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楊允程,我真的很真心誠意的建議你,這樣又驕傲又不懂得感恩的人,真的不值得你花時間去喜歡啦!」

 

   李孟奕把昨天的狀況交待完畢後,又冒著可能會被楊允程的拳頭揍死的生命危險,忍不住再度批評了周曉霖一番,他眼睛緊盯著楊允程瞧,還打算萬一情況不對勁,他到底是該先尖叫呼喊救命,還是直接拔腿逃跑……楊允程打人確實挺痛的。

 

   「換個人暗戀,說不定還有開花結果的一天喔。」這是他良心的建議。

 

   「神經喔!喜歡就喜歡,又不是說要換一個人來喜歡,馬上就能真的不再喜歡自己喜歡的人的。」楊允程像繞口令一樣的說著,「而且,誰說暗戀一定要有結果?大部份的暗戀本來就是不會有結果啊,我也不打算跟周曉霖有什麼結果,那太難了啦!她根本就是女神,只能放在腦海跟夢想中,現實生活裡,我跟她根本就是二條平行線,沒辦法交疊的。。」

 

   女神?女神……個屁!

 

   李孟奕實在很難把周曉霖的外貌跟「女神」這個名詞畫上等號。

 

   他覺得楊允程簡直是鬼迷心竅了。

 

   「如果,你真的覺得你想聽到的是一句謝謝,那這句話,我代替周曉霖跟你說。」楊允程認真的看著李孟奕,說著,他突然站到李孟奕面前,深深的朝他一鞠躬,說:「謝謝你救了周曉霖,她心裡一定很感謝你。」

 

   李孟奕有點瞠目結舌,楊允程是那麼自大又驕傲的人,就算闖禍了,被老師拿棍子打手心,打到手心都紅腫了,也絕對面不改色,甚至不可能屈服的說出『對不起』這三個字,可現在,楊允程居然站在他面前,畢恭畢竟的朝他鞠躬,只為了一個他暗戀的女生!

 

   瘋了……楊允程瘋了!為了一個女生,徹底的瘋掉,變成一個李孟奕陌生的人。

 

   愛情,果然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它一定是外星人散播在地球,要用來征服地球人的恐怖細菌,只要染上了,必死無疑。

 

 

 

   年少時期的暗戀,總是很單純。心裡不會有太多的渴望,只要能看見喜歡的人臉上的笑容,只要自己喜歡的人也有一點點關心自己,只要能跟自己喜歡的人眼睛不輕易的觸碰……這些長大後再回頭去看,顯得既幼稚又平凡的舉動,卻能在那輕狂的年歲裡,釀造出飽滿的快樂與喜悅。

 

   不過,很可惜,這些快樂與喜悅,並沒有發生在楊允程身上。

 

   周曉霖的臉上既沒有同齡女生常掛在臉龐的笑容,也絲毫不知道楊允程的存在,更不可能跟楊允程來個四目相交後,爆炸性的火花。

 

   「楊允程,你放棄吧!找個更好的人啦。」

 

   哥兒們不止一次這麼勸過他,但楊允程這個人就是固執。

 

   國二寒假結束後,楊允程簡直變了一個人,他開始會拿起課本來讀,而且是無、時、無、刻!

 

   下課時,一群人嘻嘻哈哈靠在自行車車庫前的矮圍牆旁東聊西聊時,楊允程就抱著歷史課本安靜的默背;中午大家照慣例坐到實驗大樓頂樓樓梯間吃便當時,楊允程總是在大腿上放著一本國文課本,邊吃飯邊背詞語解釋;傍晚放學,大夥兒邊走路回家邊喧嘩聊著天時,楊允程的手上總拿著一本小小的英文單字整理,嘴裡唸唸有辭的背單字。

 

   剛開始,他的改變確實讓他們這群人不適應,以往是整群人裡面最吵、最會帶動氣氛的一個人,突然變得這麼安靜又破天荒的用功起來,真的會讓人以為他是不是受到什麼嚴重的大打擊,把他的腦神經系統整個破壞掉了。

 

   當楊允程的奇異改變發生的第一天,大家只覺得他大概只是一時興頭上,也沒多講什麼,大夥兒還私下打賭,猜他的讀書熱度能夠維持多久。

 

   「我猜是一個星期。」有人這麼說。

 

   「五天吧,頂多。」馬上有人吐糟。

 

   「三天!」

 

   「別傻了!明天他就正常了啦!」

 

   「吼,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我猜他撐不到放學就會放棄了,拜託喔,那些課本對我們來說,根本就是天書,根本連看都看不懂。」

 

   結果……楊允程骨子裡的固執性格,用在他生命裡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擁有相同的堅執。

 

   他撐過了第二天、第三天、第五天、第七天……他開始變成一個用功的學生。

 

   「你真的打算改邪歸正?」

 

   第八天,回家的路上,李孟奕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他。

 

   楊允程抬眼看他一眼,又瞄了一眼手上的英文單字整理,心不在焉的模樣,「什麼改邪歸正?」

 

   「這個啊。」李孟奕指指他手上的小冊子,「你終於下定決心要好好讀書了?」

 

   「不這麼做,怎麼引得起周曉霖的注意?」

 

   又是周曉霖!

 

   「好好讀書就能引起周曉霖的注意?」李孟奕沒辦法把讀書跟周曉霖聯想在一起。

 

   「也不一定。」楊允程嘴裡還是唸唸有辭的背著單字,幾秒鐘之後,他才回答他:「不過至少我努力了。」

 

   李孟奕在那當下,心裡是佩服楊允程的。

 

   他佩服他的勇氣、他的努力、他的不肯輕易放棄,也佩服他的喜歡是不給人壓力的,他並不會去死纏爛打周曉霖,他只是安靜的喜歡她,也默默的改變自己,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變成一個想去吸引周曉霖也來注意他的那個人。

 

   只是,努力與收獲往往不是對等的。

 

   二下第一次段考成績出來,楊允程的成績雖然大大進歩了,卻仍落後周曉霖的成績很多。

 

   不過,他並沒有因此喪志,反而更加努力。

 

   李孟奕的鬥志大概就是這樣被楊允程激發出來的。

 

   他太了解楊允程的程度了。有些人,只要隨便翻翻書,就能在腦海裡迅速的組織個大概,再針對重點看一下,就能輕鬆拿到好成績;但有些人,即使整本書都翻到要爛掉,也把常考的題型跟答案都背到滾瓜爛熟,可考出來的分數,仍然差強人意。

 

   楊允程就是後者。

 

   他的基本基礎就打得不好,尤其是碰上像數學或理化之類的東西,楊允程的貧瘠程度馬上就披露無遺。

 

   既然楊允程沒那能耐,那就由他來幫他好了。

 

   李孟奕當時確實是抱著這種重情重義的想法去唸書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ry 的頭像
sunry

Sunry的銀色小世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