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第二次段考成績出來時,李孟奕依然沒能追得上周曉霖的成績。

 

   「嘿,很厲害嘛,全校前十名欸,看不出來你這麼有實力!」有個朋友拍拍李孟奕的肩膀。

 

   「找一天請客啦,考這種好成績,我看你的零用錢大概又要增加了。」也有朋友會覺得逮到這種大好機會,不趁機揩個油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太強了!明天我要去跟我們班上的人好好炫耀一番,讓他們知道我們雖然是學校老師們眼中的頭痛人物,但我們裡面也有很會讀書的人呢!不能老讓人看不起我們,覺得我們是一群廢渣……」

 

   「李孟奕你要繼續保持下去,我們的希望全都靠你了。」

 

   成績公佈的那一天,李孟奕面對那夥哥兒們的祝賀,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他的臉上沒有半絲笑容,朋友們的恭賀聲也全都成了耳邊嗡嗡嗡的吵雜聲,他根本就沒在聽他們的說話內容,整個腦袋裡,只是不斷又不斷的迴盪著一句話,最後,他終於無限煩躁的把心裡的那句話嚷出來。

 

   「他母親的!那妖女是有什麼通天本領嗎?我這麼拚死拚活的唸書,怎麼還是輸給她?」

 

   他一嚷完,四周瞬間寂靜下來,所有的人全都拿眼睛盯著他看,李孟奕這才驚覺糗大……怎麼就這麼把心裡話講出來啦?還用這麼高分貝的音量嚷著,好丟臉!

 

   不過他的這群兄弟倒是沒笑他,不知道是誰先拍拍他的肩膀,說了句:

 

   「下次!下次你一定會贏過那妖女!」

 

   「沒錯沒錯,你那麼聰明,妖女哪是你的對手?」

 

   「再接再厲吧,兄弟們一定會挺你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在放學的路上,笑聲朗朗。

 

   李孟奕突然覺得心情好像也不是那麼糟嘛!更何況,學校的考試那麼多,他也不必急於一時要贏過周曉霖啊。就像身旁朋友說的,反正還有下一次嘛!下次不行就再下一次,再不行就下下次、下下下次……

 

   只要在畢業前,能踹掉她保持全校第一名的紀錄,挫挫她眼高於頂的銳氣,讓她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道理,那就好了。

 

   李孟奕當下決定,今天回家後,他要拜託他媽媽幫他請個數學家教跟英文家教加強一下他的底子功,就不信他會贏不了周曉霖那妖女。

 

   「楊允程你放心,你的心願我一定會幫你達成的,交給我吧。」

 

   那天跟楊允程要道別的時候,李孟奕把雙手搭在楊允程肩上,眼神誠摯、態度誠懇的對他說。

 

   楊允程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那淺淺的笑容裡,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一點點寂寞的味道。

 

   李孟奕不明白楊允程為什麼不像平常那麼開朗的裂嘴笑著,或者掄起拳頭,毫不留情的朝他的肩窩揍一拳,再用他熟悉得不得了的誇張腔調說:「你發什麼神經啊,講那是什麼屁話?」

 

   但,楊允程卻什麼都有沒說,也沒有做,就只是那麼淡淡的、寂寞的笑著。

 

   「那……加油吧!」

 

   最後,楊允程丟下這句話,擺擺手,就走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李孟奕簡直換了個人,他的成績突飛猛進,上課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會托著腮看窗外發呆,或是乾脆放棄人生般的直接趴在桌上睡覺……他的轉變讓老師們覺得開心、父母親感到欣慰。

 

   即便李孟奕有了讓大人們欣喜的改變,不過有些事,他卻有著頑固的堅持。

 

   比如,他依然堅持要跟他那群大家眼中所謂的狐群狗黨混在一起;依然會堅持在午餐時刻拎著便當到實驗大樓頂樓樓梯間,跟老師們眼中的不良學生們一起吃飯聊天;依然會堅持在傍晚時分,一群人成群結隊、浩浩蕩蕩的踩著夕陽餘暉,嘻嘻哈哈的走路回家。

 

   一切彷彿沒什麼改變,卻又似乎……有哪些地方已經不太一樣了。

 

   李孟奕雖然是男生,不過他從小心思就比一般男生還細膩,所以即使楊允程還是一如往常的跟大家玩在一起,不過,他隱隱仍感覺楊允程笑容裡、說話語氣裡,細微得不易察覺的改變。

 

   「欸,你怎麼了?」

 

   某天中午吃過午餐,在午休鐘快要敲響之前,李孟奕跟楊允程肩並著肩,走在通往他們那棟二年級教室半途的花圃間。

 

   已經是初春時節,雖然早晚的氣溫還有些冷冽,但花圃旁的樹上,已經有點點嫩綠新芽探頭冒出,花圃裡也新長出些不知名的花苞,一片生生不息的新氣象。

 

   「什麼怎麼了?」

 

   楊允程聽見李孟奕這樣問他,也不轉頭,聲音悶悶的回答著,很明顯的在裝傻。

 

   「你最近怪怪的。」

 

   「有嗎?哪裡?」

 

   「……不知道。」李孟奕想了想,最後聳肩。「反正就是覺得你變得怪怪的。」

 

   「別瞎想。」楊允程的唇角淡淡的勾出一個上揚弧度:「倒是你,最近變得挺用功的嘛,你們班的朱俞青跟我說你簡直就變了個人,小考成績嚇嚇叫,很厲害啊。」

 

   「還不是因為你。」李孟奕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笑嘻嘻:「為了要幫你挫挫周曉霖那妖女的銳氣,我可是拜託我媽砸錢幫我請數學跟英文家教,我就不信依我聰慧的理解能力,跟過人的記憶力,會贏不了周曉霖那妖女……」

 

   李孟奕話還沒說完,楊允程就用手肘輕輕的撞了他二下。

 

   「幹嘛?」李孟奕轉頭盯著楊允程,不能理解楊允程的暗示,他意猶未盡的繼續說:「周曉霖那妖女啊……唉唷!楊允程,你幹嘛啦?」

 

   突然吃了楊允程一記拐子,李孟奕吃痛的摸著自己側胸,埋怨的瞪著楊允程,嘴巴憤憤的叫著:「謀殺嗎……」

 

   那個「嗎」字在瞥到眼前的人後,尾音因為過於驚嚇而拖得長長的,嘴巴也無意識的變成「O」字型。

 

   周曉霖只是冷冷的轉頭看了他們一眼,什麼話也沒說的就從他們身旁經過……雖然她什麼話也沒有說,不過有的人就是厲害,光一個眼神,就能殺人於無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