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如火如荼的進行起來,幾次練習下來,大家的默契逐漸培養起來,一開始的掉棒狀況,也不再發生了。

 

   校慶前一個星期開始,一些初賽陸續進行,先淘汰掉部份實力較弱的選手或隊伍,等到校慶那天,再進行最後的決賽。

 

   男子大隊接力跟女子組的初賽都是在校慶前一天舉行,每個年級各取前五名的班級進入決賽,男子組先進行,等三個年級都選出晉級班級後,再進行女子組的比賽。

 

   比賽前,李孟奕班上的人全來到司令台旁集合,有參加比賽的,就領比賽背號背心套在身上,沒參加比賽的,就拿著班旗跟自製的加油旗幟,打算在操場旁搖旗吶喊。

 

   在領背心時,李孟奕就發現周曉霖的臉色怪怪的,她的眉頭微蹙,一張本來就蒼白的臉,此刻更顯得沒有半點血色,時不時就咬著下嘴唇,好像身體很不舒服的樣子。

 

   本來他想過去關心她一下,但想起之前幾次不怎麼愉快的經驗後,決定不拿熱臉去碰她的冷屁股。

 

   不過撐了幾分鐘後,他還是忍不住了,就順手拉住整個人呈現振奮狀態,不停的在人群裡走來走去,一下子跟這個人說說話,一下子又跟那個人哈哈大笑的許維婷。

 

   「欸,周曉霖怎麼了?」李孟奕拎住許維婷的上衣後領子問她。平常他就老對她做這樣的動作,許維婷每次都會掙扎著罵他『邪惡!哪有男生這樣對女孩子動手動腳的』,李孟奕卻總是更絕的回她『反正妳也只是包裹著女生外皮的男生,有什麼關係?』。

 

   許維婷轉頭朝周曉霖的方向看過去,接著掉過頭來,擺擺手,若無其事的回答他:

 

   「沒怎麼啊,就是肚子有點不舒服而已,沒關係的啦。」

 

   「可是我看她好像真的很不舒服,要不要去保健室啊?」

 

   「應該不需要吧!」許維婷伸手打掉李孟奕放在她後領上的手,警告他:「欸,你不要再對我做這個動作了啦,別人都開始誤會我們了。」

 

   「真的?誰?」李孟奕瞇著眼笑,一點也不以為意的隨口問著。

 

   「很多很多人啊!」許維婷哀怨的瞪著他:「你不要把我搞得沒身價,人家我還想交男朋友呢!」

 

   許維婷話一說完,李孟奕就一掌巴上她的後腦勺,說:

 

   「好好唸書吧妳!才幾歲就想交男朋友?也不怕妳爸打斷妳的腿!」

 

   「要你管、要你管!哼!」

 

 

 

   男子大隊接力初賽在一陣喧騰叫喊聲中落幕,李孟奕他們班以預賽第二名的成績,確定晉級。

 

   男子組跑完,接下來是女子組的比賽,由一年級女生揭開序幕,三年級排在最後。

 

   李孟奕站在跑道旁的加油區,眼睛卻不住的瞄向了臉色慘白的周曉霖身上。

 

   她的狀況似乎並沒有好一點,只見她一手摀住下腹,硬撐著微弓的身體,站在一群女生裡聽導師對她們說話。

 

   李孟奕彷彿可以感受她身上的疼痛,有那麼一刻,他真的很想拔腿就跑到她身旁去,拉她去保健室。

 

   當這個念頭閃過李孟奕腦海裡時,連他自己都訝異了。

 

   怎麼……怎麼他會這麼留意周曉霖呢?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他轉過頭去,強迫自己不去看周曉霖,可是過不了多久,他的目光卻又不知不覺移回到周曉霖身上。

 

   看著她越來越蒼白的臉,李孟奕的心底越來越焦慮……這女人,該不會打算等等就直接昏倒在跑道上,直接製造比賽高潮吧?!

 

   這時,司令台宣布三年級女子組大隊接力準備比賽,比賽槍鳴後,在一陣吶喊加油聲中,李孟奕發現周曉霖仍然一手摀著肚子在衝刺,一手拿著接力棒,跑的速度彷彿比平常練習時還要慢些,不過仍然略贏其他班級。

 

   李孟奕盯著盯著,腳歩不由自主的邁開著跑起來,他追隨著周曉霖的身影,在跑道旁跟著跑,眼睛緊黏著周曉霖的側臉。

 

   就在周曉霖交捧後,他衝進跑道裡,扶住搖搖欲墜的周曉霖,裁判老師對他吹哨子,李孟奕舉起手向老師作出一個抱歉的動作,然後半抱住周曉霖,迅速退出跑道。

 

   比賽還在白熱化的進行中,雖然有不少人看到他們二個人親暱的舉動,不過還來不及起哄,他們的目光又馬上被跑道上緊張的比賽拉回去。

 

   周曉霖在李孟奕的懷裡掙扎了一下,語氣虛弱,卻仍有著平常口氣裡的冷淡,她說:「你放手。」

 

   「妳在堅持什麼?明明都那麼不舒服了……」李孟奕並沒有鬆手,他扶著周曉霖的臂膀,態度異常堅定:「我帶妳去保健室。」

 

   「可是比賽還沒結束……」

 

   「比賽重要還是妳的身體重要?」李孟奕的心裡泛起一絲連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憤怒,他的臉色不是很和悅的瞪著周曉宋,「不管,我先帶妳去保健室再說。」

 

   周曉霖的氣勢弱了下去,她沒什麼氣力的執拗著:「我又沒怎麼樣……」

 

   「都不舒服一整個下午了,妳以為妳掩飾得很好?」

 

   李孟奕說完這句話,周曉霖就不再接話了,李孟奕低下頭,看著她頭頂上的髮旋,突然覺得她逞強的樣子,看起來讓人有點心疼……幹嘛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啊?班級榮譽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到保健室後,在護士阿姨的詢問下,周曉霖才紅著臉,小小聲的嘟噥著:「……是……生理痛……」

 

 

   剎那間,李孟奕的臉熱辣辣地滾燙起來,他本來還有點擔憂的盯著周曉霖看,這下子卻尷尬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假裝要看窗外的景色,藉故走離周曉霖身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