容。

 

   她沒有辦法讓家裡的日子再回到過去那種幸福快樂,她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在功課上不讓爸爸擔心,讓他能驕傲的在同事朋友間抬頭挺胸,驕傲的笑著。

 

   周曉霖沒有回答李孟奕,她低下頭,臉上卻掛著淺淺的笑容,在李孟奕眼中,那笑容裡,彷彿噙著憂傷與苦澀,不是快樂的。

 

   在那一瞬間,李孟奕似乎有點明白周曉霖眼裡的悲傷,她是個有故事的人,而他卻體貼的不再追問。

 

   追問,只是再度挑開別人結痂的傷口,讓別人用血淋淋的疼痛,去滿足你的探知慾,那是二度傷害,更嚴重的補刀。

 

   李孟奕懂那樣的悲痛,所以他不追問,而也是在那同時間,李孟奕在心裡暗暗許下誓諾,如果可以,這個女孩子就讓他來保護吧!不管以後的日子會怎樣,他一定會盡他所能的,盡量不讓周曉霖再受到任何傷害。

 

   他一定可以做得到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立
  • 感覺李孟奕很體貼又很可愛
  • Yo-祐
  • 體貼的好男人!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