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周曉霖走遠了,李孟奕才猛然闔上因為過度驚嚇而傻傻張開的嘴,三秒鐘後,他又不安的用手背撞撞一旁的楊允程,問:「欸,她聽到了嗎?」

 

   「聽到什麼?」

 

   「我叫她妖女周曉霖……」

 

   「廢話!你講得那麼大聲。」

 

   頓時,李孟奕有種五雷轟頂的錯覺,就像卡通裡的人物,在受到極大震驚後,頭上會劈下閃電,然後整個人石化,再碎裂成一塊塊的碎石一樣。

 

   太可怕的感受了。

 

   「不過,反正也沒關係啦,你不是本來就對她很有意見?讓她討厭你一下,也沒什麼要緊吧!」

 

   楊允程看李孟奕那大受打擊的模樣,倒是很有同學愛的反過來「安慰」他。

 

   李孟奕想想也對,周曉霖又不是他的什麼人,他在乎她的感受幹嘛?就算被她討厭,他也不會掉塊肉啊!那管她做什麼?

 

   反正不是在乎的人。

 

   這麼一想,好像也就不再那麼介意被她聽到「妖女周曉霖」這個稱謂後,她的任何心情反應了。

 

   不過,雖然他試著不去在意她的反應,但「妖女周曉霖」這個稱號不知怎麼的,居然就這麼在校園裡傳開來。

 

   後來,幾乎全校的人,都會在周曉霖的背後,叫她「妖女」……

 

   於是李孟奕對她的愧疚心,又這麼被燃燒起來。

 

   這都怪他!要不是他成天在他那群哥兒們面前管周曉霖叫「妖女」,她也不至於多了這麼一個妖魔化的綽號……可是千金難買早知道,木已成舟了啊!

 

   周曉霖彷彿知道這個綽號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所以有幾次不經易在校園裡相遇時,她總是瞪著他……真的!不是「看」,是「瞪」……像要將他千刀萬剮一樣的瞪著。

 

   李孟奕每次都很心虛的移開眼,心裡只不斷地盼望著周曉霖能趕快遠離他的視線範圍,他可不想被她灼烈的目光盯著看,彷彿只要被她的眼光一觸及,身上就會馬上被她殺氣騰騰的眼光,灼開幾個洞來似的。

 

   不過除了她對他昭然若揭的敵意外,她倒是不曾真的來找他對質過,也不曾找過他什麼麻煩,有二、三次,英文老師還讓她拿李孟奕他們班的英文作業來給他,而那幾次,她都只是盡責的把英文作業本交到他手上,什麼話也沒有對他說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李孟奕已經開始留意起周曉霖。

 

   跟之前不一樣的是,他已經能一眼就從人群中看見她的存在,而且也開始覺得,她雖然態度總是很冷淡,又高傲得像隻驕傲的孔雀,但他居然不覺得她討厭……

 

   有一次,他被老師指派到二年級導師辦公室拿他們的數學平時測驗考卷時,在下樓的樓梯轉角處,他聽到樓梯下有個男生顫著聲音,結結巴巴地說著:「我…我…我很喜歡你,請你…請你看看這封信,好嗎?」

 

   哇!是告白啊!

 

   李孟奕登時放輕腳歩聲,從樓梯轉角處偷偷的探出一顆頭,想看看到底是誰在樓下跟人告白。

 

   那個告白的男生,李孟奕見過,是二年八班的人,不過不知道他的名字;而那個被告白的女生,居然是……周曉霖!

 

   只見周曉霖一臉漠然表情,就算被告白了,也沒有這年紀女生該有的羞澀神色,她只是很淡定的拿起那男生舉到她面前的那封信,接著用不帶一絲感情的表情,撕了那封信,再把撕碎了的信塞回那男生手中,然後說:「請你不要白費力氣了。」

 

   說完,她轉身就走了。

 

   那一刻,李孟奕突然覺得周曉霖酷斃了。

 

   原來她不只對楊允程這樣,連對其他的男生也一樣,都是那麼毫不留情。

 

   那男生大概是被周曉霖的舉動怔駭住,佇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低頭看著自己手中那封被撕成碎片的信,一臉慘白。

 

   李孟奕心裡暗想,說不定那男生的心,此刻也已經如他手上那封不再完整的信一般,碎成一片片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周曉霖這麼不給其他男生面子的行為,李孟奕居然為此心情大好,於是接下來的一整天,李孟奕的臉上總掛著笑容,不管朋友們怎麼鬧哄他,他都不以為意,始終笑嘻嘻。

 

   那時年紀太小,還分不清楚那樣的情緒波動,總把這個世界想得過份單純美好,快樂與悲傷也劃分得相當絕對,所以不能在那當下體會出自己那樣的心境,其實已經滲入了不單純的情愫……

 

   而這些,都是過了好幾年後,他才突然明白的。

 

 

 

 

太喜歡一個人,於是就會開始在乎他的開心與憂傷,於是他的心情便宛如潮汐

一揚眉、一嘆息,都能牽引著我們的笑與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